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章 不是野种

    服务员颤颤巍巍的离开了包厢,楚佑天直接拔掉了酒塞,端起酒瓶,仰起头,便大口大口的灌下了酒。

    火辣辣的酒精存留在胃里,感觉整个胃都是火热热的,眼前也出现了片刻的重影。

    他深邃的眼神中泛着幽光,脑海中全是乔梓安的身影,还有顾俊铭在形容他喜欢的女人的话。

    “求你,放过小双吧。”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他是野种”

    “我没有,我没有给你戴过绿帽子,我和顾俊铭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我和他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还有的就是她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的模样,明明是一个惹人怜爱的行为,却让他觉得那么讽刺。

    为什么,乔梓安你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你对别的男人就这么上心?你五年前的离开对我一点留恋都没有吗?

    他把怨恨埋藏在心里,在心底的最深处高声呐喊。

    他找到了乔小双的事情,并没有对外宣称,更不让林成惠知道。

    “砰”

    又一个喝完的空酒瓶重重地砸在了包厢的门口,正巧刚开门进来的夏晚晴被碎片差点划伤。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不明白眼前的男人究竟是怎么了,今晚怎么会如此的暴戾。

    “佑天,怎么了嘛?心情不好吗?”

    女人身上的芳香充斥着他鼻息的周围,他却十分厌恶的蹙起了眉,狠狠的把她推到了沙发的一旁。

    “滚离我远点”

    此时的他已经是醉意朦胧,可是刚才闻到的那一股味道却不是心中熟悉的味道,排斥感越加的严重。

    夏晚晴脸色微微一变,这男人毫不留情的让她滚蛋,着实挫了她的骄傲。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佑天,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要一个人喝闷酒嘛,我来陪你喝好不好啊。”

    撒娇的语气让任何一个男人都酥麻在她的声音里,可是眼前的楚佑天却不同。

    阴鸷的双眼对上她柔情似水的眼眸,夏晚晴接触到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睛,吓得一颤。

    “我说的话你是没有听见吗?要不要我把你扔出去?”

    夏晚晴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离开,出了包厢外的,她狠狠的一跺脚,怒瞪着包厢的门口。

    包厢里的男人竟然这么的不懂风情,把他赶了出来

    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她一直等在包厢外面,直到快到了点的时候,她勾了勾唇。

    她微微打开了包厢的门口,包厢里面酒气冲天,而高大的男人已经醉倒在了沙发上。

    微微凌乱的短发遮住了他的俊脸,让所有的女性都为之冲动的脸庞。

    夏晚晴看着他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贪婪和渴望,她是多么的想得到这个男人啊,她靠近他越来越近。

    醉酒的楚佑天不经意叮咛:“乔梓安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这句话让越来越靠近他的夏晚晴成功的僵住了,眼光透出凌厉的狠意。

    她咬牙切齿,她一直都想要得到的男人,没想到让乔梓安轻轻松松就的就得到手了。

    夏晚晴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偷偷摸摸地抽出他的手机,在他手机上打开了相册。

    看到了今天楚佑天跟踪乔梓安拍下的一些照片,拍到了乔梓安抱着小男孩的照片。

    她眼中泛着一丝光芒,于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拍下了这些照片发给了楚母。

    “乔梓安,谁让你非要挣楚佑天呢?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嘴边泛着阴冷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

    林成惠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一封未知号码的短信发过来。

    打开来看,便是一连串乔梓安和他的儿子的照片,下面还附上了一句话,楚佑天已经亲眼证实。

    林成惠原本早上起来神清气爽,被这一封消息气得整个人耷拉下了脸。

    狠狠的一拍桌子,整个房子的佣人都被吓了一跳。

    “管家,立马给我备车”

    管家不明所以,为什么太太突然就生了这么大的气,却也服从她的命令去准备了车子。

    楚佑天的醉意,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散去,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头疼欲裂。

    他走出了包厢,晃了晃脑袋,甩给了前台昨晚的酒钱之后,开自己的车回到了别墅里。

    才刚刚进入到客厅,就看见林成惠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上,看见他一副颓废的样子走回来,厉声喝住:“站住”

    楚佑天才恢复眼前的清明,才看清楚是林成惠坐在他家的沙发上。

    他蹙眉:“妈,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家里面了?”

    林成惠冷哼一声:“不来的话就看不到你为了乔梓安那个女的一夜买醉颓废的样子了吧?你何必为了她那种女人去买醉”

    楚佑天揉了揉眉心,她高分贝的吼声让他的耳膜快要穿破:“妈,我没有为了乔梓安买醉。”

    “那我们先不说这个,你也看到了乔梓安和他的儿子,我要你现在立刻和她离婚,乔家少奶奶的位置她不配坐着”

    林成惠一副没得商量个模样,楚佑天诧异的看着她,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已经见过了他们两个?”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追究了,我现在要你立马去找她商量离婚的事情。乔家少奶奶的座位不是让她这种人品败坏的人坐的,当初她抛下我们家离开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就应该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林成惠义正言辞的模样,仿佛恨透了乔梓安。

    楚佑天眸光暗了暗,嘶哑着嗓音道:“妈,你可不要忘记了父亲临终前说的话。”

    林成惠所有嚣张的气焰顿时蔫了下去,咬牙切齿,明明他们都知道她这个女人是十足的差劲,可是却不能离婚。

    “管家,给我立马查出来乔梓安在哪所医院?”

    “仁爱医院。”

    “备车。”

    脸色阴沉,看得出来林成惠是要去找乔梓安的不痛快,楚佑天不禁为他担忧。

    而后一愣,嘲讽一笑,一个背叛了自己的女人,他何必还要去为她考虑?

    林成惠怒气冲冲的赶到了医院,向护士询问了病房,便直接不敲门就冲了进去。

    乔梓安正在看着乔小双手机,突然响起来的响声把她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