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章 欲解释

    好不容易放纵自己一回的楚天此刻才算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在乎乔子安比任何人都要在乎。

    可是乔梓安却什么都不肯告诉他,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他还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爱着她吗?

    而这个时候接到公司股东电话的陈思成真像疯了一样,在夜场一找着楚佑天的身影。

    “怎么会没人,之前明明在这里的!”

    陈思成不敢想象要是楚佑天出了什么意外,他更承受怎么样的后果。

    “找,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陈思诚面色凝重的下达命令,现在,他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楚佑天一点事都没有。

    此时,被雪红带到附近宾馆的楚佑天,此时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雪红十分迷恋的摸了摸楚佑天的脸起身进了浴室。

    今夜,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十分难忘的夜晚。

    只是,本来躺着的楚佑天却突然坐起身来,神色迷茫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不一会儿,裹着浴袍的雪红从浴室里面出,来看到的就是俊美无双的男人。

    雪红扭着腰走到楚佑天面前,故意摆出最迷人的姿势,“亲爱的,这么完了,该休息了!”

    楚佑天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双眼睛真的和乔梓安很像很像,不由得就产生了幻觉。

    “乔梓安?”

    女人魅惑的点了点头,像水蔓一样,缠上了楚佑天的腰。

    身上强烈而又刺鼻的香水味道,让楚佑天彻底清醒了过来,“滚,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私自爬上我的床!”

    楚佑天一把将雪红推开,因为太过用力,女人被赤身**的摔在了地上。

    看到发怒的楚佑天,雪红瑟瑟发抖,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毕竟楚佑天这样的人物,真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

    “对不起,我现在马上就离开”雪红慌慌忙忙的拿过自己的衣服,都顾不得穿好,直接跑了出去。

    楚佑天揉着自己发涨的额头,只觉得心情更加糟糕了。

    正在这时,陈思成推开门走了进来。

    找了一夜的楚佑天终于在这儿找到了,刚才他来的时候看见楼道里面跑出去一个赤身**的女人,就是从这个房间出去的,不由得有些担心的,看着床上的楚佑天。

    楚佑天自然知道陈思成在疑惑什么,不过也没有多说。

    “你怎么来了?”因为喝酒的缘故,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沙哑。

    在原地站了半响,陈思诚才意识到楚佑天是和他在说话,“刚才接到股东的电话,说是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召开。”

    要不是因为这个电话,陈思成也不会意识到在酒吧里的楚佑天突然失踪了。

    像楚佑天这样的身份,自然不能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随意出入各种场合,万一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而楚佑天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此刻稍微清醒过来的他也有些意识到自己做的比较过了。

    “不是明天才召开吗?现在通知是不是有些早了?”

    楚佑天面色正常的看着陈思诚,觉得陈思成应该是还有事瞒着自己。

    犹豫了半响,决定要不要说的,陈思成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乔小姐打电话过来了,而且打了很多个?”

    说着就将手机放在了楚佑天的面面前。

    接过手机后才知道确实是乔梓安打的,目光不由的变得深沉。这个女人他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鼻子里不由得冷哼一声,还是说又有什么借口想要告诉自己吧。

    “总裁,那接下来”

    “去拿一套新的衣服来!”蹙着眉头,身上沾染上刺鼻的脂粉味道,让楚佑天感到十分的反感。

    他不是那种来者不拒的人,自然是受不了这种味道。

    陈思成吩咐下去很快就为楚佑天带来了新的西装,让他换上。

    收拾妥当之后,本来打算回公司,可是意识到太晚了,最终还是独自开车向着别墅方向行驶。

    一路上,楚佑天都在想,乔梓安无缘无故为什么会给自己打这么多电话。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越是想心里就越是烦躁,开车的速度也不由得加快了。

    等到楚佑天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推开门,房间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只有墙上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明显。

    楚佑天推开乔梓安卧室的门,借着月色,看到床上那个小小的身影,卷缩成一团,缩在角落里。

    不由自主的,脚步就向着床上的乔子菡走了过去。

    睡梦中的女人皱着眉头,看起来十分的不安稳,她是梦到了什么吗

    楚佑天在心里想着,伸出手去触碰她的脸,这张脸依旧如同六年前一样,岁月似乎在她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又说他是大学生,都会有人信,何况他已经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妈。

    楚佑天一寸一寸的抚摸着楚佑天的脸盘,手上传来的丝滑触感,让他有些迷恋。

    鼻尖传来刺鼻的酒精味道,让乔梓安渐渐的清醒了过来。

    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让他知道那人是谁,可是却不敢睁开眼睛,他怕他一睁开眼睛,身边的人就会离开。

    而楚佑天在乔梓安的眼皮子动的那一刻,就知道她已经醒了,却还在装睡。

    不由得嗤笑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在装睡。

    “乔梓安,既然你这么能装,那就干脆装着好了!”

    在乔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略微粗糙的大手顺着衣角滑落进去,近乎凌虐的揉搓着乔梓安胸前的柔软。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乔梓安瞬间睁开了眼睛,原本的睡意也变得淡然无存。

    “痛,你轻点儿”

    乔梓安不由得痛呼出声,可是男人非但不减轻手上的动作,反而越来越过分了。

    “佑天,你停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乔梓安挣扎着,想起来今天来别墅的目的,可是楚佑天却依旧我行我素,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