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章 过了多久

    多希望是一场梦啊!

    可是身体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感,让她她没办法欺骗自己,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此时的乔梓安只觉得,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仿佛沧海中的一叶扁舟,任由风浪带着她,带着她到没有目的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切才平静下来。

    楚佑天从容不迫的从地上起来,穿好他本来就不怎么凌乱的衣服。

    居高临下的看了躺在地上的乔梓安,看着她面色苍白的脸,有那么一瞬间,他有过心疼。

    随即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心疼这种女人做什么!

    指不定就是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给他看罢了。

    “真是没用!”楚佑天不屑的冷哼一声。

    空气中还残留着暧昧的气息,而楚佑天的脸上却丝毫没有**的痕迹。

    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乔梓安无力地躺在冰凉的地上,尽管上面铺着最高档的地毯,她却依然感觉到寒冷。

    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仿佛被针扎一样的疼。

    从地上起身,乔梓安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体,咬住下唇。

    不知道是屈辱、愤怒、难堪还有别的什么情绪,一瞬间涌上了她的心头。

    楚佑天,你就一点儿也不信任我么

    另外一边,刚出了别墅的楚佑天,就接到了夏语晴的电话。

    “佑天,今天有时间吗,和我一起去吃饭吧!”

    夏语晴嗲嗲的声音甜的发腻,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

    “你从昨天到今天,都没有好好陪陪人家呢,人家都想你了。”

    心情有些烦躁的楚佑天眯了眯眼睛,很显然,此时的他并不想见到夏语晴。

    “我这几天有些忙,没空陪你,等忙完了我再找你!”

    楚佑天的话带着命令的语气,无论对谁都是如此。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直接挂了电话,夏语晴气的直跳脚。

    外人眼里她多么受楚佑天的宠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从来都不敢违抗他。

    楚佑天面无表情的上了车,不过嗨真被他说中了,公司法临时有事,秘书通知他过去。

    楚佑天没有说话,只是利落的掉了车头,向着公司里的地方去行驶而去。

    “总裁,这一次的会议对方点名让你去谈,你看这”

    办公司里,秘书小张有些为难的看着楚佑天。

    谁不知道这位的脾气其实阴晴不定,万一要是真的惹毛了他。

    小张说罢,低着头,不敢去看楚佑天的脸色。

    坐在黑色的皮椅上,楚佑天把玩着手中的水晶雕饰。

    稍长的发遮住他的眼,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指名让他去谈判吗,这可真是有意思

    “对方是什么身份?!”

    许久,楚佑天吐出一句话。

    秘书小张愣了一下,急忙说道:“应该是辉腾集团的执行总裁,不然不可能这么嚣张的要求总裁您去签合同。”

    说罢,秘书小张依旧提着一口气,万一楚佑天发怒了,他们这些人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整个公司这么多人,缺连这么一点事情都搞不定,说出去也实在是有些丢人。

    “辉腾集团的执行总裁?怪不得”这么嚣张。

    楚佑天冷笑一声,看来他还是非得去不可了?

    “安排行程,把原定计划往后移,我亲自过去会会他!”

    既然对方点名要见他了,他自然得给个面子,然后亲自过去会会,到底是何方神圣。

    “是总裁!”小张见楚佑天没有生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马上下去安排这件事情了,办公室里又恢复了一片冷清。

    乔梓安的脸,不由自主的在楚佑天的脑海里浮现。

    片刻,楚佑天摇了摇头,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心想自己一定会魔怔了,才会想起那个女人。

    度步到落地窗前,楚佑天动作娴熟的点燃一只烟。任由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中弥漫,扩散。

    市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他的心却沉浮不定。

    乔梓安,这六年,你去了哪里?或者说,你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

    房间里缓过一点力气的乔梓安,忍着身上的剧痛,将衣服摸索着穿好。

    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乔梓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略微有些褶皱,并没有被撕扯坏。

    这是顾俊铭的衣服,不是她的,还是要还给人家的。

    女佣进来又开始忙碌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一丝丝鄙夷。

    甚至有几个聚在一起,正在低声的说着什么。隐约可以听见她们低声的取笑。

    对于这样的场景,乔梓安早就习惯了,活着说她从回到楚佑天的身边之后,就已经习惯了这座金丝牢笼。

    名义上,她是楚佑天的妻子,楚家的少奶奶。

    可是实际上,她却什么都不是。

    所有的事情,都要她亲力亲为,她甚至过得连女佣都不如。

    一双手,早就布满了老茧,看不出昔日青葱的模样。

    乔梓安漠然的从地上起身,不去听,也不去看那些女佣的反应,进了自己的房间。

    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反正她已经没有了尊严,失去了楚佑天的信任,什么都没有了,又何必那么在乎。

    许久,乔梓安才止住眼泪。从衣柜里找出一件衣服,将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

    这身衣服看起来价值不菲,她不能白白拿别人的东西,还要向顾俊铭道谢。

    谢谢他昨晚上救了她。

    洗干净,用气熨斗熨平。本来是女佣做的事情,而乔梓安这个千金小姐做起来,确实那么的娴熟自然。仿佛这种事情已经做了千百遍一般。

    洗完衣服,乔梓安又走卫生间刷好了马桶,看着白色的马桶变得一尘不染,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了床上

    是的,楚佑天不但要他做一日三餐,还要让她刷马桶,他的专用马桶。

    楚佑天有洁癖,马桶必须刷三遍才会用。

    想到这里,乔梓安苦涩的笑了笑,她记得六年前的他,不是这样的

    许久,乔梓安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