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章 这不是理由

    乔梓安顺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

    顾俊铭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一身白色衬衫,胸前鼓鼓囊囊的凸起,紧致的衬根本遮不住她较好的身材。

    这样的身材,的确有诱惑力,偏偏她又长了一张无比清纯的脸

    “乔设计师,你怎么来了?”

    顾俊铭一边用中性笔敲打着桌面,一边似笑非笑的打量写乔梓安,他倒要看看,她会不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这是张姐给的资料,她说让我送上来!”乔梓安只是刚开始紧张了一会儿,这会儿无疑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乔梓安除了面对楚佑天的时候会自卑,至于别人,一概不会露出卑微的语气。

    “哦?是吗?”

    顾俊铭依旧敲击着桌面,看样子,他似乎再等待着乔梓安的下文。

    而乔梓安却上前几步,公事公办的将文件夹放在了顾俊铭的办公桌上。

    “乔设计师,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顾俊铭见乔梓安转身就要走,语气带着一丝戏谑的开口。

    乔梓安身子一愣,站在了原地。却突然接到了楚佑天的电话。

    让她回去?

    乔梓安不顾俊铭呼喊,直接跑出了公司,大不了回头跟他赔罪。

    可是楚佑天,她却不能不理会。

    乔梓安站在别墅的铁门外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总感觉太阳穴旁的青筋一直在突突的跳着,好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黑夜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下压,着急的想要把一片褪色的天空染上黑暗。

    乔梓安疲惫的把鞋子换成拖鞋,到了玄关处,她才后知后觉,客厅里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平常佣人应该在这里做饭了。

    因为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客厅里并没有开灯,还有一些昏暗的颜色。

    略有些黑的客厅让乔梓安看着有些不安,今天楚佑天没回来那么快,她也不着急想着法来和他解释。

    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已经上保安守口如瓶,不要告诉楚佑天自己回来的具体时间了。

    倏地,客厅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灯光照得乔梓安的眼睛感到有些不舒服。

    男人正襟危坐,锐利的眼眸暗藏着雄鹰捕捉猎物的凌厉,明明不大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客厅里却显得尤为响亮:“去见什么朋友回来这么晚?”

    明明自己估摸着他应该没有回来这么快,可是他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整个人有些惊讶。

    乔梓安回不过神来,整个人都呆滞掉,可楚佑天可不是因为她一点点的情绪能够影响他自己的。

    “解释。”

    铿锵有力的两个字让人的小聪明在此刻顿时消失,无从躲藏的心虚顿时显现。

    乔梓安因为心中的慌张,额头便沁出了一些冷汗,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我我就是”

    楚佑天嘴角冰冷的笑容让客厅的气温又降了一个气压,周身的冷气压让她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他勾了勾嘴角,严重充斥着嘲讽和恼意:“好,既然你不解释,那由我来替你解释。你今天不是出去见你朋友,而是去见你的私生子了。”

    乔梓安猛地抬头,刚才明明因为心虚不敢看他的目光,而这突然的一下抬头,迎上了他凌厉的目光,那目光仿佛要穿透她的身体,看透她的一切。

    “不是的你不要听信妈的话”

    短短的几个字让他嘴角的笑容的笑容又降了温度:“原来你们是打过照面的啊,看来是真的了。”

    乔梓安气馁了,越说下去越乱,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会认为小双是她的私生子。

    霎时间,两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沉默,静得只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因为紧张。

    令人恐惧的魔王终于站起来,一步步的靠近乔梓安,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几步。

    “心虚了是吗?”

    “没啊痛”

    无论她再怎么往后退,他只是轻轻的伸出自己的手一捞,便直接掐上了她的脖子。

    窒息感和无助感充斥她的大脑,手紧紧的扣着他的手,无力往下拉。

    “乔梓安,你真是好能耐啊,当年你离开我,我已经忍下来了,你现在还要给我戴绿帽子是吗?你不仅是会情夫,竟然还和他有了孩子”

    青筋顿时暴了起来,楚佑天的手指在泛着青,乔梓安仰起头,想要呼吸空气。

    “我我”

    猩红的双眼终于恢复了些许清明,他送来了掐住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很快又被掩饰过去,仿佛不复存在。

    突然就没了一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乔梓安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四肢软绵绵的。

    “咳咳咳咳”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放过一丝刚回归的氧气。

    脖子上一圈深红的红痕就是刚刚楚佑天的杰作,那一圈红痕都在发着热,提醒着自己,刚才他的恶行。

    “我我没有我和谁约会了?那你说我是和谁私会给你带了绿帽子了?”

    倔强的脾性又从她的身上显现出来,自从回来跟在了楚佑天的身边之后,她把自己凌厉的刺都渐渐给隐了过去,此刻她终于忍不住了。

    楚佑天闭上了眼睛,刚才他的冲动已经让自己知道,他对乔梓安下了多大的狠手。

    “顾俊铭,你敢说你和他没有关系吗?”

    他念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全是磨牙的声音,仿佛恨不得把那个人给咬碎。

    乔梓安低下头来,她不可能否认,既然楚佑天会拿这个人来问自己,自然是有什么证据了。

    她若是再否认,必然会使其他的事情有不好的后果。

    “我和他是认识,但是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楚佑天看着她倔强的小脸上出现一丝痛苦,心中嘲讽,解释都不愿意解释是吗?

    “认识而已?是什么关系?关系好到可以有私生子是吗?”

    难听的讽刺听起来格外刺耳,乔梓安眼眶酸涩,无力的解释:“我说了,那是我弟弟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所有的东西我也解释给你听了,可以放过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