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2章 聊的愉快

    那么于情于理,自己请他吃饭也是应该的。

    叶修没有说话。可这幅样子,落到乔梓安眼里,还以为是他不乐意。

    乔梓安急了,连忙说,“叶先生,我不是说你没有钱而是因为这几天您帮我找我家小双的事情,也一定是累坏了,我心存感激,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请你吃饭了。也不用你破费了,我还能报答一下你,多好啊!两全其美。所以我请你吃饭吧。”

    叶修松了口气,没有拒绝,也不作推辞,“好啊!”

    在这一路上叶修都保持着一个绅士的风度,细心地照顾着心情不太好的乔梓安。

    可能是乔梓安饿狠了的缘故吧!走个路都是跌跌撞撞的,有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叶修,乔梓安会手忙脚乱。

    然后傻笑着跟叶修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叶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随即,乔梓安感觉到自己进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但是仍然心有芥蒂。

    乔梓安不是多事的人,她感谢叶修扶住了自己,但是自己不想让一些无辜的人和楚佑天那个醋瓶子扯上联系。

    “谢谢你扶住了我,不过你能放下我吗,我还能走。”

    “对了,叶老师,我今天出来的匆忙没带多少钱,你看要不我改天再重谢你。”

    乔梓安不知道如何感激眼前帅气的叶修,情急之下说出了这种话语,像个小女孩一样。

    叶修感觉有点好笑,越发感觉乔梓安的可爱,她怎么能那样的可爱了?

    自己也不缺钱,抱她也不是因为钱,难道怀里的小女人刚刚是被吓傻了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对她有兴趣了。

    乔梓安的一举一动都让叶修觉得舒服,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一见钟情,不可置否的是,乔梓安真的很迷人,让叶修这样清心寡欲的人都充满了占有欲。

    “呵呵呵。我抱一个人可是很贵的哦!”叶修好心情的回应着,伸手拉过乔梓安白皙柔软的手,然后放入手中十分绅士地轻吻了一下。

    是西方常见的礼仪,却让乔梓安瞬间红了脸。

    走了几步,见乔梓安愣在原地,回头对着乔梓安说,“上车吧,我们去吃饭。”

    车?什么车呀?乔梓安转头一看,就看见了叶修那蓝得耀眼的车子,看起来好昂贵的样子,乔梓安吞了吞口水,“叶先生,你这车恐怕得几十万吧?”

    她一直以为叶修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师,没想到居然会开这么漂亮的车。

    几十万

    叶修脸部抽筋儿,有些哭笑不得。他这车可是几百万的了!但是他就是喜欢乔梓安的单纯不做作,于是只好微笑着说,“呵呵,不贵,不贵。”

    两人上车后,乔梓安便有些不太自在,两只眼睛望着窗外,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局促。

    毕竟和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同坐一车还是很有压力的。

    叶修看乔梓安不自在的模样,便试图找些话聊,聊着聊着乔梓安便不再那么紧张了,两人之间的氛围还算不错。不一会他们聊着聊着就互相握了握手,然后对彼此笑了笑。

    于是,在这片狭窄的空间里,因为刚才乔梓安和叶修两人聊得还不错,这会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再是那么低沉了。

    不过乔梓安因为乔小双以及楚佑天的事情而紧张担忧着,所以了,昨晚就失眠了。这时候就有点犯困了。

    叶修看着乔梓安打哈欠的模样,顿时哑然失笑。“昨晚没睡好?”

    虽是疑问句但却是肯定语气。

    乔梓安听到后有点尴尬,“昨晚有点失眠,呵呵!”。

    手下意识的拨了下头发。却不知这样的乔梓安在叶修看来却更添几分可爱。

    “那你睡会吧,到了叫你。”叶修非常温柔地对着乔梓安说,看着她的眼神透着点无奈却又不失宠溺。

    乔梓安神经大条,没有发现,应了声,便拿出眼罩带上,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因为昨晚没睡好,这会倒真的困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叶修好笑的看着她的睡颜,就这么深情地看着。看着她眼角的乌青,心里却是很心疼。从后备箱里拿来毛毯给她盖上,此时叶修看着乔梓安的眼神就像乔梓安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

    约摸半个小时之后,车停了下来。

    叶修叫醒乔梓安,刚睡醒的乔梓安有点不在状态,不过却不像平时见到那么干练的样子,反而带着一丝萌态。

    叶修看着这样的乔梓安,心里越发觉得她可爱,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的渴望也越发浓烈。

    想着便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然后牵着她的手下了车。乔梓安被叶修就这样拉着手,由于没有睡醒,她倒是没有多想。

    叶修看着这样的她微微一笑。

    虽然吧,乔梓安和叶修才认识短短的几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叶修给乔梓安留下了一个深刻的映像。

    这几天来一直忘却不了,就像一位老友一般,乔梓安只是知道他叫叶修而已,仅此而已。

    至于他从哪里来,爱好是什么,未婚还是已婚等比较私密的,乔梓安老实说都不知道!

    两人找了一家比较有名的法国餐厅,边吃边聊,倒是有很多共同话题,

    饭菜都上齐了的时候,乔梓安细嚼慢咽的吃着眼前的食物,吃了那么多外国菜,这家是真心不错,不过她还是还是觉的中国的饭菜最合自己口味。

    乔梓安就那样不瘟不火地吃着,居然发现自己吃了很多,叶修看着乔梓安的胃口这么好,不禁自己的胃口也好起来,随即温文儒雅地笑了笑。

    当她还是个小小孩的时侯,是有异常的安静的,她不畏惧一个人呆着,希望享受着永远的宁静。

    对这个世界有不露骨的喜欢,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面对自己,也从未觉得孤寂难过。

    她觉得每天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构思着自己的梦也没什么不好。那时候自己不会写字,但乔梓安会一直给自己讲故事,那是她编制的梦。

    记得那时候,有一年她在一个小镇子上过年,红色的灯笼很漂亮,也知道红色的灯笼映红满眼。

    鞭炮声震的人心惊时,满心喜悦。她开始了大家都有的憧憬,洁白的雪和鲜红的爆竹碎屑结合,乔梓安明白了这是年壮烈的美感。

    乔梓安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自己的长大,一年年累积,乔梓安能更好的让自己快乐,重复更多不变的人,不变的场景,不变的心态。岁月源远流长,人们也安静不言。

    她和楚佑天,还能回到过去吗?

    吃着吃着,叶修和乔梓安不知道是谁先说了话,于是,两个人便相见恨晚的聊起了天。

    乔梓安这才发现,原来她和叶修之间居然有那么多话题可以谈的,于是乔梓安又说起了话来。

    “很多年后,我知道我经历了怎样的难过,以至我的改变,只是我开始不知道,我究竟算什么。”

    “我开始失去了一些本能的敏感,渐渐明白我所生活在的地方,是不是适合我,包括我自己。”

    乔梓安转动着手里的瓷白色杯子,双手撑着下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好像是在跟随着自己的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什么都变了,可偏偏眼里它的样貌依旧,就像这个城市,你说它变了,可是自始至终它还是它罢了。有些东西,始于自己,却并非终于自己。”

    就像曾经的那场意外,谁又能够预料得到呢?

    不过,就算是没有那场意外,他们之间的感情,又是否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或者历练。

    毕竟,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