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章 不配做我的妻子

    脸上尽是疲惫的表情,可是眼中坚定的神采却还是在熠熠生辉,是否该选择相信乔梓安一直都是他心上挥之不去的伤痕。

    如果放在以前,这件事或许还可以勉强咽得下去,可是自从听见顾先生这三个字之后,楚佑天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对她六年间的事有任何的容忍了。

    深不见底的眸子中黯淡的光彩微微闪烁了一下,楚佑天咽了一口口水,湿润了几近干涸的嗓子。

    薄唇微微一抿,宽大的手掌直接压在了乔梓安的脖子上,巨大的惯性使得他们两个人一同栽倒在沙发上。

    乔梓安支撑在桌子上的那只手不可避免的从桌子上划了过去,将茶壶随手打翻在地。

    精致的白瓷茶壶应声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被摔成了细腻的粉末,散落在沙发的一角。

    “你放手”

    躺在沙发上的一瞬间,后背上所有的伤口似乎是被人从刀子在内部划开一样,清晰的痛感蔓延至全身。

    脑后被桌角磕碰到的伤口也嗖嗖冒着凉风,刺痛的犹如置身荆棘丛中。

    乔梓安双手无力的搭在楚佑天的手上,却还是虚弱的就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掰不动。

    “你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妻子。”

    眼前的世界突然开始变得模糊,就连楚佑天的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都没有了太多的感觉。

    乔梓安伸出自己纤细的手指,用尽全力的抬了起来,却还没等触碰到楚佑天的脸颊,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原本楚佑天的手掌并没有使出太大的力道,当乔梓安突然放弃挣扎的时候,楚佑天的眼神中明显出现了一丝轻蔑。

    一向倔强的乔梓安竟然会用出装晕这样的伎俩,未免会让人将她看低。

    可是直到楚佑天的手劲不断加大,自己的虎口用力的都开始发白的时候,乔梓安依然是紧紧闭着眼睛的时候,楚佑天才反应过来。

    渐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硕大的汗珠,从鬓角一直流到发丝间,脸上痛苦的表情迟迟不曾消散。

    楚佑天猛然想起刚才在门外听见的沉闷的响声,将乔梓安身上轻薄的衣服一把撕了下来。

    青紫色的淤痕在手臂上如同条条小蛇蜿蜒着,一直延伸到了后背,深浅不一的淤痕呈现出红紫色,在人的眼下意外的惊心。

    楚佑天抬起乔梓安的手臂,突然间有些不忍心对她用出太大的力气,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背,慢慢的将她的后背露了出来。

    原本白净光洁的后背上此刻遍布着红色的淤痕,其中几条经过一段时间慢慢发紫,尚且完好的皮肤在后背上少得可怜。

    尽管心里还是因为今天的那件事情感到生气,在看见这样的乔梓安的时候,楚佑天依旧是没出息的将自己的火气全都压了下去。

    乔梓安的身体在沙发上蜷缩成了一个小球,像是受伤的小猫暗自舔舐着伤口,**的身躯在灯光下,却不能让人产生半点**,仅存的只有满满的心疼。

    胸口积压着的怒火慢慢平息下来,最后全都化作一声叹息,从楚佑天的口中慢慢吐出,该死,我怎么会这么犯贱。

    楚佑天的眉头皱了又皱,依旧是穿上了外套走出门去,准备买一些消炎药回来。

    刺眼的灯光直射在乔梓安的面前,硬生生的将处在昏迷状态中的她唤醒。

    阳光一般炽烈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乔梓安伸出手摸了摸脑后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刚一坐起身,袭来的冷风毫无遮拦的打在了乔梓安的身体上,将她整个人冻得打了一个寒战,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撕成了碎布,丢在沙发的地上。

    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不争气的泪水就从眼眶中喷涌而出,乔梓安身手半掩住嘴巴,发出轻微的啜泣声。

    就算是看见自己昏倒,还是记得现在是自己的排卵期,用尽全力只是想让自己给他生一个孩子,这种事情,果然是只有楚佑天才能做得出来。

    **的身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乔梓安随手在床上拿起一件宽大的袍子披在身上,将自己触目惊心的后背遮挡了起来。

    尽管身体依旧虚弱的无法独立行走,却仍然是一把推开了大门,踉踉跄跄的朝着无尽的黑夜中跑过去。

    难得有一天晚上不用照顾乔小双,更加不用在别墅里苦苦等着楚佑天回来,乔梓安依旧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落魄到了现在这样一个地步。

    只有当火辣的酒精顺着喉咙流淌进去,将整条食道灼烧的发烫的时候,她才可以短暂的忘却关于楚佑天所有的事情。

    “小宝贝,怎么自己在这喝酒啊?”

    恶心到让人作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乔梓安似是因为自己难得的平静被人打扰一般,心里顿时再次沉郁了起来。

    转过头去的时候,一张写满了猥琐的脸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在乔梓安扭头的时候,还有几毫米的距离就要出碰到了他的鼻尖。

    “你管我是不是自己呢?我和你认识吗?”

    在酒吧里,这样的事情从来都不稀奇,只是从他那一双眯缝着的眼睛中,乔梓安都能看得出他暗藏着什么心思。

    乔梓安故作凶悍的对着他吼了一句,只不过猥琐的男人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话有任何的闪躲,反而是更加兴奋了起来。

    “小娘们脾气还挺大,没关系,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一阵温热在腰间传过来,乔梓安低头一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那一只咸猪手竟然就已经掀开了自己的衣服,直接搭在了那片细嫩的皮肉上。

    胃里已经存满了多到就连乔梓安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的酒精,在看见这么猥琐的一张脸的时候,翻江倒海的感觉就已经在胃里翻腾了起来。

    在酒精的作用下,大脑昏昏沉沉的似乎已经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面对这样的流氓无赖,乔梓安下意识的就想起身离开。

    只是乔梓安撑着酒吧的前台刚想站起来的时候,腰间的手猛的一用力,刚刚抬起来的屁股就再一次一沉坐了下去,而且是直接坐到了那个男人的大腿根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