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不气盛,叫年轻人吗

    二百万,钱不算多,但从陈昊的手里捐赠出来,在梅城的效果就是两千万的效果,意义不同,当天下午的采访,这二百万还被拿来说事,当天晚上这件事传开之后,陈昊整个人的形象,被拔高了很多,家乡人民焉能不支持自己身边的艺人,艺人能够心系家乡建设发展,更是得到家乡人民的喜爱。

    钱,实际上是不如无偿为家乡建设代言效果来得猛烈。

    这边陈昊从采访下来上车,陈刚就告知于他,齐敬远来电话了,事情,解决了。

    是的,短短一天时间,这场孕育了半个月的明面背后双刀齐下的局,就被强势破掉,可以说是摧枯拉朽,齐敬远顶了一天谁面子也没给,陈昊这一天声名大振成了城市的名片。

    两人的强硬,在莲泉村那边也有人配合,陈远平作为村支书,陈昊又是村里的骄傲,有人欺负到咱们村里人的头上,全体村民是齐动员,今天到镇上的人比昨天还多,很多在市里的村民都赶了回来,一大早,足足一千三百多人,就沿着街道两旁站立。

    真的涉及到儿子了,陈远平不方面再出面,乔新梅这样一个平日里的老好人也不管不顾了,直接就到派出所,往那一坐,我就看着这帮家伙,等律师来,等这件事走上真正的程序,而不是谁想打个招呼,人就被放了,那绝对不好使。

    背后有一千多名老乡支持,这股压力传到了上面,当时陈昊正在接受采访,专门有人找到了他,希望他可以劝一劝家里人和村里人,这件事已经轰动了梅城,再持续下去就不是莲泉村的人了,到时候所有梅城属于陈昊的粉丝,都会集结过来,到那时就彻底麻烦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帮想要跑到陈家来抢劫的家伙是冲着昊子而来的小道消息,在网络上传来,别人可以忍,他的粉丝忍不了,附近城市的人都在张罗着马上启程,现在需要昊子家乡那边的粉丝先站出来,我们不惹事,我们只是希望给我们家的昊子一个公平公正的机会,而不是少数人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陈昊发了一条微博:“事情已经完满处理完毕,让大家担心了,请大家放心,没事了。”

    从省城和网络上伸过来的触手,收了回去,他们本就没有直接出面,此时此刻需要做的就是撤退,既然弄不了那就赶紧走,弄一身-骚-可以了,再不走事情会闹得更大,一旦失控,以陈昊公众人物的身份,必然会闹出更大的风波。

    至于那些被扔下来的人,对不起了,哥们,现在逃跑这趟列车根本没有你的位置,老老实实在梅城待着吧,至多是被踩乎几下,伤不了筋骨。

    齐敬远是老油条,陈昊也不是省油的灯,没用别人提醒,直接开始收割战果,对他而言最大的一块肥肉就在嘴边,毫不客气,不等对方先开口,在采访完返回工作室的路上,直接就打电话:“叔,我要这造纸厂,我钱都捐出去了,至多出一千万。”

    齐敬远在电话那头是呵呵直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年轻人怎么可以胃口不大,好,还有一年时间,你叔陪着你,让那方顺从梅城名人的行列中,滚出去。”

    陈昊不需要知道后面那些人会给方顺方老板拿多少补偿,那些对他都毫无意义,他只需要知道,此时此刻被关着的那帮小家伙,就值一千万买造纸厂之外的差价。

    一个破厂子,按说只是买地的价钱,因为方顺投入了不少钱翻新改造重新修葺,加之陈昊出名了这里也出名了,地价也上去了,这才有了一千万之外的巨大差价。

    这笔钱,就是那帮小家伙的价值。

    都不是香江的那帮小混混,为了大哥为了上位就敢去顶雷,一个要真的被关几年,首先他家里的人就不干,这不是一个两个,十几个,陈昊就是用这差价去隔空问一问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你觉得,他们如果真的被关起来了,你需要拿多少钱?到那时,就不光是钱的事情,你线下的工作室将会彻底身败名裂。

    陈昊十分钟之后,回到工作室,一进院子,就看到了方顺那辆奔驰车。

    往日里,这辆车子在,方顺在,都是笑在一起,吃在一起,下面的员工和主播们交流在一起,真要有时间啊,陈昊还会帮衬一下方顺麾下主播,之前一直都在传,这个公司和公会都有他的股份。

    再看这辆车,只能是暗自在心里感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陈昊连想要问一问方顺为什么的心思都没有,径直走进了LOFT,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方顺和他女儿方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方顺也算是光棍,也有一股子狠劲。

    刚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人都傻了,第一反应就是陈昊脑子有病,你想什么呢,造纸厂那块地值多少钱,我一千万卖给你?一转念就明白了,只能是暗自叹口气,这种事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不然怎么办,到处去喊,将一切都推到那些大哥的身上?

    做过多年生意的老板,自然不会放这样幼稚。不自己扛,损失只会更多,自己扛,还有可能少损失一点。跟陈昊蜜月期结束成为敌人?那都是后事,眼前,这块已经被炒起来的地方,注定不能属于自己了,不然,自己就需要负担十几个人损失自由和青春的代价。

    方顺的女儿本来想要说些什么,现在也不说话了,眼神中带着恨意,人都如此,明明你先对不起人家,却不准人家还手,还手就恨。

    方顺站起身,也给予陈昊以回应:“给我一天时间收拾,明天日落之前,签合同,我把地方给你。”说完,伸出手,最后一次以绅士的告别,完成彼此之间最后一次的友好接触,他-日-再见,必是不死不休。

    陈昊也伸出手,没有半点惧怕未来树立一个强敌这种事,不卑不亢的与方顺握了握手:“我们,也不追究了,你可以捞人了。”

    不是直接抹平这件事,是你方老板找人正常将他们从里面带出来,这个过程,可与我无关。

    方顺眯了眯眼睛:“年轻人,很气盛吗?一点不留余地是吗?”

    陈昊微笑:“不气盛,叫年轻人吗?”

    方顺没说话,走出了LOFT,所有人谁能想到,就在不久之前,大家还一起吃宵夜,举着啤酒喊着我们明天会更好,短短时间,形同陌路势如水火。

    方顺走后,连夜,就有人开始将这里的东西搬走,包括门卫的几名警卫,也被通知你们下岗了,所有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接到了电话通知,此刻没在岗在家里的人接到消息都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东得到陈昊的命令,给警卫安保都打了电话,你们要留在这里那就继续干,天子变了,这地方还得要,留下来的,一切照旧,每个人每月涨二百块的工资,警卫管你谁是老板,给我照常开支还涨钱,工作方式没变,多好的一件事,一个没走,全部都留了下来,确保了方顺和他公司离开之后,这里的基本运转。

    事情解决了,陈昊赢得的筹码就是那在里面关着的十几个大活人。

    按照律师的说法,打赢这场官司该不是什么问题,关键就是证人不反水,那基本就是板上钉钉,偏偏这个证人反水这件事,在莲泉村更是不太可能发生。

    这批筹码,为他换来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产业,哪怕是树立强敌,哪怕是腰包被掏空,他都觉得这才算是真正的双脚落地,拥有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产业,纵然未来输掉一切,至少我曾经拥有过。

    除此之外,一切,都只是无形之中的力量,你即便知道是谁又能如何……

    陈昊踏进了‘糖果’的大门,相当一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旧跟他热情的打招呼,关心他家里怎么样,有朋友圈,都知道他家里发生了什么,有人冒充粉丝试图抢劫,更深层次的,他们并不知道。

    敲门,进屋,面对着脸上挂着几分尴尬表情的大海,陈昊区别对待了:“海哥,以后我可能要拍戏了,太忙了,没什么事也就不过来了,我们当初一时戏言还分红,以后可不要当真了啊。”

    “哦,啊,好。”大海没跟上这节奏,他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却发现人家根本没打算跟自己撕破脸皮,弄得极其尴尬,。

    “好的,海哥,我就先走了。”

    “慢走。”

    这时候的大海是反应过来了,不想树敌吗?那是你能躲的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当他看到陈昊没有撕破脸皮给彼此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时候,其实内心也是欣喜的,暗自长出了一口气,玛德,被坑惨了,好在,只是见面一次,不然还真觉得很尴尬。那帮废物,喊着进攻,进攻的时候没看出有什么水准,这失败了撤退,一个个却都是行家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