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章 山雨欲来

    一张张全都是乔梓安笑魇如花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吃饭的场景。

    甚至更有甚者,两个人十分亲密的抱在一起。

    这个人陈思诚也认识,正是顾氏集团的执行总裁顾俊铭。

    怪不得总裁会这么生气,原来如此。

    “总裁,这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送这些东西过来。”

    陈思成语气疑惑的开口,显然也是十分讶异。

    楚佑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这些照片一看就知道完全没有ps的迹象,所以不可能是合成的。

    那么唯一一种解释就是,乔梓安趁着着她出差的这段时间,又和这个男人勾搭在了一起。

    乔梓安,你还真是好样的,丝毫不把他的警告放在眼里。

    照片上瞧咱的笑容如同烙铁一般,刺痛了楚佑天的眼睛。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看到乔梓安笑过。

    而和别人在一起,她却笑的这么开心,这说明了什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乔梓安的心早就不在他的身上。她还一次一次的欺骗自己,说自己不信任她,现在拿什么让他来信任。

    陈思成看着暴怒中的楚佑天,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静静的立在旁边。

    乔梓安和楚天的关系,作为楚佑天这么多年的左右手,他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

    只是没想到乔梓安竟然会公然背判处楚佑天。

    而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谁这么有心,专门寄这些照片过来。

    气氛越来越压抑,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气势。

    每一天楚佑天看着乔梓安去顾俊铭的公司上班,总感觉格外的不开心,谁知道那一男一女究竟在做什么事?

    是真的在办公还是在偷偷约会?

    毕竟两人是不是恋人的关系还有待考察,乔梓安自从被楚佑天逼问和顾俊铭的关系之后,避免了和顾俊铭的接触,尤其是去楚氏的时候。

    顾俊铭似乎是察觉出了她故意避而不见的意图,有些不解,难不成是他吓到她了?

    他让秘书叫她进了办公室,乔梓安正在埋头整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秘书一句话就把她叫去了办公室。

    她蹙起了眉,这下是想避开也避不成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站在门口,抬起头来看到“总裁办公室”五个大字,顿了顿,敲门。

    “进来吧。”

    不同于楚佑天冰冷公式化的口吻,带了几分人情味,她一身职业装,看起来有着别样的风情。

    顾俊铭在她进来的那一刹那,目光便从显示屏上转移到她身上,凝眸。

    “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乔梓安开口问了话,目光往别处看去,怕和他的目光撞上多出了尴尬。

    他却不着急回答,充满着笑意的眼睛看着她:“我怎么发现你最近一直在避开我?”

    “距离产生美。”

    快语快答让他有些错愕,忽然笑意更浓,这女人也不是那么枯燥无味,果然有趣。

    原以为她眼中只有工作,枯燥无比,没想到闹腾起来像只诱人的小猫。

    顾俊铭离开了椅子,身子靠在办公桌,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眯起眼睛:“这似乎不是真实的理由。”

    到底是总裁,即使再亲切的氛围,当他稍稍降了语调的时候,办公室的气压也降了几分。

    一男一女处于这样对弈的局势,乔梓安早就习惯了楚佑天低气压,无惧无畏。

    “这似乎也不是讨论着这些私人问题的事情吧?”

    能尽量避开顾俊铭就尽量忽悠过去,等楚佑天哪天不在意这件事情了,再来和他解释好了。

    他稍挑眉梢:“下班之后到楼下的咖啡厅坐一坐?”

    “不必了。”

    不过脑的果断拒绝,她的干脆让他有些不悦。

    他终于直起了腰板,皱眉:“乔梓安,我要是停掉你手上的工作呢?”

    “我相信你不是一个愚蠢的老板。”

    说完之后,一个帅气的转身就离开了,顾俊铭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禁觉得有趣。

    这女人的反抗意识真强烈。

    看惯了逆来顺受的小女人,偶尔被一些不屈服的女人反驳也是件趣事。

    无疑,他对乔梓安的兴趣越来越大了,即使她是一个已婚少妇。

    乔梓安回到了工作岗位上,把这几天分发下来的项目样品都看了一遍。

    不放过一点细节的态度很让人敬佩,她本就很喜欢设计师这份工作,也很上心。

    设计师工作的精力来源就是灵感,一旦灵感来临,就是停不下来的创作,公司里总是看见她加班的身影。

    可是有时候她加班太晚,楚佑天的不满表现在脸上,所以每天她都尽量的准时下班。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钟表,差不多也快要到下班时间了,加快了手上的动嘴。

    看着身旁的同事在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她也准备下班回家。

    看到顾俊铭走出来,她更快的离开了公司。

    顾俊铭看着她像只老鼠一样落荒而逃的样子,觉得分外有趣,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

    乔梓安走出了公司的大门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顾俊铭没有跟上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一如往常的回到了家,不知道是特意的还是怎样,连续几天楚佑天都下班比她早。

    每天晚上到了家,就看见他屹立在沙发上的样子。

    “很准时。”

    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乔梓安放下了包,对着管家喊了一声:“可以开饭了。”

    楚佑天盯着她的背影,心中翻江倒海,一个又一个的念想从脑中飞逝而过。

    不知道她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到底有没有背叛他。

    想起来楚母说的那一个私生子,他心中就有种闷闷的气愤。

    这几天他派人跟着乔梓安,可她似乎像是有所察觉一样,每一天都是两点一线。

    公司,家里。

    越是规矩他越是怀疑。

    乔梓安坐到了餐桌旁,拿起了碗筷,楚佑天像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怎么你这几天好像都不经常去逛商场了?除了公司和家里面,基本都不出去了。”

    她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顿了顿,继而扬起笑脸,撇了撇嘴:“最近公司的事情有些忙,况且前段时间我呆在家的日子有点长。”

    第39章发现

    “正好公司堆积起来的工作又比较多,所以也没有空去玩什么的了,只能抓紧赶在下班之前处理完那些事情。”

    说的话十分的有力,也让人找不出可以反驳的地方。

    楚佑天放弃了追问,自顾自的吃起了碗里面的东西。

    晚饭过后,乔梓安自己回到了房间去,孤独的坐在房间里,即使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温暖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却把她冰冷的心忽略了。

    她打开了手机,破了一层又一层的密码,之后看到小双的照片一遍又一遍的,用自己的手指摩挲着屏幕。

    连续好几天没有询问关于小双的事情了,作为一个母亲怎么可能不想念?

    嘴角泛着苦涩的笑容,现在竟然连关心的询问自己的孩子一句的权利都没有了。

    眼泪滴落在屏幕上,门把手落下的声音响起,乔梓安眼疾手快的按灭了屏幕。

    楚佑天看她脸上带着泪痕,一愣,眼中一闪而过的怜惜,很快又隐藏过去。

    “哭什么?一回来就让我看你这哭丧的脸,看着让我心烦。”

    这语气充斥着浓浓的烦躁感,她识趣的背过身,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楚佑天连续好几天都派人跟踪着她,她不是没有感觉到,所以才让自己控制着不去和小双联系。

    屏幕的闪烁灯闪了几下,是照顾乔小双的保姆发来的消息。

    “小乔啊,小双他已经连续几天发高烧不退,你要不要来看看他。我知道这段时间非常时期,我只是迫不得已才打电话给你的。”

    这一句话让乔梓安这几天的镇定全部消失,都慌了神。

    她目光躲避,悄悄的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道:“我去外面阳台透透风,这里比较闷。”

    语毕,落荒而逃般的匆匆跑出去,身后的楚佑天幽深的目光看着她,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她到了阳台才敢打电话过去,保姆一接通了电话,她立马降低了声音的分贝,轻声询问:“小双的情况现在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作为母亲的急躁和不安,终于因为儿子的病情爆发出来。

    保姆的语气有些急促,浓浓的担忧仅是从话语中都能听得出来:“都连续几天高烧不退了,我带他去医院又不肯,一直嚷嚷着要妈妈。”

    保姆说的话,让她的心像是被无形的一只手揪住了一般,绞着的痛。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现在楚佑天一直在派人盯着她,若是她在这段时间里去看了乔小双,楚佑天一定会抓住乔小双的。

    可乔小双的病情拖了一天又一天。

    “怎么他现在这么不懂事,你告诉他,我实在是不能去看他,以后有机会,我会好好的补偿他的。”

    平时的乔小双一直扮演着一个懂事的小大人的角色,一直充当她的保护神。

    怎么这一次竟然这么想要她去?

    不知电话是怎么到了乔小双的手里,孩童稚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妈妈你来看看我吧,好不好,我身上好热啊,好难受。”

    她听着儿子虚弱的声音,哀求的话,滴下了眼泪。

    “小双要乖,过了这一段时间,妈妈就可以去看你了,再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她强制的压下了哭腔颤抖的声音,可是声音却颤得不像话。

    “妈妈你是不是真的像那些小朋友说的一样,不爱我,不想要我?”

    那声音充满了恐惧和害怕,像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小孩,不像是平时沉着稳定的乔小双能说出来的话。

    这让乔梓安的心更痛了,原来她一直以为小双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懂事的一个孩子,可是终究是孩子。

    别的小孩对他的嘲讽还是会触动他的心,毕竟那些都是真实的。

    “好,妈妈明天去看你。”

    乔梓安不得不妥协,她狠不下心。

    乔小双开心得高呼,乔梓安吩咐她一定要听保姆的话好好吃药,明天带他去医院。

    她挂掉了电话,手垂落了下来,感觉手上如同有千斤重的担子一般,谁又知道明天在去看乔小双的路上会发生什么事?

    明天尽量能甩掉那些跟踪她的人,争取一些时间就够了。

    乔梓安回到了卧室,看见楚佑天躺在床上,闭上了那双充满寒意的双眸,松了一口气。

    刚进了浴室,楚佑天便睁开了眼睛,带着凛然的杀意盯着浴室的门口。

    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见床上的楚佑天没有什么动静,便安心的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她是按照平时上班的时间起床的,生怕楚佑天有疑心,一如往常的吃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她拿起挎包就要离开,楚佑天还坐在餐桌旁,忽然出了声:“等一下。”

    她的背后一僵,强装着自然一笑:“怎么了?”

    “你晚上回来的时候去菜市一下吧,买些菜回来,做些我喜欢吃的。”

    不咸不淡的话让她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她离开别墅的时候还看了一眼,心事重重。

    她开车出去不远,正如她所料,便有一些人跟着他了,可他不知道的事跟着她的车子里,坐着的正是楚佑天。

    她咬牙,用力的踩下了油门,以平时都不敢尝试的速度飞驰出去。

    跟在她身后的楚佑天蹙起了眉,窜起了一阵无名之火,为了那个私生子这么不要命得甩了他?

    楚佑天也紧随而上,她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刚才那辆跟着她的车的身影。

    她松了一口气,匆匆赶到了乔小双住的地方,连忙进去,脸上的汗水来不及擦。

    “小双怎么样了?”

    乔小双听到她的声音,急急忙忙的光着脚就跑出来了,乔梓安看到他苍白的小脸,鼻头一酸。

    紧接着就是一顿斥责:“怎么光着脚就出来了,快点去穿鞋”

    看到心里一直期待的乔梓安,即使是被她责骂了,也乐呵呵的回房间穿鞋出来。

    保姆从厨房走出来,慈祥的脸上也挂了一丝欣慰的笑容:“你可算是来了啊。”

    “劳烦张妈担忧了,我先带他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