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2章 真是不一样

    乔娜就要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钱包来找出钱,乔梓安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在顾俊铭的身后,对着他道:“顾俊铭,你的粉丝真的是和别人十分的不一样啊?逻辑思维真的是特别的棒,棒得真的是不得了,而且她的语言理解能力十分的相当的不错。”

    这讽刺的话,作为总裁的顾俊铭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气恼地对着电话命令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立马给我让保安上来。这里有一个疯女人在闹事,马上让她滚下去。”

    乔娜听到他怒气冲冲的命令,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凶狠的目光看向了乔梓安,狠狠地把她一推:“是你是吗?你让顾俊铭把我赶走?我不好过,我绝对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我要打死你,你就是喜欢她的脸是吗?我就把她的脸给毁掉”

    乔娜从顾俊铭桌上拿了一把剪刀,紧紧的压着乔梓安,眼看着锋利的刀刃就要在乔梓安的脸上划下一道伤疤。

    可是乔梓安镇定的样子,仿佛不像是当事人,乔娜看得不明所以,忽然有些恨恨的放下了剪刀。

    “你为什么连一点慌张都没有,难不成你不怕你的脸给毁掉吗?”

    乔梓安不紧不慢的起了身,她知道眼前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心爱的男人变得没有任何理智而已,一些人性的正常观念还是存在的。

    “因为我爱的人已经和我在一起了,他不会因为我长什么样就放弃我,所以我并没有勾引顾俊铭。”

    乔娜愣住了,保安在这一刻适时的上来,把她带了下去。

    顾俊铭有些歉意的解释:“不好意思,有没有吓到你。”

    乔梓安摇摇头:“麻烦你处理好自己的事。”

    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年在异国他乡的乔梓安,只能一个人抚养孩子,可想而知是什么怎么样的困难。

    可是她却依然挺过来了,只是乔小双时不时的会趴在窗户上看着过往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不断的问乔梓安,“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呢?”

    每当小双问起这个问题,乔梓安都会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如何才能告诉他,他们现在不能回去。

    “小双,再等等,我们很快就会回去的,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你爸爸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梓安对着小双说道眼里满是期盼,他也想回到楚佑天的身边,和楚佑天一家人在一起。

    可是他们现在真的不能回去呀?小双满是不解,为什么他们不能回去,要在这里。

    “妈妈,他们都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是这样吗?

    小双用十分认真的眼神看着乔梓安,生怕乔梓安会欺骗了自己。

    闻言,乔梓安心里又是一阵内疚,从小这个孩子就十分的独立,根本什么事情都不用他操心。

    现在却很郑重的问出了这个问题,证明他在心里真的很想知道,可是瞧咱却不能说出真相。

    “小双,你还不相信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果然听到乔梓安这么说,叫小双不在说话了,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显示了他的不愉快,乔梓安张了张嘴,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咣咣咣”

    就在这时门外去,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妈妈,我去开门!”小双一下跳下了桌子,十分乖巧的说道。

    看着那个肉乎乎有小小的背影,乔梓安满心都是安慰,她觉得在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了楚佑天,然后生下了小双。

    尽管眼前的日子有些困难,可是这一切终究会过去的,不是吗?

    “你好,请问这里是乔女士家吗?”

    门外一个快递小哥抱着大束的玫瑰花站在门口对着乔梓安问道。

    闻言,乔梓安皱了皱眉头,连门口的小双也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总是有人不断的给乔梓安送花。

    却又不知道是谁送的,今天已经不止一次了。

    小双也十分的烦躁,怎么总有人想要打她妈妈的主意。

    “你认错人了吧,我并没有订花。“乔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可是,快递小哥却是十分肯定的,将花送到了乔子安的手里,说道:“是一位高高大大的先生送给你的没有,并没有送错,不过他没有留下名字。”

    其实在快递小哥出现买门口的时候,乔梓安就清楚了,想必这位先生肯定又没有留名字。

    就连小双都觉得现在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叔叔实在是太多。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

    乔梓安将话签收之后,也顺便关上了房间的门。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打算回去,可是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并且他回去之后总不能叫小双暴露在楚佑天的眼皮底下。

    她大概收到了一点消息,现在的楚家在新闻媒体上不断的出现,乔梓安也已经知道了,可是只不过是一时的风光罢了,她不能让小双冒这样的险。

    之前,她总是再想,六年了,不知道那个人还如何,是否还好。

    每当深夜里乔梓安都会想起六年前的那个雷雨之夜,那一夜,她无比的期盼,等来的却晴天霹雳。

    不过好在这一切危险,是风平浪静来挑战的心里也有了一丝丝安慰。

    “妈妈这些人真讨厌为什么总送花给你?”

    小双的声音打断了乔梓安此时的思绪,回头十分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小双,大人的思想不懂。”

    乔梓安却是鼻头一酸,他原本以为他会一直那样幸福地生活下去。看着她和楚佑天之间的孩子,成亲,生子,然后他们白头偕老。

    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六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听到乔梓安的话,小双却是皱了皱鼻头,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妈妈为什么总要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呢。

    “小双,过段时间我们就要回去了,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已经决定好了的乔梓安在征求小双的意见,要是小伤没什么问题的话,她打算下个星期就启程,实在是一刻也不想再耽搁了。

    因为楚佑天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小双继续在这里,绝对是不安全的。

    就好比当初,她在外面呆的那六年,已经六年了,呆了六年,他想不通当初到底发生了怎么样可怕的事情。

    乔梓安只知道楚佑天的父亲在内一夜,之后就去世了,而她,因为怀孕的缘故连葬礼都没有参加。

    这些年,她是时时刻刻都清晰的记着他跪在楚佑天的父亲面前发发的誓言,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些真相告诉楚佑天知道,除非到楚家的危机彻底解决之后。

    “我乔梓安今日在此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都不会教事情的真相,告诉佑天”

    那夜的话,一字一句的回荡在乔梓安的耳边,让她终日心慌。

    这六年,她从来都没觉得自己过得安稳。

    她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啊,却从来都不是梦。

    “小双,妈妈还有事,不能陪着你了,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乖乖的哦!”

    说起,思绪悄然想起她今天还是要去公司的,不然的话那些人又不知道要怎么编排他了。

    乔梓安这样的话,小双已经习惯了,在离开时的那六年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小双一个人在家乔梓安在外面上班,还要养着他。

    其实她很想告诉自己妈妈,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并且可以养活自己,但是他说出来让自己妈妈担心。

    小双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见状乔梓安在小双的脸上亲了一下,有不舍的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