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章 强迫

    一个站着,一个跌坐着。

    这样的姿势都能看出两人的相处模式,一个为尊,一个为下。

    “告诉我,六年前你到底去做了什么。”

    明明是一句很平淡的陈述句,却被他说出来像是一句极具威慑力的怒吼。

    乔梓安的指甲紧紧的抠进皮肉里,面无表情的道:“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当初离开就是离开了,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你的公司倒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也看清了吗?”

    猩红的双眼也被她的话刺激得出现了更多的血丝,眼中的阴暗是掩饰不掉的。

    这居高临下的姿势太过于压抑,再怎么抗争,永远是这个姿态。

    楚佑天想做什么,她能做的只有服从,过多的挣扎会得来更多的伤。

    “好好好。”

    他盛怒之中一连说了三个号,一次比一次重,明明她已经在揭露事实,他偏偏就是不肯相信这个真相

    她本来就是那种为了名可以牺牲一切的女人,自己还要为她辩解什么

    “啊楚佑天,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啊,不要”

    天旋地转,男人的体格比女人的身躯强大太多,只是微微用力,楚佑天就把她轻轻松松的扛在肩上。

    “做夫妻该做的事,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把你的身体从里到外染上只有我的气息。”

    这句话没由来的就给她定了罪,她不服气,用尽了力气在挣扎,不断的踢腾着。

    “不,我不要你放开我啊,即使是夫妻,你逼着我也是不应该的”

    身体本能的在抗拒,她清晰的记得他每次**过后给自己带来多大的痛楚,他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楚佑天面无表情,残酷的话让她心中又受到一击:“用夫妻来说我们的关系已经是仁慈了,你和我的关系,只有命令和服从。”

    她趴在他的肩头上,紧紧咬着她的下唇,粉拳被紧握,眼眶的酸涩就快要溢出泪水。

    可她的挣扎依旧不止,在这样的情况下行房事,她不服,她屈辱

    可楚佑天正在怒火之中,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脾气阴晴不定的他早就有些不耐。

    “闭嘴”

    随手上去的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肩上的小人的小娇臀上。

    忽然,乔梓安就静了下来,脸色爆红的埋在他的肩头,不敢做多余的动作,大眼睛四处看,就怕佣人们此时出来看到她的囧样。

    楚佑天一脚把房门踹开,洁白柔软的大床上被丢了一个人儿,大床重重地凹陷下去。

    乔梓安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往里面挪了挪,冰冷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出现。

    “你躲不掉的。”

    她唇色苍白,脸色更加不好看,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腿,想要蜷缩成一团。

    她不想要被他逼着,这样感觉就像是被强

    看着高大魁梧的身材正在一点点的展露出来,纤细的食指将扣子一颗颗的解开。

    她越是往里面躲,他越是想要狠狠的占有她,大手一捞就把她拉了出来。

    挣扎,抵抗,推搡。

    一点用都没有

    撕拉

    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像一首悠扬的小曲,给她带来的是无尽的恐慌。

    楚佑天低头含住她的唇瓣,厮磨啃咬,仿佛尝不够一般,一遍又一遍。

    突然,停了下来。

    剑眉下的英眸闪烁着戾气,皱眉:“我讨厌你身上的烟尘味,去洗。”

    可乔梓安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一点都没有动,楚佑天自己动作起来,抱起她。

    女人**的身体在他身上摩擦,香味在鼻息之间萦绕,撩动起蠢蠢欲动的**。

    小腹一热,妈的,赶紧洗干净这女人,她怎么就那么能撩拨他?

    他粗暴的把她扔进浴缸里,打开花洒,也不知道温度如何就直接往她身上冲。

    冷。

    乔梓安颤了颤,即便是七八月的天气,这么冰的水往身上冲也是十足的冷。

    粉唇因为水的冰冷变紫,楚佑天触碰到她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用力地在她身上搓,恨不得替她换了一层皮。

    洗完之后把她从水里拽出来,浴巾往她身上一裹,黑着脸命令道:“自己擦干净”

    该死的,再碰她他现在都忍不住了。

    乔梓安麻木的擦干了身上的水,一些水珠滴落在发梢,发丝紧贴着皮肤,绕出几分诱惑的弧度。

    楚佑天看她磨磨唧唧的擦干了身体之后,迫不及待的把她抱了起来,往床上一扔。

    即使是柔软的大床,身体也耐不住这样粗暴的扔来扔去。

    只是片刻的失神,楚佑天就已经欺身而上,他近距离的亲密让她有了抵抗的情绪。

    “楚佑天求求你不要这样我”

    被自己的丈夫强行**,是一件让乔梓安无法接受的事情。

    楚佑天难得听进了她的话,略有些粗糙的拇指摩挲了几下她的脸庞,露出了恶魔的笑容:“你越是不愿意的,我越是要强迫你做。”

    看着她痛苦挣扎又徒劳无功的样子,真的很愉快。

    乔梓安侧过脸,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楚佑天继续附身在她身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印记。

    楚佑天抓住了她抵在他胸前的两只手,把她的手摁在她的脑袋上方。

    身体前面的小白兔显得格外的突出,这样的乔梓安特别的迷人。

    她现在没有一点点的反抗的能力,只能像一块在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乔梓安的泪水已经浸湿了枕头,可她身上的男人却不懂得她的痛苦。

    “啊楚佑天我讨厌你”

    楚佑天一个狠狠的动作,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最后那四个字让他心中一怔。

    看到她通红的眼眸中染上了几分厌恶和怨恨,他有了片刻的后悔。

    而后想想,他想要的就是看到她这种眼神,管她恨不恨?

    他做的每一件事,不管有没有理,不管对还是错,她能做的只有是默默的承受着。

    哪怕他是怜香惜玉,哪怕他是粗暴对待,而乔梓安只能是逆来顺受。

    今夜的欢腾二人带着各自的心思,却无人有愉快的心情,包括强迫别人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