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章 她已经结婚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几分提醒。

    “或者说,你打算和我”

    乔梓安一把从顾俊铭的手中扯过纸巾,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这才发现来来往往的人都用一种奇怪而又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

    “那你站在这里干嘛?”

    稍微清醒一点的乔梓安总算是认清了眼前的人是谁,一脸的纠结,仿佛在思考怎么哪里都能够遇见这个男人。

    顾俊铭:“”

    这个女人难道忘了,刚才要不是自己,她早就被非礼了。

    实在受不了来往人的目光,顾俊铭不由分说的拉着乔梓安的胳膊就往在走。

    触碰到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是意料之中的滑腻感,甚至有些烫手,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一路半搀半扶着乔梓安到了酒吧外面。

    夜晚的凉风一吹,乔梓安总算是清醒点了几分,不过依旧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踩着软绵绵的步伐,一走三晃,这样子成功的都笑了顾俊铭。

    本来洽谈失败心情不好的顾俊铭,此时觉得乔梓安这个样子实在是好笑的厉害。

    “你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两次相遇,都给顾俊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在面对乔梓安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要捉弄一番。

    “你的那个小单还是小双呢,怎么不在身边?”

    顾俊铭又想起了上次,这个女人为了那个小豆丁狠命拍打自己脸的场景。

    “不许你说小双!”听到小双两个字,乔梓安像是条件反射一样扑到了顾俊铭面前。

    “你要是敢对小双图谋不轨我就咬你!”摆出一副恶狠狠模样的乔梓安,不知道她这个样子在顾俊铭眼里是多么没有威胁力。

    顶多就是一只炸了,等着被顺毛的小猫。

    顾俊铭心情很好的环着自己的双臂,似笑非笑的看着乔梓安,狭长的桃花妖微挑,带着几分妖冶。

    真搞不清楚,这个女人怎么会那么在乎那个孩子。

    “哦?”顾俊铭挑了挑眉,“那我不说小双了。”

    话音感觉,顾俊铭就黑了脸,手臂上的青筋看起来十分分明。

    他都说了不说小双了,那趴在她手臂上死命咬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挣脱开,麦色的肌肤上赫然一个小小的牙印,看得顾俊铭太阳穴突突的跳。

    二话不说,捞起某个罪魁祸首就塞进了车里。

    乔梓安的脑袋一接触的柔软的东西,顺势就躺了下去,这些天的劳累,难过,早就让她处在崩溃的边缘,所以很快就睡了过去。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开车走了许久的顾俊铭没好气的出声。

    从来还以为把这个女人塞进车里,她会强行禁止自己停车呢,结果却安静的有些发涨诡异。

    从后视镜里看过去,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长长的发因为倾斜而散落下来,有几缕黏在脸上,带着几分凌乱,几分狼狈。

    话到嘴边,顾俊铭忽然就不忍心叫醒她。

    “我们不要离婚,不要离婚好不好”

    “我没有对不起你,从来都没有”

    睡梦中的乔梓安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说着胡话。

    顾俊铭皱着眉头,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梓安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原来她已经结婚了啊?

    叫了半天,也没得到乔梓安的回复,反而被乔梓安踢了一脚。

    “醉成这个样子,还真是对我很放心啊!”

    顾俊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她只能将乔梓安带回自己家了。

    这么晚了,她一个女的在外面,总归很不安全。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一处别墅停下。

    “别,你听我解释,我真的”

    车上的乔梓安还在不停的自言自语,顾俊铭看着她那略显苍白的脸,心头莫名生出了几分怜惜。

    她的婚姻应该不是很幸福吧?不然怎么会频频说出离婚的话。

    紧了紧眉,顾俊铭将乔梓安从车上扶了下来。

    将娇小的女人揽在怀里,头发上依旧是浓郁的玫瑰花香,淡淡的,很好闻。

    乔梓安晃晃悠悠的走都走不稳,顾俊铭没办法,干脆将她直接抱了进去。

    别墅里的佣人见顾俊铭抱个女人进来都十分惊讶。

    将顾俊铭放在客房的床上,明明不热,他却感觉出了一身的汗。

    乔梓安躺在欧式大床上,眉头深锁,像是做着什么不好的梦。

    可是,唯独那微启的唇,透着诱人的粉色,看得人喉头一紧。

    顾俊铭松了松领带,收起一贯玩世不恭的态度。

    “陈妈,来帮她换身衣服!”

    音落,起身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拿着消炎药进来的楚佑天看着空荡荡的沙发眉眼都是怒意。

    原本躺在这里一脸痛苦的女人,现在缺不见了。

    “乔梓安,给我滚出来!”

    他以为,她醒了,是在躲着他。

    可是,空荡荡的房间里,来来回回却只是他的回音。

    心,突然变得不安了起来。

    没有,到处都没有她的身影,让原本就不安的楚佑天更加变得暴躁了起来。

    “来人,去给我把钱乔梓安找回来!”

    痛那里都痛

    直到第二天清晨,乔梓安才醒来了过来。

    入目是奢华的欧式风格大床,低调奢华的装修风格和她住的地方真相。只是周围的环境却是十分的陌生。

    “这是哪儿?”

    乔梓安揉着发涨还有些混混沉沉的脑袋,从床上起身。

    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这里不是楚家,这是哪里?

    她记得昨晚上她是喝多了,然后被一个猥琐男人缠了上来,不会是

    想到这里,乔梓安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

    房间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了。高大英俊的男人带着几分邪肆斜倚在门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醒了?”

    顾俊铭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床上的乔梓安。

    乔梓安一脸呆愣的模样,显然已经是完全忘记了,自己怎么会出现在顾俊铭家。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

    乔梓安不是傻子,在最短的时间内已经检查了自己的身体,确定没有被侵犯,只是换了一身衣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