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9章 无法辩解

    安小娜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问道。

    “你想太多了。”顾俊铭依旧看着乔梓安离开的背影,“她只不过是个婚姻不幸的女人罢了。”

    顾俊铭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楚佑天真不是个男人,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婆。

    闻言,安小娜确实眼睛一亮,乔梓安结婚了,那么这样的话,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嫁进顾家。

    首先,顾家的人绝对不同意顾俊铭娶个二婚的女人进来。

    那这么说的话,自己不需要出手了,只要去顾家伯父和伯母那里说明情况就万事迎刃而解了。

    因为越是大家族越是十分讲究,不但要讲究门当户对,还要讲究体面。

    所以,顾家是绝对不会容许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来当少奶奶。

    安小娜正在心里打算着自己的小算盘,而一旁的顾俊铭却在叹息。

    也许一开始他让乔梓安,假装自己的女朋友就是个错,这个谜一样的女人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像是罂粟花一样戒不掉。

    乔梓安红着眼睛到病房的时候,洛芳菲已经离开了,桌子上有她留的纸条,说是自己老板临时打电话让他去加班。

    乔梓安给洛芳菲回了一条短信,说是知道了,然后就坐在病床上开始发呆。

    现在楚佑天已经认定了她和顾俊明的关系,那么接下来她到底该怎么办。

    也许她真的应该叫六年前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楚佑天知道。

    “爸爸,我答应你的事情,真的是做不到了!”

    心里崩溃的乔梓安趴在床上大哭了起来,多日来的委屈,仿佛泄闸的洪水一样一现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她当初答应过楚佑天的父亲,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绝对不能把真相告诉楚佑天。

    不然楚家会有更大的危机。可是现在如果她再不把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告诉楚佑天的话,他们真的会离婚。

    无论现在的乔梓安对楚佑天有多么的失望,可是她是爱他的呀!

    她甚至相信,楚佑天也一定是爱着她的。

    小双在一旁看着哭泣的乔梓安,却什么也做不了。

    不由得,幼小的心里,有些记恨让她妈咪伤心的那个男人。

    既然决定了你要告诉楚佑天真相,乔梓安在哭够了之后帮乔小双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重新将小双送到了洛芳菲家里。

    有些事情当着孩子的面说,自然是有不方便,所以学生还是只能暂时留在洛芳菲家里面。

    把这一切都说清楚之后,乔梓安来到了住家的别墅里。

    进门空荡荡的别墅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没有,方便她说清楚一切,要是林成惠在这儿的话,估计会把她赶出去。

    扫视了一圈偌大的,空得有些寂静的别墅,无奈之下悄然拨通了楚天的电话。

    “您好,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电话那头一遍一遍的传来机械化的声音,乔梓安只能无奈啊的叹息。

    她想,现在楚佑天应该是不想看到自己到了极点。

    今晚显示的是无法接通,但是敲章还是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拨打。

    房间离的关上一点一点,变得昏昏沉沉,乔梓安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地上,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而此时市最繁华的红灯区,灯红酒绿,一片繁华的迹象。

    楚佑天喝了许多的酒,一群陪酒公主左拥右抱。

    医院里,顾俊铭护着自己的女人那一幕,只觉得让他刺目。

    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乔梓安真的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他情愿相信他不是,可是只要他一万七六年前的事请教,咱就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他,还让他怎么相信他。

    “来,帅哥,再来一杯!”

    总有天,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不断的灌着他的酒,在这种场合混过的女人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楚佑天身家不菲。

    要是能钓上这样男人,她们肯定能捞到不小的一笔钱。

    高浓度的酒精刺激,让楚佑天的意识逐渐的不清楚。

    眼前浮现的一张张人脸逐渐变成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

    “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实话?乔梓安,你爱我吗?”

    楚佑天一把捏住了离他最近的女人的胳膊,眼神认真的问道。

    被抓住的女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露出灿烂的笑容。我是爱你的,我一直最爱的都是你呀。

    女人的声音娇媚而又妖娆,旁边的几个陪酒公主闻言都十分嫉妒的看着这个女人。

    这个陪酒公主名叫雪红,是场子里面比较红的一个,平时也有些手段。

    专门瞅准那些为情所伤的男人下手,在男人喝醉的时候,假装是她心里最爱的女人,为此捞了不少的一笔钱。

    现在这个社会又故伎重施,那么基本上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了。

    果然,楚佑天看着眼前衣着暴露的雪花,和他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了起来。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雪红装作一副很温柔的样子上前扶起谁,有天的胳膊,笑靥如花的看着他。

    这样刺眼的笑容让楚佑天的意识有一阵的恍惚,曾经的乔梓安在他面前也是笑得这样灿烂。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从来不都不笑了。

    喝醉的楚佑天贪恋乔梓安这样的温柔,所以下意识的就把眼前的女人当做了真的乔梓安。

    女人内心雀跃的扶着楚佑天往外面走,要是能够当这个男人的情妇的话,她以后再也不用出入这种场合了。

    不过,以楚佑天面目的不俗,就算是她一分钱的好处都得不到,也是愿意的。

    是的,楚佑天就是有这样一种,让任何女人都沉沦的魔力。

    叫雪红的陪酒公主,扶着楚佑天,来到了离夜场最近的宾馆那里,在楚佑天的上衣口袋里找到钱以后,就带着他上楼。

    今夜因为楚佑天内心烦躁,赶走了陈思成的缘故,才让雪红有机可乘,不然的话以他这样的身份连楚天的身都近不了。

    “乔梓安,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