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章 生病

    乔梓安抱起乔小双,把他放到了后座上,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确认了没有什么可疑的车辆跟上来之后,才驶去医院。

    医院的消毒水味道是乔小双最难以忍受的,可是带他来的是乔梓安,他也忍下了自己的不舒服。

    乔梓安带着他看了医生,医生给他测量体温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啊?你这个当妈妈的怎么回事啊?孩子都连续几天差不多40度了,怎么现在才带他来?”

    面对医生的责骂,乔梓安一直低着头认错,乔小双不希望有人责怪她,小脸上出现了不悦的表情:“是我不愿意来的,不能怪她。”

    医生一愣,笑了笑之后又给他们写了单子。

    她连连道谢,争分夺秒先带着乔小双去输液室,然后到前面去交费。

    她一边走路一边看着单上医生写的东西,一不小心便撞到了前面的人。

    “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

    乔梓安只顾着捡东西和道歉,张口闭口都是道歉的话,抬起头来看到一张阴沉的俊脸的时候,手上的动作顿时僵硬住了。

    “你你怎么在这?”

    她心虚的眼神不敢迎上他凌厉的目光,楚佑天一步一步的靠近她,她一步一步的后退。

    直接被摁在了墙上,居高临下的视角让他有了强势的气势,逼问的语气让她不敢回答:“这应该是我问你吧?上班上到医院来了?”

    “我”

    但手狠狠的钳制住了她的脖子,泛着寒光的眼眸令人生畏:“好啊,乔梓安,我怎么不知道你都这么厉害了,不仅挂着我妻子的身份与别的男人约会,而且还给我生了一个私生子?”

    乔梓安被他的力气弄的整个脖子都红完了,脖子根部暴起了青筋。

    “你你先放开我。”

    脖子上的力气忽然一松,她低着头喘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我刚才看见那个野种了,你和顾俊铭的确有奸情啊,那野种分明就是顾俊铭的他可是亲口承认过的”

    楚佑天眼中迸发出杀意,乔梓安回忆起上次那件事情,忽然感觉顾俊铭给她添了不少麻烦。

    她矢口否认:“我没有,我没有给你戴过绿帽子,我和顾俊铭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我和他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可无论她再怎么解释,楚佑天在心里面已经认定了他们两人有奸情。

    闪烁着寒光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意思是说,那野种不是顾俊铭的,你离开我的时候还有别的男人?”

    一口一个野种的喊,乔梓安也气得不行:“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他是野种”

    明明小双就是他的孩子,可是他却这样说自己的儿子。

    若不是有约定,她一定大声的责骂他

    楚佑天严重的嘲讽愈加凝重:“不是野种是什么?乔梓安,你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生性放荡的女人”

    “啪”

    乔梓安气得胸口起伏,她再也忍不住了,眼前的男人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

    楚佑天被她狠狠的一巴掌打得歪过脸去,眼中的冰冷更加让人畏惧。

    大手大力的拽住她纤细的手腕,拽得她骨头都在疼。

    她疼得皱起了眉,楚佑天眼中浓浓的怒意不是假的,他咬牙:“找到了顾俊铭这靠山,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乔梓安沉默不语,他便自动认为是她承认了这一段奸情。

    “好好好,我要带走那个野种”

    他带着滔天的怒意,怒气冲冲的就要进入到输液室,惊慌出现在乔梓安的脸上。

    “不要。”

    乔梓安连忙挡在他的面前,目光透着哀求,楚佑天瞪着她。

    “我求求你不要带走小双他现在在生着病,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恐怕以后会有生命危险。”

    面对她苦苦的哀求,楚佑天嘲讽一笑:“他有没有生命危险,关我什么事?你和你外面的男人生的孩子,我巴不得他早点出事”

    乔梓安心中仿佛被狠狠的划了一刀,当年的真相她一次又一次的想要说出来,可是现在公司的危机还没有渡过。

    “我”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一咬牙,双膝一弯,跪了下来,语气卑微:“求你,放过小双吧。”

    楚佑天看到她竟然为了里面的那一个杂种,跪下来哀求自己,心中的怒火更是旺盛,却拿她没办法,狠狠的瞪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一拳重重地打在了医院的墙上,鲜血顿时在上面印下了印子。

    他的脸色并刚来时的脸色更加阴沉,抬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中都带着咬牙切齿的狠意:“你最好给我记得你今天做的事情,我会加倍奉还。”

    她身子一抖,在心中泛着苦涩,在外面找人吗?

    乔梓安看着他恨恨离去的背影,目光暗淡。

    她走进了输液室,看到乔小双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输液,看着她疲惫的面孔,不由得关心的问了一句:“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

    “你说谎,我刚才明明出去看到你跟一个叔叔在争执”

    乔梓安的脸色变了变,看着儿子的脸蛋,估计是害怕自己中途走掉才出去看吧。

    她苦涩一笑:“是啊,妈妈撒谎了,妈妈还要撒好多好多谎,想说真相却说不出来的感觉真的很难熬。”

    心中的苦涩越加放大。

    “妈妈,你这几天会照顾我是吗?”

    乔梓安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医生也说了因为孩子发烧处理的不及时,所以这几天还需要在医院里呆一会儿,查看病情。

    她打电话给主管请假,主管十分大气的许了她一个星期的假期。

    离开了医院的楚佑天,直接到酒吧去买醉,让服务员拿了好几瓶的威士忌,最烈的酒才能醉人。

    服务员拿了杯子上来的时候,他扫了一眼精致的高脚杯,拿起来就狠狠的甩在门口,玻璃破碎的声音吓得服务员一抖。

    “滚给我滚出去”

    脾气不好的他对谁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更别说是一个需要看客人脸色的服务员了。

    楚佑天只觉得心底的怒火已经忍耐到了极点,无处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