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章 误解

    嘤嘤的呢喃让乔梓安的心倏忽间一紧,掀开他额前贴着的碎发,在上面落下一吻。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她又何尝不想让乔小双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爸爸,自己也能和楚佑天和往常一样呢。

    六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成长到,从一个烂漫无知的女孩,变成乔梓安现在这样,经受再多苦楚,也只是咽下肚子。

    六年前那场令商界闻风丧胆的经济危机,就连最为庞大的楚氏企业也未曾避免,前有公司面临破产,后面还要应付着仇家的追杀。

    乔梓安一夜之间从一个富庶人家的千金落魄至此,只能依附在楚佑天的身上。

    刚刚检测出怀孕的乔梓安在这一场危机中似乎是所有人最大的目标,原本想在楚佑天的身边一直陪伴着他,但是却在深夜被楚老爷子叫走,连夜将她送到了国外避难。

    尽管有楚老爷子留下的财产,但是乔梓安独自一人在国外,生下乔小双,难产时身边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陪伴着她。

    乔梓安能够想象到,要疲于应付经济危机的楚佑天在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挚爱消失时要面临着怎么样的困难。

    正如乔梓安在这六年间,独自一个人抚养乔小双长大,同时还要面对他各种问题。

    “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我就没有爸爸?”

    这个问题几乎伴随着乔梓安过去那几年的每一天,在她最后一次生气之后,乔小双也开始明白,爸爸这个词已经成为他们之间的禁忌。

    尽管乔梓安对他承诺,在五岁生日的那一天,爸爸一定会出现的,但是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乔小双五岁生日就在眼前,他那压抑许久的心灵,自然开始更加活跃了起来。

    口中的呢喃仍然继续着,乔梓安转身将房门关上,回到客厅对上了洛芳菲那双满是愤恨的眼神。

    乔梓安在一瞬间将自己的视线转移,想要装作看不见洛芳菲的样子从出租屋溜走,却被她那只手一把拦了下来。

    “再和我装?你以为我看不出来,我走了之后你肯定又被欺负了是不是?”

    洛芳菲手臂抬起,将乔梓安那副纤弱的身躯压在自己的胳膊下,拎着她的脖子就坐到了沙发上。

    身为富家千金,洛芳菲还能帮助已经落魄的闺蜜,每天抽出时间来带乔小双,就已经是给乔梓安最大限度的减轻负担了。

    否则一边应付楚家,一边还要回来看管乔小双,恐怕她苦苦隐藏的这个秘密也只能被暴露了。

    “都说了在楚家的危机完全解除之前,我只能忍着,万一被他们发现乔小双的存在怎么办?”

    楚老爷子去世之前交待给乔梓安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在楚家完全解除危机之前,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乔小双的存在。

    尽管洛芳菲是一个例外,但是她对这六年间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

    “楚家现在好好的,能有什么危机,你现在每天被人压着变成这样,你难道很开心吗?”

    楚氏集团恢复正常运营的消息传到国外,已经是三个月之前,乔梓安连夜收拾行李带着乔小双回来。

    在将乔小双安顿好之后,乔梓安带着当年楚老爷子留下的婚约找上楚佑天,当即领了结婚证。

    “算了,你不用说了,我自己心里有数,现在太晚了,我还要回家呢。”

    乔梓安避开洛芳菲的目光,一把推开她的手臂冲出门去,背靠着墙面重重的喘着粗气,似乎是从一场巨大的浩劫当中刚刚逃出来一样。

    楚老爷子当年说的情况还没有出现,也就证明楚家的危机还没有解决,在这之前,乔小双身为楚家的继承人,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行至深夜,乔梓安提着长裙独自一人行走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上,疲惫的神情不可避免的浮现在脸上。

    精致的米白色礼服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夜半过往的路人稀少,偶尔会经过几个流氓,看见这身装束的乔梓安,撅着嘴对她吹了几声口哨。

    回到楚宅的时候,已经将近夜里十二点,乔梓安看着门缝中传出来的灯光,还在怀疑自己在出门之前是不是忘记关灯。

    推开门之后,乔梓安拖着曳地的长裙,从打开的缝隙中钻进去,却还没等她转身关上门,身后的门就已经被一只粗壮的手臂推上。

    面前的灯光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乔梓安抬起头时,却只能看见楚佑天那副阴沉的脸色。

    逆着光线的表情看不大清楚,但是这样黑云欲催的阵仗却让乔梓安清清楚楚吃的感受到了他的气场。

    六年以前,楚佑天身上这样的气场,大概也只会用在工作上吧。

    “你身为我的妻子,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九点结束的酒会,为什么这个时间才到家?”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来回盘旋着,让乔梓安的脑海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让他现在就知道了乔小双的存在吧。

    乔梓安侧过头去,一双眼睛的转着,在地板上来回扫视着,偏偏不敢抬起头望向他的眸子。

    “我刚才和以前的一个朋友出去逛街了,没看时间,所以回来的晚了一点。”

    乔梓安撒谎的技巧一向拙劣的令人不禁生笑,这副模样自然也已经被楚佑天看在眼里,仿佛面前站着的,还是六年前那个犯了错不敢让自己知道的小姑娘。

    俊秀的嘴唇抿了抿,楚佑天依旧没有说出那句,可以让自己这三个月以来的伪装全部坍塌的话语。

    毕竟不清楚这六年间乔梓安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他是绝对不可能率先放下自己的面子的。

    “你以为六年的时间可以让我忘了一切,你现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在撒谎,这么晚出去,是去找你这六年一直陪着你的老情人去了吧?”

    楚佑天的手掌一把掐住了乔梓安的下巴,将她的头强迫着转回到自己的这个方向,望向那一双隐隐带着惧意的眸子。

    那双有力的手不由得微微停顿了一下,在那小巧的下巴上掐出一道红印,惹得乔梓安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嘶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