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2章 上药

    因为楚佑天之前又说带夏雨晴过来吃饭,现在没有夏雨晴,他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嘴上再硬,可是你相信没有哪个妻子不会介意自己的丈夫带着另外一个女人来在自己面前添堵吧。

    乔梓安就这样想离开,但是从楚佑天身边经过,却被她一把拉过了,瞧着瘦弱的身躯,却不小心踩在了他的脚上。

    本来就受伤的脚,因为楚佑天这样大力的动作疼的让乔子安倒抽了一口凉气,脚心里传来粘腻的感觉,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出血了。

    脚上的脓包几乎被楚佑天的这脚踩的基本上都溃烂了。

    乔梓安有些小心的脱掉脚上穿的居家鞋鞋渗出的血液刺痛了楚佑天的眼睛。

    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伤成这幅样子。

    此时,心里的怒火消了不少,仿佛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

    看着乔梓安疼得呲牙咧嘴楚佑天心里其实也很不好受。

    “怎么伤成这样之前也不说?”

    不知道为何,楚佑天的语气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心疼吧。或者是将她独自一人抛下的内疚吧。

    而疼得说不出话来的乔梓安却没有注意到这个,弱弱的说道:“没事,我回去上点药就好。”

    却不敢挪动自己的脚步,因为每动一下,她就觉得自己踩在刀尖上走路一样。

    正在幻神之间,可楚佑天却一把将站在那的女人抱起来放在了卧室的床上。

    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乔梓安惊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做到了经常睡的那张卧室的大床上。

    就在乔梓安,以为楚天要对他做些什么的时候,楚佑天却让管家进来。

    “给她上药!”

    春秋天的语气依旧是听不出喜怒,对着管家吩咐一声,之后转身离开。

    一句话,让乔梓安本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不怪他多想,毕竟楚佑天之前都是不顾她的意愿强迫她。

    而听到楚佑天话的管家有些为难的站在原地,最后还是从柜子里面找出了药箱放在了乔子安的面前。

    “少奶奶,我帮你上万有些不妥当,还是你自己来吧。”

    管家也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合适而恰好化解了乔梓安的尴尬。

    因为别墅里的佣人没有一个能够拒绝楚佑天的命令,她以为自己要被强迫上药的时候,管家却正好说了这样的话,让她松了一口气。

    “好的,我自己来就行。

    乔梓安打开药箱,拿出酒精和棉签。

    看着自己脚上的血疱和脓包,却迟迟下不了手,实在是痛得厉害。

    而除了别墅门的楚佑天却又后悔了,自己的女人,怎么能够随便让别的男人拉着她的脚。

    本来楚佑天是想亲自来的,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样子,楚佑天就觉得心里窝火。

    最后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却发现管家正踌躇不安的站在一边。

    而乔梓安瞒着腰呲着牙正在给自己上药,却又不忍下手的样子。

    顿时,楚佑天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不少,这个女人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

    管家看着楚佑天进来,以为他会责怪自己,而他的表情却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说道:“出去吧。”

    管家立马如蒙大赦退了出去,顺便关好了门。

    而楚佑天进来的那一刻,乔梓安就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看我干什么,还不快上药!”

    听到他的话,有些呆愣的点了点头,开始继续手上的动作,却怎么也下不了狠心将将药水摸到自己的脚上,更何况还有些没有破掉的水泡需要挑破。

    “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楚佑天不由分说的一把夺过了乔梓安手中的药水。

    “要是瘸了,以后又多了一个吃白饭的!”

    乔梓安也没有想到楚佑天会是突然冲劲房间,原本自己正忍着给自己上药呢,还以为他会狠心到连药都不会给自己呢?

    原本手中拿着伤药的动作却也是因为突然看到了楚佑天的出现愣住在空中,一时没有注意便也是让洁白无瑕的地毯上面沾染了褐色的药液。

    楚佑天没有多余的废话,便也是直接将乔梓安手中的伤药强势地接受了过来,视线却也是紧紧地被她脚上的伤势吸附着,倒也是多余地心思意识到她是坐在地上的,虽然有着地毯,能够一定程度地隔绝湿气。

    乔梓安看着出现的楚佑天眼睛更是不断地眨着。

    似乎是在印证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幻想出来的。

    毕竟他已经是让管家送药过来了啊,还让管家帮忙,只是自己婉言拒绝了啊。他能够让管伤药送过来,已经是给了自己极大的帮助了啊。

    原本还以为自己今天的这个伤势可能是有一点玄了,毕竟这个时候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出去买药的。

    心中倒也是松了一口气,要不然自己的脚可能会是直接肿成了一个馒头脚啊。

    楚佑天也是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解释自己的行动,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心中更是觉得尴尬,更是不断地用着眼神威胁乔梓安。

    仿佛要是乔梓安多说一句话,自己就立即甩脸走人。

    乔梓安看着他的出现,开心还是来不及,又怎么会是出言提问,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

    乔梓安担心自己上药的时候,会是不小心将药撒在床上,便也是直接坐在了地上,心想反正也是有些地毯自然也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可是现在看着自己面前附着身子,小心翼翼地为自己伤药的楚佑天,一时之间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形容自己的内心。

    毕竟上一秒这个家伙更是对着自己冷言冷语的,这时候竟然会是纡尊降贵的帮助自己。

    其实,楚佑天心中也是充满了纠结,看着她略微笨拙的动作,也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心中那种就像是有着无数只蚂蚁在啃咬一样的难受。

    既然自己内心已经是为自己做出了选择,便也是终于自己的内心,只是表面上却也是不想将不对劲的感受说出来。

    明明对她是痛恨得到不得了,更是想要她六年前的决绝,恨不得立即就掐死她,

    可是在看到她紧蹙的眉间,又控制不住自己去照顾她。

    乔梓安看着楚佑天略有想要出气的样子,顿时充满了紧张,微微地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下一秒便也是被楚佑天的动作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本还以为他会接机大报私仇的,可是自己脚上传来的轻柔触觉可是证明了自己想的太多了啊。

    楚佑天看着她脚上的伤口,一时之间整张脸更是严肃得让眼前的乔梓安一丝大气都不喘啊。

    楚佑天也没有想到她脚竟然是被磨的如此的厉害,还有自己刚才粗鲁的对待,竟然是让她的脸已经是有了淤青。

    伤势在白皙的脚踝更是显得触目惊心,乔梓安似乎是看到了楚佑天的为难之后,下意识地缓解氛围说道:“其实伤势只是看起来比较恐怖的,实际上没有那样的恐怖的啦,”

    原本还在纠结自己应该要怎么样下手才能够减轻她的痛苦,一听到她这样子说,心中便也是下意识地将她的意思归结为她在为顾俊铭开脱。

    顿时气更不打一处来,原本还知道小心翼翼的手,顿时下意识地用大了力气。

    乔梓安原本看着楚佑天亲自给自己上药,心中更是美滋滋地觉得他心中还是在在意自己的,可是下一秒却被脚上传来的痛感打脸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