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章 你算是什么东西

    锋利的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几乎全场的目光都被吸引而来。

    楚佑天下车后,将乔梓安一人独自丢在身后,身边挎着一个墨绿色的女人,洁白的后背镶嵌着两块精致的蝴蝶骨裸露在外面。

    “小姐,愿意和我喝一杯酒吗?”

    乔梓安看着眼前递过来的一杯红酒摇了摇头,侧过身子迈入会场的正中央。

    六年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场合,乔梓安早已经对这种事情应付不来,淡雅的颜色逐渐在人群中失去焦点。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已经破产的乔氏企业的千金乔梓安吗?”

    尖利的声音一响起来,乔梓安的眉头随即忍不住蹙了起来,一向平淡如水的脸上也不由得出现了厌倦的神色。

    白亦手中拿着高脚杯背靠在墙上,斜倪着的眼神毫不掩饰的透露出对乔梓安的怜悯之情。

    作为大学时期的死对头,白亦没少找乔梓安的麻烦,如果不是因为乔氏企业比她家里势力雄厚,乔梓安现在也不一定能好好站在这里。

    “破产”这两个字从白亦的口中说出格外刺耳,乔氏企业六年前破产倒闭,她的父母随之跳楼的消息在商界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

    白亦这样再度说出也只不过是想让乔梓安再一次受到打击。

    如果放在以前,乔梓安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可以经过时日的洗练,原本一块满是棱角的石头已经被打磨的圆润光滑。

    乔梓安将那双布满着老茧的双手在背后狠狠的攥了起来,把眼神中对白亦的愤恨隐藏住才转身背对着她。

    尽管想要装作不认识她,可是她的嗓门已经大到可以让满场的人都听见。

    乔梓安甚至能够感觉到刀刃一般锋利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其中自然也包括楚佑天。

    那样冰冷的眸子,以至于乔梓安从来没有一刻妄想过他会过来帮自己的忙。

    “躲什么啊?就说你呢,你之前和我不是很厉害的吗?现在怎么怂了?快来和我们讲讲,你最近吃糠咽菜过的怎么样啊?”

    白亦看见乔梓安向后闪躲,更加放肆的走上前去,扳着她的肩膀就迫使她转过身来,锋利的高跟鞋使得她重心不稳,朝着旁边倾斜了一些。

    “白亦你不要太过分。”

    满场议论纷纷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着,乔梓安越是想躲避,白亦的手抓的就越紧,满眼迸发着无法言说的光彩。

    好不容易让她碰到这个多年的死对头,白亦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她。

    正当乔梓安奋力挣脱着她的束缚的时候,一只手打在了白亦的手腕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莲藕般洁白的手腕瞬间就开始泛红。

    乔梓安顺势被人一把拉走揽在怀里,乔梓安第一次感觉到洛芳菲的胸膛居然也可以这么温暖。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问她的近况?我告诉你,乔梓安现在嫁给楚氏集团的总裁,过得不知道比你好多少,你就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了。”

    洛芳菲的性格一向泼辣,从大学开始就一直为乔梓安出头,同样也包括这一次。

    “你怎么来了?”

    乔梓安趴在洛芳菲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似乎是对她今天出门有些担心的样子。

    “不用怕,那小子去补习班我才来的,我就知道你这个怂包肯定会被欺负。”

    洛芳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在乔梓安额头上戳了一把,随即又将自己狠戾的眼神透射向了白亦的身上。

    这么多年来白亦都没能对乔梓安怎么样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的身边有一个洛芳菲。

    “谁知道你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看她这个样子面黄肌瘦的,也不像是过得有多好。”

    白亦在看见洛芳菲出现的一瞬间,脸色立马变得苍白了起来,脚下不停地跺着地板似乎是想要逃离。

    在临走之前却还是不忘记对乔梓安挖苦一句,只是这样一句倒正中了她的心坎。

    她和楚佑天结婚的这三个月以来,过的确实不好。

    在围起来的人群纷纷散去之后,乔梓安人不忍不住抬头搜寻着楚佑天的身影,并和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对视了上去。

    尽管乔梓安仍然是怀抱着一些楚佑天还能对自己存留一些感情的希望,可是刚才白亦在身边挖苦自己的时候,楚佑天的脚步几乎都不曾挪动过。

    在对上乔梓安的视线之后,楚佑天飞快的移开自己的视线,带着身边娇小的身躯转身离开。

    “你等下早点回去吧,万一小双放学看见没人接他又要和我墨迹了。”

    唯有在提起乔小双的时候,乔梓安的脸上才会不经意间浮现一抹笑意。

    “那你小心点别又被人欺负了,我去找几个朋友马上就回去。”

    洛芳菲的到来似乎是专门为她解决麻烦一般,乔梓安将脸上僵硬的有些发酸的表情收了起来,转头走向洗手间。

    刚一走进去,一道墨绿色的身影正在镜子前涂口红,让乔梓安的脚步忍不住停了下来。

    这个女人她在六年前也是见过的,当时还只是乔氏企业的一个小秘书,追求了楚佑天那么多年都没有结果。

    只是乔梓安没有想到,时至今日她们两个却调换了角色,原本站在楚佑天身边的自己,也只能看着夏语晴在他的身边。

    今日洗手间的一瞬间,乔梓安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要离开,刚刚走了一个白亦,就又来了一个夏语晴。

    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搭在乔梓安的肩膀上,让她无法继续挪动脚步。

    “都来了就进去吧,可别因为我就不去了,现在我给你让地方,你是不是也应该把佑天身边的地方让给我啊?”

    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乔梓安就已经隐隐料想到她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放肆到直接对自己说出这种话。

    “我们的婚事是楚老爷子定下来的,你以为说让地方就能让?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的感情,别以为你现在这样就算是得志了。”

    乔梓安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声音,尽量不让她听出自己嗓音中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