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章 彻夜不归

    “这是我家。”顾俊铭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神色镇定的女人,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

    “昨晚上你喝多了,缠着我不放,我就只好把你带回我家了!”

    顾俊铭理所当然的怂了怂肩膀,又加了一句,“你身上可真香!”

    话音未落,就被一个枕头飞了过去,刚好砸中他的额头。

    乔梓安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下床,她现在在想,一夜未归,她回去该怎么解释。

    见乔梓安不相信而且丝毫不给自己面子,顾俊铭没好气的将枕头扔在了地上。

    自己怎么算也是又帅有多金的男人的,怎么到了这个女人眼里,他好像受到了打击。

    “哎,你要去哪儿?”

    乔梓安站在门口,顾俊铭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快让开,我要回家。”乔梓安有些着急。

    她要尽快的回家,不然说不定回发生什么让她难以预料的事情。

    “哎我说,我昨晚上好歹英雄救美来着,还收留了你一晚上,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不知为何,顾俊铭越是看她着急,就越是多了几分逗弄的心思。

    “快让开,快点!”心急的乔梓安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顾俊铭就往外跑。

    一个没注意的顾俊铭差点被乔梓安推的一个趔趄。

    “没良心的女人!”

    嘀咕一声,顾俊铭决定开车去送她,毕竟好人做到底。

    可是,等顾俊铭出去的时候,乔梓安已经一溜烟做进了一辆出租车。

    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不清楚,乔梓安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

    推开门,低头,换鞋。

    因为疲惫,乔梓安的身子倾斜了一下,差点摔倒,因为扶着墙才没有让自己摔倒出抽。

    揉着被闪了一下的腰,乔梓安扫视着这个现在对于她来说如同牢笼的豪华别墅。

    房间里到处是忙碌的女佣,可是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当做她是空气。

    更别说,会有那个人会过来扶她这个“楚太太”一把。

    换了鞋,想走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对面那间卧室的门,却突然被打开。

    “你去哪儿了?”

    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戾气从乔梓安的头顶穿过来,让她条件反射一般的身子一颤。

    许久,乔梓安才低着头,垂下眼帘,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没有去哪儿,只是随便出去走走,散心而已。”

    她怎么会告诉面前的男人,因为他的伤害,因为她的不信任,所以她出去买醉了。

    “随便出去走走?!”楚佑天勾起嘲讽的笑容。

    那张脸,却依旧如六年前那样俊美如筹,线条分明。“乔梓安!你把我当成傻子一样骗吗?出去散步一夜未归?!”

    乔梓安低着头,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是去和你那个情夫约会了吧!也不编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楚佑天的话,带着**裸的嘲讽,仿佛认定了,乔梓安就是那种彻夜不归,私会情夫的贱女人。

    听到楚佑天的话,乔梓安的身子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我没有!”

    眼眶似乎充满了什么温热的东西,可是乔梓安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六年前发生的事情,她可以被误会,可以不说出来,可是她没有想到,他们之间连最基本的一点儿信任都没有了。

    “没有?”男人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你倒是说说,你昨晚上去哪儿了?”

    依旧是嘲讽不屑的语气,似乎还夹杂着强烈的怒意,高大的身影已经完全逼近了面前的女人。

    瘦小的身子被笼罩在这对她来说有些恐惧的气氛中,她乔梓安很想后退,却不得不强迫自己站在原地。

    她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为什么要感到害怕和心虚。

    “我只是出去散散心,你不信我,我有什么办法?”

    强忍着泪,不让它掉下来,倔强的迎上了楚佑天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让楚佑天的心莫名的颤了一下,想要放过她。

    可是只要想到这个女人一夜未归,他整整寻找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到,现在却自己跑回来,楚佑天就感觉到气血上涌。

    向前一步,用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对上自己冰冷无情却满眼怒火的眼睛。

    “乔梓安,你觉得你这样的女人,说的话,还有什么可信度吗?”

    他最困难的时候,她一声不吭的离开,一走就是六年,现在他功成名就却又跑回来。

    这样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钱,为了身份,地位,有什么他可以值得信任的地方。

    “嘶”

    下巴传来的疼痛感,让乔梓安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张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此时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苍白,几乎接近透明。

    “放开我!”

    乔梓安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想要用力的挣脱楚佑天的禁锢。

    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楚佑天要这样对待她。

    果真,楚佑天放开了她的下巴,却将她直接禁锢在了自己的怀里。

    大厅里看到这一幕的女佣,早就识趣的退了出去,并且关好了门。

    乔梓安挣扎着,想要从楚佑天的怀抱里离开,却被她一把推到在了地上。

    “你不过是一个生育工具罢了,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音落,一把撤掉了身下女人身上的衣服,带着青青紫紫伤痕的肌肤瞬间裸露在了空气中。

    乔梓安惊恐的睁大眼睛,想要遮挡,却被身上的男人禁锢住双手。

    她拼了命,也挣脱不了。

    这样柔弱而又倔强的模样,不经意间就挑起了男人的**。

    本来墨黑色的眸,已经染上了不知名的色彩,眼底依旧是跳动着的怒火。

    “啊”

    他一个挺身,没有任何前戏贯穿的一刻,乔梓安痛到叫不出声来,整张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身子想要向后索,却被牢牢的禁锢在身下。

    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体,此时更加如同被硬生生地撕裂一样

    又是这样。

    仰着头,瞪大眼睛,她可悲地发现,自从回到楚佑天身边,她又一次被这样毫无任何欢愉可言的被侵犯了。

    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