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章 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四根手指尖都被深浅不一的沾上了鲜红的血迹,乔梓安却顾不得顾及这些,将手藏在背后撑在地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地上四个浅浅的红印在洁白的大理石砖上格外明显,刚才那样一撞似乎是把她的脑浆撞的混沌一片了一般。

    乔梓安用手撑住身边的桌子,才勉强没有让自己再次摔倒在地上,只是这幅模样在林成惠的眼中,也只不过是想博取同情罢了。

    “妈,你别这么说,我和佑天是不可能离婚的。”

    尽管现在这样卑微的姿态一直都是乔梓安觉得最痛苦的事情,可是她知道为了她和楚佑天还有乔小双,现在的屈辱都是必须的。

    原本脸上还是故作惊讶的林成惠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速度快到让乔梓安都没有反应过来。

    稍显粗糙的手指戳在乔梓安的额头上,将她原本就已经足够发晕的大脑戳的更加隐隐作痛。

    “还学会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佑天亲口和我说的事情还能有假?我看你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让你快走还不走,非要等我发火是不是?”

    楚老爷子还没有去世之前,林成惠也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就连乔梓安都自愧不如。

    可是自打楚老爷子去世之后,林成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彪悍的让乔梓安不敢再和她多说一句话。

    手里的鸡毛掸子猛的一抬起来,在空气中挥舞着的灰尘扑面而来,乔梓安不由得身体向后缩了一下。

    “妈你先别生气,有事等佑天回来再说好不好?”

    乔梓安突然开始怀疑,阴晴不定的这个性格是不是他们的家族传统,怎么楚家的人都是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

    “啪”清脆的一声响,鸡毛掸子的手把猝不及防的就抽到了乔梓安的后背上,发出了响亮的声响。

    后背细长一条伤痕散发着火辣辣的疼痛,乔梓安的后背不由得拱了起来,尽量缓解着身上的疼痛。

    尽管如此,乔梓安却依旧没有任何想要听从林成惠的意思,离开楚家家门的想法。

    面对着再一次即将落下来的鸡毛掸子,乔梓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落在自己面前的手把。

    击打在自己手上的时候,乔梓安突然回想起了上初中时,被老师打手板的阴影,只是这样的疼痛与落在后背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鸡毛掸子的把手被乔梓安紧紧的握在手里,林成惠猛的抽了一下,并没有抽出来,反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朝着自己的身体拽了一把。

    “现在本事大了,还想抢东西打我是不是?”

    倏忽间抬高的嗓门让乔梓安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力道一松,整根鸡毛掸子就再一次被林成惠抽了出去。

    把手边缘的毛刺在手掌心抽出的时候,乔梓安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掌心的嫩肉被划开了一道道的小口子。

    “妈,我真的没有”

    现在这一刻,乔梓安倒宁愿自己在和楚佑天对峙,至少他不会这样不由分说的打在自己的身上。

    作为一个对她无关紧要的人,乔梓安说的每一句话也只不过是在林成惠左耳进右耳出一般毫无作用。

    双手全都被林成惠束缚住,在鸡毛掸子落下来的时候,乔梓安没有任何躲避的方式,只能弯腰来尽量减小自己的体积。

    雨点一般落下的鸡毛掸子打在乔梓安的后背上,似是在伤口上撒盐一般愈发的疼痛,乔梓安却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只能死咬着下嘴唇尽力忍耐着。

    低着头闷不作声却让林成惠更加起劲,力道一次盖过一次的疼痛让乔梓安几近昏厥,每一次想要抬起头解释,就会被林成惠重重的打回去。

    开门声响起时,乔梓安似乎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转过头看着微微打开的门缝,林成惠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或许是鸡毛掸子落在身上沉闷的响声太过密集,甚至在门外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在楚佑天看着面前这样的场景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看看你的这个好媳妇,刚才还想抢东西打我,从今以后,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林成惠伸手将她刚才因为大幅度动作而散落的头发重新扎在脑后,动作优雅贤淑的一如既往,丝毫没有刚才那种泼辣的样子。

    鸡毛掸子被林成惠随手甩到了一边,似乎刚才根本就不是她在对自己出手,反而是自己在打人一般。

    重归高傲的林成惠对楚佑天甩下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了别墅,乔梓安慢慢挺直了腰板,让身体的疼痛慢慢延伸。

    既然恶人已经先告状,看似现在乔梓安并没有什么解释的必要,只是仰着头,看着楚佑天一步步向自己靠近。

    “听说,你还想动手打人?”

    乔梓安微微张了张嘴唇,终究没能说出什么解释的话,林成惠真是抓住了他儿子最大的把柄。

    就算今天楚佑天本来不想离婚,听见自己想要对他妈动手,离婚也就成了一件必然的事情。

    “你现在就认定我是这种人了吗?你就一点都不肯相信我。”

    遍体磷伤的身体疼痛的发麻,如果不是乔梓安用手支撑在桌面上,或许她此刻已经没有什么知觉瘫软在了地上。

    虚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只有微弱的气音,原本就矮小的身躯半弯着,在楚佑天的面前更加纤弱了几分。

    渐红的眼眶中却接近干涸,不同以往一般充斥着泪水,就算是林成惠下手那样狠毒,乔梓安硬是半声都没有吭过。

    “我不相信你?那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六年前你究竟去哪里和谁在一起了?是不是今天你的那个顾先生啊?”

    关于林成惠所说乔梓安想要动手打人的事情,楚佑天丝毫没有追究的准备,就算经过六年的时间,对于这件事情上,他对乔梓安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他唯一没有信心的,就是在这六年期间,乔梓安究竟有没有投入到别人的怀抱。

    “这件事情我是不会说的,而且我和顾先生什么事都没有,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在这六年间,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