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章 衣服

    经过这么一提醒,顾俊铭又想起了乔梓安原来的衣服还在他家呢,自己不合适留着。

    毕竟,乔梓安已经结婚了。

    直到那个下属拿着衣服出去,楚佑天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难看。

    “顾总还真是风流人物啊!这种场合都有闲心给女人送衣服!”

    “怎么,舍不舍得将这美人带出来,好让我也见识见识!”

    楚佑天似笑非笑,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而顾俊铭却是没注意到楚佑天的语气,只当他在打趣自己。男人嘛,那个没有风流债。

    “啧啧!”听到楚佑天的话顾俊铭倒是露出了几分惋惜神色。

    “一只小野猫罢了,长的倒是够漂亮,只不过人家是有夫之妇了,我还真不方便带出来!”

    刚刚谈妥了生意,顾俊铭倒是不介意开几句玩笑。

    而楚佑天手中握着的那只24纯金钢笔却差点变了型。

    乔梓安啊乔梓安,你还真是下贱不堪!如今事情就在那她的眼前,她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楚总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顾俊铭叫楚佑天迟迟没有签下自己的名字出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羡慕顾总好艳福罢了!”楚佑天低下头遮掩住眼底那到暗悔不明的光。

    用力的在高档s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笔尖几乎将纸划破。

    “楚总,来喝酒,喝完酒咋们一起去吃饭!”

    洽谈成功,顾俊铭的心情很不错,随即照顾楚佑天喝酒。

    楚佑天却是没有任何的心思,直接推辞了。

    “嘭!”的一声,卧室的门被大力的推开。

    正在铺床的乔梓安身子蓦然一抖,回过头就看到了现在门口的楚佑天。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乔梓安看到楚佑天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你怎么回来了?”乔梓安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安的看着门口的男人。

    她以为,这么晚了,今夜他不会回来了,所以她打算睡了。

    楚佑天看着乔梓安不说话,白色的灯光打在乔梓安漂亮而又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柔和的光芒。

    可是就是这张漂亮的脸,却让楚佑天满眼都是怒火。

    似乎是感受到了楚佑天的怒意,乔梓安惧怕的后退了两步,难道楚佑天真的要和她离婚?

    除了这个,乔梓安想不到这个时候,楚佑天站在这里会有别的什么话说。

    毕竟他那天已经态度明确的说了,他要和她离婚。

    不,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婚!

    “怎么,这是我家,我还不能回来了?”楚佑天走进房间,带着一脸的嘲讽看着眼前的女人,“还是说,你要去私会你的情夫,我打扰了你的好事?!”

    只要一想到他昨晚上像个傻子一样担心她,一夜未睡。而这个女人却和自己的情夫在一起,就连衣服都放在别人家了。

    楚佑天就觉得无比的讽刺。原来,从头到尾,他才是最傻的那一个,被这个女人一直蒙在鼓里。

    “我没有,我只是要休息而已!”乔梓安转过头,不想再和楚佑天争辩什么。

    因为无论她说什么,楚佑天不会再信她,这是真的。

    “哼!”楚佑天不屑的在鼻子里冷哼一声,却刚好看到乔梓安放在床边上的衣服。

    他在包厢见过的那件衣服,还有个另外一件,是乔梓安之前穿过的。

    几乎是一瞬间,楚佑天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果然是这样!乔梓安,这就是你说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乔梓安,你在和你的情夫厮混的时候,可会感觉到良心不安?”

    楚佑天突然上前,抓住乔梓安的手臂质问。

    仿佛更加是为了看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否真的铁石心肠,水性杨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乔梓安皱着眉,感受着胳膊上穿来的疼痛,

    她的身上本来就有伤,就连趴着都通,此时楚佑天这么用力,更加痛的厉害。

    可是,她却不敢激怒楚佑天,她怕惹怒了这个男人,他会真的和她离婚。

    她不想,真的不想离婚。

    “听不懂?”楚佑天满眼的不屑,挑起床上的衣服,“那你倒是告诉我,这是什么?”

    “乔梓安,你可真是有本事!你不是说去散步吗?连衣服都散得没有不见了?”

    楚佑天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乔梓安咬着唇,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告诉他,她昨晚上喝多了,被人调戏,顺便被人救了。所以就留了一夜。

    可是她要如何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他,他会信吗?

    恐怕,如今在楚佑天的心里,已经认定她是那种攀龙附凤,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吧。

    乔梓安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疼痛感在心尖蔓延。

    “怎么?没话说了?”楚佑天依旧用力的捏着乔梓安的胳膊。

    他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他不能,他答应过他父亲

    “我无话可说!”乔梓安倔强的转过头,不去看楚佑天的眼睛。

    她怕她会忍不住,将事情的真像都说出来。

    “乔梓安,你真行!”

    楚佑天满眼的怒火,松开眼前的女人,“你根本就不配坐楚家的女人,只要看着你,我都觉得是一种肮脏!”

    楚佑天的话如同一把刀子一样,扎在了乔梓安的心口上。

    果然,身体上的痛都不算什么,最难过的痛,莫过于字字诛心!

    “我倒是真想跟你离婚,因为你一天也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

    楚佑天顺手砸掉了桌子上的一个杯子,今晚喝了酒的他,比往常看起来更加的暴怒。

    乔梓安下意识的一抖,强迫自己不去害怕,难道楚佑天真的要和她离婚?

    就在她以为,楚佑天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却突然笑了。

    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带着无尽的嘲讽与不屑。

    他说:“乔梓安,我可以不离婚,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生下我的孩子!”

    闻言,乔梓安的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孩子吗?他们已经有孩子了,只是不能告诉他罢了。

    “只要你剩下楚家的孩子,你就可以继续当楚太太,满意吗?”

    楚佑天看着乔梓安的眼睛,似乎是想从她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探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