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章 羞辱

    床上的乔梓安起初强迫自己不叫出那些羞耻的声音,可是到后来,身体却越发的不受自己控制。

    今夜,注定不能安宁。

    次日,直到日上三竿,乔梓安依然没有醒来。

    房间里很安静,乔梓安闭着眼睡在豪华的欧式大床上,看起来十分柔弱,即使在睡梦之中,眉头依然皱着。

    迷迷糊糊的醒来,下面刺痛的感觉让乔梓安回忆起了昨晚的一番**。

    火辣辣的疼痛是在提醒着她楚佑天昨天强迫她做了什么事情,昨天他强逼着自己**

    现在醒来还是觉得格外的羞耻。

    身旁的人早就没了去向,旁边的位置的温度是微风吹拂过的冰冷。

    洁白的被子下是布满着青紫的吻痕,昨晚欢爱后的痕迹折磨得她的身体酸痛不已。

    她正打算下床去浴室里清洗的时候,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

    别墅里的房间隔音是一等一的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声音传进房间里来?

    她现在这副样子,不宜出去查看外面的情况。正打算下床的时候,门被狠狠地撞开。

    林成惠一身雍容华贵的贵服装出现在她面前,高高的在上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一堆垃圾。

    明眼人不用看都知道她为什么躺在床上不动,只是看着她裸露出来的香肩,就知道她此时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的。

    大早上自己这副样子被自己的婆婆撞破了,怎么说都有一些尴尬。

    乔梓安强行忍着尴尬,扯出一抹笑容:“妈抱歉我这副样子不迎您了,您先到客厅等着,我洗漱完了之后就出去。”

    林成惠明显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撞到她这狼狈不堪的模样,自然是好好的奚落一番。

    她眼神尖锐的扫视了她一圈,讽刺道:“都在外面有私生子了,还死死地扒着我的儿子不放,给我的儿子戴绿帽,还这么死命的勾引他,你真的是够不要脸的。”

    躺在床上的乔梓安脸色如同墙壁一样的苍白,她无力的笑笑:“妈,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我看是您想多了吧,我对楚家忠心耿耿。”

    听到她这句话,林成惠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屑的扯了扯嘴角,讽刺:“乔梓安,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摸一摸你的良心好吗?是谁当初在楚家快要破产的时候离开,是谁又在楚家兴旺的时候匆匆的赶回来。”

    她默不作声,林成惠当她是理亏不敢多加辩驳。

    一个站着,凌厉又刻薄的话砸在乔梓安的脸上,一句比一句还要难听。

    “你也不需要叫我妈了,我不想和别人承认有你这么个狐狸精的媳妇,而且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媳妇的,你赶紧和我的儿子离婚吧,他有大把的女人可以选择,再怎么选也不会选到你的。”

    林成惠真的是一点也不肯罢休,非要乔梓安卑微得像条狗一样哀求他才行。

    偌大的房间里,只听到她尖细的嗓音吐着越发恶毒的词语。

    苍白的脸蛋上强硬的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怎么样看都是一副病美人的模样。

    “妈不,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妈,那我就叫你伯母好了,如果你实在是对我不满意,我可以一直做到你满意为止,但是有些话,没到时机,我就不说这么多了。”

    她退了一步又一步,可是面前的女人却咄咄逼人,倚老卖老的招式吃了一遍又一遍。

    眼前的人是楚佑天的母亲,让她如何能不尊重?

    以前总是亲昵的唤着自己的昵称,可是现在却这么恶毒的咒骂她。

    全部是因为六年前她的离开。

    她感觉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的被抽离,就连叹息都化为一丝尘埃。

    “乔梓安,以前我以为你是个纯真的女孩,但是我错了,你和路边的妓女没有什么区别,她们是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身体,你是为了楚家的财产而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我的儿子。”

    林成惠今天的红唇显得格外的气场全开,压倒性的战争一开局就注定了她会赢。

    乔梓安并不想与她有过多的争辩,强行扯出笑容:“我想您需要休息。”

    “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把你的私生子带出来,然后最好告诉我们那个杂种的父亲到底是谁,明明是你在离开楚家后的日子有的孩子,偏偏要加注在佑天的身上。”

    “我们家忍像你这种品德败坏的人已经很仁慈了,你竟然还想要拿着楚家的钱养着与外面的男人生出来的杂种。”

    一口一个“杂种”骂得虎虎生威,平时在人前的贵妇模样,在此时简直像一个泼妇骂街。

    她是晚辈,能选择的只能是静静的坐着听训。

    可骂她可以,牵扯到小双她就忍不了了,握着床单的指关节泛着青。

    “伯母,我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了,但是请您把您的道德和教养拿出来,不要一口一个杂种的,我从未愧对过你们楚家”

    厉声的警告与她平时安静的受训的懦弱模样迥然不同。

    林成惠瞪圆了眼睛,平时就是以这样一个她一直对着乔梓安训话的方式相处着,现在她突然反驳让自己很不愉快。

    “你你怎么能说我没有教养?他就是一个杂种好意思说没愧对楚家,你儿子也和你一样没好样”

    “闭嘴身为长辈你这么骂一个孩子,你好意思?”

    乔梓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林成惠骂人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刺耳了,骂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带着自己的人一起骂。

    “你竟敢吼我?”

    林成惠怒了,抬起手一巴掌重重地扇在她的脸上,乔梓安一下子重心不稳就跌到了床下。

    唯一的遮挡物从他的身体滑落,她整个人就跌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地板的温度近距离的接触她的肌肤。

    痛。

    冰冷和疼痛突然冲击她大脑的神经,还有一些羞耻的情绪在她的脸上浮现出来。

    乔梓安身上亲自的吻痕被林成惠看得一清二楚,楚佑天昨晚的行为实在是让她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