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2章 自作聪明

    楚佑安愣了愣,警告自己不要再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于是报复是的吻住夏雨晴的唇,夏雨晴不由欣喜,却不想这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人,看到这一幕。

    乔析安直接呆愣住,手里的鲜花掉落在地,不可置信的看着楚佑天。

    楚佑天微微一笑:“这个时候来合适么?”

    乔析安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刚要出去又被叫住:“乔析安,要不要一起!”

    一句话,让乔析安再次愣住,随后眼泪一滴滴流下来,。

    “你无耻!”

    楚佑天脸上漏出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喜欢看她惊恐生气的样子,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楚佑天想了想直接挥手叫夏雨晴出去。

    夏雨晴知道自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乖乖离开了,她和楚佑天有的是机会。

    是夜。

    尔虞我诈的城市中心里,一栋栋令人为之惊叹的高楼大厦骄傲至极地在灯火阑珊中向世人炫耀着它的无价、奢华、尊贵,在人性之间折射出冷冷的光芒。

    过了些许时间,夏雨晴实属按捺不住心间的窃喜,低头看了看雪白的手臂上的一款女士限量版手表,“滴答、滴答、滴答”

    二十三点三十分。

    这个时点是市夜生活正丰富多彩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分针马上就要到“12了”。

    夏语晴想着再等会儿就能见到楚天佑了,指不定还会有一番风翻**等着自己。

    想到自己之前给楚佑天打电话,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内心又是一阵雀跃。

    全身上下激动得颤抖着,夏雨晴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嘴角晕开了笑意。

    意识有些飘忽不定,好似喝醉了酒般。

    床头亮着盏台灯,是房间里的唯一光源。

    夏雨晴就那样开心的坐在床头,竟然滋生出了别样的美。

    忽然,夏语晴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收敛笑容,捏紧粉拳,恨得咬牙切齿“乔梓安呐乔梓安好你个贱人!

    我倒要看看你个普通到死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佑天啊!哼!只有我夏雨晴才能”

    说完,夏语晴颇有些自负地拨了拨披散在肩上的茶栗色波浪大卷发。

    开始仔细地打量起了自己差人布置得充满了情趣的房间,又瞧见了落地窗后玻璃里若隐若现的自己。

    一袭红色的包臀抹胸裙,勾勒出了前凸后翘令人遐想的s形身材。

    本就出色的五官此时化着精致的妆更显妩媚。

    她就不信,这样精心打扮,今晚上还留不住楚佑天。

    说实话,自己是个十足的拜金女,但是了?自己爱楚佑天是真的啊!

    并不是因为楚氏集团是国际性财团里面排名第一的集团企业,也不是因为楚佑天的财富以及身价均是世界第一,是地球村里最有钱的男人,更不是为了能得到楚氏集团旗下分布全球的各个分公司。

    或许她对楚佑天的爱先是带着算计和利用的,可是自己却真的爱上了这个高贵的男人。

    明白了自己心意后,夏雨晴直起身来可以看得到外面的夜景。

    市呀,一直都没有变还是以前那样美、那样不近人情,在许多初来乍到的人心目中已然变的黯淡无光,失去了它原有的光泽。

    转身,夏雨晴优雅地在酒柜里拿出一瓶82年的拉菲,十分熟练性地打开了瓶盖,眼神里是说不清楚的情绪。

    就在这时,“咔嚓!”门的把手被猝不及防地转动开了。

    楚佑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墨黑色西装以及那刚刚好的西装裤子也十分配合的地衬托出了来人精壮有力的体格与那双修长笔直的大腿。

    冷漠的神情不恰当地浮现在了棱角分明的脸上。

    为什么同样是帅气的男人,夏雨晴以前见到的男人大多数是那种温润如玉,好似二月里和煦的春风。

    但是现在近在咫尺的男人楚佑天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冷冽的蛊惑。

    如毒蛇,如罂粟,如窗外的夜,邪魅地让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他性格的张扬、他骨子的狂傲、他灵魂的高贵以及那份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势使夏语晴不寒而栗。

    ”额啊!佑天你来了啊?”

    “人家想死你了嘛,你有没有想人家啊!”

    夏雨晴由刚开始的痴迷,转成了脸上挂着招牌似微笑,嘴角上扬三十六度。

    似笑非笑,因为这样的笑容最勾人!

    开始爹声爹气地撒娇。

    楚佑天先是浑身打了个颤后,就不由分说,在夏雨晴的诧异下,将夏语晴一把掀翻在大床上,。

    目光淡淡地扫过夏雨晴惊呆了的表情,玫瑰柔和的气氛里却充溢着这样的一幅画面。

    这样的突然,让夏雨晴不解,吞吞吐吐道“佑天佑天没事儿吧。”

    身着红色的抹胸裙,妖艳的容颜在这充满情趣的气氛下应该显得更加唯美,红的如一团血化不开,娇翠欲滴的唇。

    明明应该更加的迷人,那楚天佑是怎么了?

    他那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夏语晴白净的手臂,渐渐地乏起了一阵红,痛得夏语晴连连想逃开。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楚佑天一双厉眸如君临天下般越过夏语晴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似乎当它不存在,直摄夏语晴的脸,低沉的声音冷冷地扬起:“夏语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小九九,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这背后真正的主谋是你吗?你可真是厉害啊!骗过了所有的人,我差点儿就被蒙在鼓里你不去当商业间谍真的是很可惜呐!”

    楚佑天说着,突然笑了,而这笑容却是让人忍不住发寒。

    “商业间谍”这四个字咬得尤其重。

    夏雨晴一听这话顿时如当头棒喝,身子一晃差点儿直接晕了过去。

    心里如小鹿乱撞天哪!难道楚佑天知道自己是商业间谍了吗?”

    不可能!

    夏雨晴似乎能从楚天佑冷冽的语言中嗅到残忍的嗜血味道,她极力想要从楚天佑硬朗的脸部看出丝毫破绽,但是没有!

    “你说夏雨晴呐!你以前不是心机深沉,话很多吗?你说如今怎么也如此的愚蠢呀!”

    楚佑天高挺的鼻梁穿过夏语晴那香得浓郁的发丝,靠近她的耳边如下咒语般低沉地说道。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夏雨晴震惊得眼睛都大了,第一次准备推开身上楚佑天。

    然而楚天佑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更加用力地按住夏语晴的双手,举过头顶眼睛直直地看着依旧巧笑倩兮的夏语晴。

    真是个会伪装的女人啊!夏雨晴只好作罢,有些勉强地说到“佑天你是不是喝酒了啊?你说什么了?人家听不懂”

    看着夏雨晴这个女人一点儿都不诚实的反映,楚佑天真的很想一把掐死她,对她厌恶到了极点。

    要不是为了把别人的目光从乔安梓的身上转移,她能活到现在?

    想着,楚佑天就散发出北极的气温,冰冷的说道“夏雨晴,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别人欺骗我的,你最后给我小心了!”

    他到底是应该嘲笑她的愚蠢?还是嘲笑她的自以为是了?

    真的以为他不知道到底谁是主谋吗?自己的智商还没有那么低下!

    闻言,夏雨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因为乔子安那个贱人的事情啊,他还以为楚佑天什么都知道了。

    看着楚佑天好似真的有些生气了,夏语晴顿时小心翼翼地抽噎了起来。

    楚楚可怜的样子,“佑天你怎么能这样来训斥人家啊?人家不也是为了你好吗?你不好意思对付乔梓安,我来帮你啊!我和她都同为女人,别人不会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