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章 谁是小三?

    乔梓安知道此刻楚佑天的沉默是在等着自己的解释,毕竟在这之前每一次他提出质疑,乔梓安都会尽力皆是自己的清白。

    而现在这一刻,就算乔梓安有心解释,她也并不能找出来任何的借口来解释这个顾先生。

    “你怎么不说话了?平常不是振振有词的吗?一个人出来吃饭的你,就不准备向我解释一下顾先生的事情吗?”

    此时的楚佑天与以往比起来意外的有耐心,可在他有心思听解释的时候,乔梓安却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不知道那是谁,我就是自己来这里的。”

    脸颊倔强的扭了过去,乔梓安将视线投洒在地上,不敢抬头望向楚佑天的眸子,那样的冰冷,她看得已经足够多了。

    发亮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餐厅中刺痛着乔梓安的耳膜,一步步向她靠近。

    距离那片广阔的胸膛还不到一个手臂的距离的时候,乔梓安的眼睛不自觉的眨了一下,身体也随之向后微微倾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当楚佑天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已经产生了这样的距离感,甚至第一个想法就是要躲避。

    只不过这一次楚佑天的手再没有掐在她的下巴上,乔梓安微微扬起头,看着楚佑天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今晚回家,签署离婚协议。”

    这门婚事从一开始就是他们两个家庭一起订下的,尽管乔梓安抛弃了楚佑天独自生活了六年,可是带着楚老爷子的命令,楚佑天依旧是履行了这门婚约。

    在那句话说出口的一瞬间,楚佑天想过自己失去乔梓安,甚至要看着别人拥有乔梓安的生活,可是与其让她背着自己和其他人见面,还不如就这样放手。

    前一秒乔梓安还因为楚佑天没有对自己出手而感到庆幸,而接下来的一秒却又让她怔在了原地,毕竟无论怎样,她都没有想过会在楚佑天的口中听到离婚这两个字。

    “佑天,我们”

    乔梓安的手臂微微抬起伸向楚佑天的方向,却还没等触碰到他,就已经转过身去,手掌心一阵空落落。

    楚佑天和夏语晴离开的背影更胜过尖刀一般,深深刺痛着乔梓安的心脏,难以掩饰的失落写在了脸上。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给他们做小三被发现了吧?”

    顾俊铭将头探出挡板,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走出来,尽管没有听清他们刚才在说什么,大致却能看出来是感情纠葛。

    脸上遮掩不住的失落落在他的眼底,顾俊铭试探性的走到了乔梓安的身后,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在人意料之内的玩笑。

    小三?要说小三的话,夏语晴才应该是吧。

    以前那种卑微的姿态也只不过是在楚佑天的面前,在顾俊铭的面前,乔梓安就已经丝毫不用顾及这些。

    “说谁是小三呢?你才是小三。”

    原本想把自己身上受得起撒在顾俊铭的身上,眼眶中却还是不争气的充盈满了泪水。

    乔梓安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随意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将纸揉作一团丢在顾俊铭的身上。

    猛的一起身,将身后试探性弯着腰的顾俊铭猝不及防的撞了一下,顾俊铭揉着有些微微发红的额头,看着转身离去的乔梓安满脸诧异。

    刚才还是好好的,突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你去哪啊?我们不是要合作的吗?女人该不会是都像你一样善变吧。”

    死咬着下唇才让自己勉强忍住泪水,乔梓安用手捂住自己的下半边脸,只将自己坚挺的鼻梁以及发红的眼圈留在外面。

    将身后顾俊铭的声音熟视无睹一般,乔梓安满心想的都只有楚佑天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有心思想到顾俊铭。

    如果说善变的话,楚佑天才是这世上最善变的人,刚才就算是她出口挽留,按照他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听自己的一句解释。

    乔梓安心里清楚,没有了乔氏集团为自己做后盾之后,自己在楚家也只不过是一个并没什么地位的媳妇,就更不用提能找谁来为自己撑腰。

    原本她想等着楚佑天告诉自己他已经改变了主意,但是直到看见了沙发上坐着的林成惠的时候,乔梓安才知道楚佑天是要和自己玩真的。

    门锁声响起之后,林成惠的眼眸微微抬了起来,斜着瞟了乔梓安一眼,却还是和之前保持着一样动作,故做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林成惠一向都是最疼楚佑天这个儿子的,而楚佑天又是出了名的孝子,这一次把林成惠请过来,说到底还是认真了吧。

    “妈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去给你做饭好不好?”

    在看见林成惠的那一瞬间,乔梓安只感觉后脑倏忽间一阵发麻,舌头打了一卷,甚至连说话都不太利索。

    自从三个月之前回来,楚佑天对自己的态度就冷漠的如同冰霜,而林成惠自然也不会待见自己这个媳妇。

    不耐烦的神色还没有在眼中消散,林成惠就已经站起身,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惊讶,瞪大了一双眼抓住乔梓安的手。

    “做什么饭啊?你马上就不是我们楚家的人了,怎么能让客人做饭呢,这些事就让我来吧。”

    林成惠不待见自己已经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只是以往楚佑天在这里的时候,她多少还会有所收敛。

    乔梓安没有想到,他们两个还没有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林成惠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赶出门了。

    历经年月的沉淀,尽管已经上了年纪,可是林成惠的手劲却是大的让乔梓安无力招架,硬生生的被她一把推到了地上。

    后脑勺磕在桌角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如同千万根细针同时刺入的疼痛一般,乔梓安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后脑。

    温暖黏腻的液体沾在手上,乔梓安在触到这种触感的时候,似乎就已经能够想象到了那样铁锈般腥甜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