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章 我为什么没有爸爸?

    尽管以前就已经见过夏语晴,但是像现在这样正面交锋,却还是第一次。

    一直缩在楚佑天身边娇小的夏语晴一瞬间气场变得强大了起来,站在乔梓安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畏惧。

    原本隐藏起来对于乔梓安的那种嫉妒全部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嘴角都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嘲笑。

    “你真以为你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至死不渝的爱情吗?如果是六年之前我或许还会相信,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失踪的那六年间,我跳槽到楚氏集团,从最基层的秘书干起,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在陪着他。”

    逼宫式的紧迫让乔梓安突然意识到,原来现在自己和楚佑天之间可能真的不剩下什么了。

    原本为了迁就自己而养成的那些习惯,在乔梓安六年后再度归来的时候都已经荡然无存。

    相反是面前的夏语晴,就连楚佑天出门想穿什么样的衣服,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了如指掌。

    刚刚做过美甲,仍然散发着指甲油味道的手指伸了过来,在乔梓安的额头上用力的戳了一把。

    稍矮几分的夏语晴站在乔梓安的面前,毫不避讳的避讳的在她的肩头处推了一把。

    “那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乔梓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原来她还可以用这样冰冷的语气来对一个人讲话,随后抬起手将她伸过来的那只手推开。

    “哎呀”。

    刚才还是颇有气势的声音,在乔梓安轻轻一推之后,夏语晴顺势就趴在了地上。

    乔梓安对于自己的手劲足够了解,只是刚才那点力气,根本就不足以把她推倒在地。

    “乔梓安你在干什么?”

    泛着阴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乔梓安的手一瞬间就停在了半空中,看着趴在地上眼眶微红的夏语晴突然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怪不得能在楚佑天的身边这么多年,果然是出类拔萃的演技。

    “佑天,我的脚好疼。”

    娇柔的如同黄鹂一般的声音响起,就连乔梓安一个女人听见都忍不住想要化成一滩水瘫软在她的身边。

    “乔梓安从你进我家门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给我老实一点,你都忘了是不是?”

    夏语晴还趴在地上没有起来,楚佑天猝不及防的冲上来,将愣在原地的乔梓安推到墙角,把那一条纤细的脖颈握在自己的掌心。

    “无论是什么事,你都不肯相信我是吗?”

    乔梓安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眼眶中的泪水依旧是不争气的滚落下来,流淌到楚佑天冰凉的手掌上。

    原来六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意,让他无论如何都不再相信那个他挚爱的女人。

    “一根墙头草,值得我信任吗?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交代出这六年间的事情,我可以饶了你。”

    暗藏刀锋的眉眼下隐藏着一颗随时准备活泛跳动的心灵,楚佑天甚至想过,就算乔梓安真的出轨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她能够坦白,他就愿意相信她的一切。

    一如三个月前,乔梓安带着行李回到他身边时的模样,对于这六年间的任何事情都是缄口不言。

    楚佑天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晃得人眼生疼的吊灯,将一个没人能看见的苦笑露出来。

    说到底,乔梓安对他还是藏着秘密,他们两个之间,永远隔着一扇无法逾越的门。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

    每一次回家,楚佑天提出的这个问题都只能是无疾而终,以至于他对乔梓安这样的表情早就已经免疫了。

    “佑天,我们走吧,我都有点饿了。”

    夏语晴的声音轻言软语的声音似乎乔梓安从来都不曾拥有过,曾几何时,她也也可以跳到楚佑天的身后,不管他是不是在工作,就蒙上他的双眼。

    尽管如此,楚佑天对她从来都不曾用过太重的语气,而现在,乔梓安就是出现在他的眼前,也只是会让楚佑天烦心。

    在楚佑天死死掐住她脖子的一瞬间,惶惶的窒息感铺天盖地侵袭而来,那样狠戾的表情,是她以往从来不曾见过的。

    冰凉的地板在身体下传送着温度,乔梓安坐在卫生间门口的地上,心情慢慢平复,只是眼眶中的泪水却已经接近干涸。

    繁琐且简陋的居民楼的出租屋外,乔梓安咬了咬牙,强撑着一副笑容走了进去。

    一眼望尽的房间简陋的让人无法形容,但是这却已经是乔梓安能给乔小双的一切了。

    门锁刚一转动,光着的小脚丫拍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过来,一直蔓延到门口。

    在乔梓安走进来的一瞬间,一个圆滚滚的小肉球便扑在了她的小腿处,像只小考拉一样紧紧抱着。

    “乔梓安你还知道回来?你已经一周没回过家了知不知道?”

    圆润的小脸上写满了不满,紧紧皱起的眉头在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粉嫩的嘴唇撅的能挂起一把茶壶。

    看见这张小脸的时候,刚才在会场的不悦一扫而过,乔梓安伸手在他毛茸茸的头上摸了一把,随后将他抱在怀里。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妈妈工作很忙,要有时间才能回来看你的吗?这个月的工作已经差不多结束了,等有时间妈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乔梓安心里却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应付楚佑天回来那几天的例行公事,就算是自己的工作了吗?

    光热的白炽灯下,乔梓安方才有些泛红的眼眶更加红了几分,尽管乔小双不曾在意,却全都落入了洛芳菲的眼里。

    指头有力的戳在了乔梓安的额头上,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似乎是不想让乔小双听见。

    已经行至深夜,趴在乔梓安肩头的乔小双耷拉着脑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着眯成了一条小缝。

    乔梓安转身将乔小双抱回房间的床上,空气湿热的让额头上的碎发打湿服帖的沾在上面。

    可爱的小脸突然间委屈了起来,嘴巴一咧像是要哭出声来,让乔梓安莫名的慌乱了一下。

    “我为什么没有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