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7章 我没有

    到了房间之后,楚佑天直接一把把她仍在柔软的大床上,床铺凹陷下去。

    冷若冰霜的命令着:“脱。”

    “我说了我没有”

    “你今天和那一个野种待在一起,他也是男的。”

    乔梓安气得眼眸充斥着血丝,楚佑天的行为更是狠狠让她怒火。

    她咬牙切齿:“他不是野种”

    楚佑天大手狠狠一推,乔梓安就这么平躺在大床上,她刚想要坐起来的时候,楚佑天立马就欺身而上,让她想要坐起来都不行。

    他俯身,强有力的胸膛紧紧的挨着她胸前的柔软,仅仅是简单的几下摩擦,就让他平缓的呼吸急促了不少。

    乔梓安抗拒的用手将他推开,企图和他拉开一段距离,她着实不愿意在这样的对话下被他压在身下。

    “乔梓安,我不管你以前和谁有过什么关系,总之,你现在是我的。”

    这句话已经认定了她就是那种不伦不类的女人,和各种男人染上暧昧的关系。

    即使是一句宽恕的话,可是让乔梓安心中十分的不舒服。

    “滚起开”

    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嘶吼,气得她身子都在发抖,含着恨意的目光迸发出来。

    楚佑天置若罔闻,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幽深,响起一道面料撕裂的声音。

    嘶啦

    乔梓安杏目瞪大,他却面无表情的道:“既然你不愿意自己脱,那我就亲手帮你洗干净你曾经的过去。”

    身上遮挡住肌肤的布料应声而碎,变成两片破布,**的酮体就这么展现在他的面前。

    她恼羞成怒,眼眶含泪,用力的狠狠推开他,楚佑天也没想到这时候了,她还要这么反抗。

    她眼睛通红,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响起,明明是很嘈杂的时候,这一巴掌让房间安静下来。

    楚佑天的俊脸被她用力的一巴掌打得歪过脸去,她沙哑着嗓音怒吼:“楚佑天,你这个混蛋小双是你儿子我没有背叛你”

    他略微黯淡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光亮,微微眯起眼睛,目光迎上了她痛恨的目光。

    “你说什么?”

    乔梓安瘦小的脸蛋上绽放出一抹凄凉的笑容,苦涩一笑:“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为什么在五年前突然离开你吗?”

    楚佑天的眼眸微暗,乔梓安也随之进入了回忆的世界里。

    五年前,楚氏没有此时的兴盛,但在商界上也有着十足的影响力,而当时对楚氏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了,让楚氏在那时候陷入了危机。

    然而那一次让他们陷入危机的整个事件是有目的性,并且有了计划,可他们依旧对幕后的凶手毫无头绪。

    楚诇,也就是楚佑天的父亲,知道这次危机事件来势汹汹,一定会对楚氏造成很大的打击。

    很明显,那一次危机的幕后凶手是针对着楚家来的,而他们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针对楚氏,还要针对楚家的人。

    乔梓安是楚佑天的未婚妻,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商界里每一个人都在传着金童玉女的美赞。

    偏偏在那时候,乔梓安有了身孕,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刻知道自己怀了楚佑天的孩子,是多么的兴奋,多么的开心,偏偏在这时候闹出了危机的事情。

    他在雷电交加的夜晚看着门外的玄关处,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怀了身孕的事情告诉楚佑天。

    时间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楚佑天迟迟没有出现,反倒是楚诇面色凝重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一愣。

    乔梓安回想起当初楚诇面色凝重的把她叫入书房时候的模样,当时的她心性单纯,完全看不懂楚诇当时脸色低沉的凝重。

    她在楚家的形象一直是很好的,笑容满面的样子,就让人觉得这姑娘如此的活泼可爱。

    “楚伯伯,您叫我来什么事情吗?”

    书房内的气氛十分压抑,原本脸上的笑容依旧充满着阳光,可是楚诇脸上的阴郁让房间里的气压下降了几分。

    当时乔梓安便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笑容都渐渐淡了下来。

    “安安啊,现在出事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危机,恐怕楚家的兴旺会在这一次危机从此一落千丈,永远翻不了身。”

    他语气中的凝重之意让人没有一丝怀疑,乔梓安皱起了眉:“有那么严重吗?不管在怎么严重,我都会和你们一起经过这次劫难的,况且”

    她的目光变得温柔,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我已经怀了佑天的孩子。”

    楚诇的神情变得更加认真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了乔梓安的手,认真的道:“我知道你很爱佑天,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儿戏,很有可能这次事件的真凶就是我们楚家内部的人,如果让那个人知道了你怀了佑天的孩子”

    乔梓安当时年轻气盛,十分不愿意离开:“伯父,总之我是不会走的,佑天现在正在处理着公司的危机,那我就在这时候一走了之,岂不是对他更大的打击?”

    即使她当时还是年轻的,但她依旧懂得分清楚其中的权衡利弊。

    在这个时候离开,她不仅会被全部的人唾骂成是忘恩负义的人,恐怕还会给楚佑天造成巨大的打击。

    她要给楚佑天做身后那最坚强的护盾。

    楚诇重重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孩子,但是这次你必须得走,离开楚家,好好的保住你的孩子,这样才能让楚家传宗接代。”

    “伯父”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如果你保护不了这个孩子,恐怕会让楚家没有后代,那些人很有可能会派出杀手伤害家里面的人,所以他们既然不熟识你,那你更容易保护自己。我已经替你办好了机票,你现在到国外去避险,好好的将孩子抚养长大,这个事情你绝对不能说出去,直到楚家的危机过去。”

    “我想和佑天告别”

    “不要去了,如果你去的话,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公司的楼下埋伏,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话音带着更多的是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