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章 别让我看见你

    如水的发丝顺滑的流淌在乔梓安精致的侧颜上,菜刀沙沙声清脆的切断手中的蔬菜。

    耳中呢喃着一句句“梓安,梓安”,楚佑天的声音温柔的好像一如六年前不曾变过。

    微微勾起的弧度在嘴角绽放开,乔梓安手下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仿佛脑中幻想着的就是真相一般。

    “想你的情夫了吗?笑得这么开心。”

    冰冷的声音随即打破幻想,强硬且没有任何感情的怀抱瞬间向乔梓安袭来,手中的菜刀“哐啷”一声落在菜板上。

    楚佑天的声音蛮横的不容任何一句反驳,乔梓安心里清楚,这段进行了无数次的对话,自己无论解释了多少次,他都不可能会相信的。

    “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啊?”

    幻想被现实打击的重重破裂之后,乔梓安在自己的嘴角强硬的牵扯出一个弧度,让自己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憔悴。

    楚佑天的头搭在她已经有些发酸的肩膀上,沉默不语的模样让她恍然间想起,今天好像是自己的排卵期。

    带着些许心酸的苦笑了一声,乔梓安微低下头,用牙齿咬住下唇,强忍住自己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宽厚却又不带有任何一丝温度的大手揽住乔梓安纤细的腰肢,将她一把抱起,将餐桌上的东西一扫而过。

    冰凉的桌面在乔梓安的身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温度瞬间传送到了她的后脊,将身上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已经这么久了你都没能怀孕,你以为我是真的想你所以才回家的吗?”

    冷若冰霜的眸子锁定在乔梓安的身上,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忍不住让人感到心寒。

    看着这副熟悉的面孔,乔梓安倒是希望自己在六年前就过完了这一生,也不至于让自己再这样痛苦下去。

    被咬的苍白的下嘴唇泛出微微的血色,楚佑天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避开了原本想吻上去的唇。

    乔梓安的沉默只会让楚佑天更加心烦,原本这桩自幼定下的婚事是让他惊喜不堪的,但是六年前那一件事之后,乔梓安在他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依附在自己身边和其他人没有区别的女人了。

    早已不复细腻的手指抓住了楚佑天正在扯着她衣服的手掌,乔梓安的眼眶微微红润着摇了摇头。

    已经慢慢生出老茧的手指在他温润的手掌上摩挲了一下,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乔梓安依旧是绝望般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任由“撕拉”一声,身上的衣服被楚佑天扯开,依然细嫩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交往三年,除去乔梓安失踪的那六年,两个人结婚也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而这三个月内,楚佑天一共只回来过三次,而且都是赶在她排卵期的时候,说到底也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吧。

    乔梓安合上眼帘,有些不忍心去看这张挚爱着的男人,现在却以一种接近愤恨的方式蹂躏自己。

    胸前饱满的雪峰被他捏在手里反复揉搓着,已经严重变形到有些红肿。

    健硕的身躯在乔梓安的身体上来回伏动着,没有任何前戏与情话,突如其来的撕裂感充斥着她的整个身体。

    暧昧的空气回荡在稍显空荡的别墅里,愈发粗重的喘息声来回游荡着,营造出一个充满**的氛围。

    这样尚且只能叫做是交合的行为让乔梓安除了疼痛没有任何感觉,却也只能在楚佑天的身下承受着。

    紧咬着嘴唇,甚至就连一声轻呼都不敢发出,直到他将尽数的炽热都播撒进她的身体。

    在楚佑天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后,突如其来的空虚感侵袭着她的整个身体,愈发的疼痛从下体一阵阵传来。

    乔梓安躺在已经被自己的体温捂热的餐桌上喘息着,凹凸有致的肌肤上青紫色的淤痕若隐若现。

    “起来穿衣服,今天晚上有一个酒会,主办方是你爸以前的下属,点名让你过去。”

    楚佑天很快恢复好了原本的神色,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一丝**之色,淡漠的瞳孔一如既往的瞥到乔梓安的身上。

    “好,我等一下就去穿衣服。”

    如果不是因为有人点名让自己去的话,楚佑天又怎么可能把自己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妻子带到那样的场合呢。

    地上已经接近零碎的衣服被楚佑天踩在脚下,乔梓安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仍然是用双手护住胸前,**着走到了楼上的卧房。

    纵然乔梓安犹豫着,但是楚佑天看似丝毫没有任何想要将实现移到她身上的打算,只是对着镜子独自整理着领带。

    同样在卧房里,乔梓安对着镜子中苍白的面孔,练习着自己已经有些生疏了的笑容,六年前开始,她就再不能同往常一样了。

    在那之前,乔梓安不像现在只能做个落魄千金,就连出门都要看人的脸色。

    六年前的楚佑天对她也是百依百顺,就算她只是微微红了眼眶,楚佑天也会心疼的将她揽在怀里。

    乔梓安低下头轻叹着苦笑了一声,随后将自己许久不曾穿过的礼服从衣柜里拿出来。

    米白色的蕾丝边底暗藏着乔梓安洁嫩的肌肤,将本就白皙的肤色衬得刺眼。

    尽管过了六年,但是再次穿上礼服,腰肢纤细的一如当年,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紧致的礼服的勾勒下一展无余。

    瀑布倾斜而下般的长发在后肩散落下来,在肩头的位置零星散下几缕碎发。

    在看到乔梓安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一瞬间,楚佑天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是回到了六年前。

    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沧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般天真烂漫,就像他们之间的感情,再也不回去了一样。

    “坐在后座,别让我看见你。”

    楚佑天躲开乔梓安伸过来想要为自己整理衣领的手,侧过头去转身离开了别墅。

    对她那种嫌弃的神色依旧是毫无遮拦,尽数全都落在了乔梓安的眼里。

    路边的风景对乔梓安来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在楚佑天不回家的那二十九天里,乔梓安每天也只有这些路边的树木能与自己作伴,甚至已经清楚哪一棵树旁长有杂草。

    “下车,晚上你自己回家,我在外面住。”

    这样一句话在乔梓安听来已经有些麻木了,毕竟自己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用来生育的附属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