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先要忘却自己才可做演员

    到了现场,吴京很给面子,停下了整个剧组的运转,给大家介绍陈昊。

    反派雇佣军头目弗兰克,女主角卢靖姗,达康书记吴刚,一众配角也都过来跟大家认识一下,陈昊将自己当成一个纯粹的新人,实际上在大家的眼中他也确实是一个纯粹的电影圈新人。

    《二龙湖昊哥》是网络电影,并不被整个电影圈承认,但虽说是新人,陈昊现在可不是一点知名度没有了,这帮演员回到国内,上网就很容易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消息,名气很大,也因为这名气,大家将其当作了本片的另类花瓶,是投资方为了宣传为了粉丝而找来的年轻偶像,要的就是他票房号召力,之前还有人在聊将‘卓亦凡’的戏份消减,能起到花瓶的作用就好,你不能奢望他能够配合你一直完成两段大规模的战斗,尤其是最后的大决战,吴京是当之无愧的画面核心,但吴刚和陈昊的两个角色,可是他身旁的重要组成部分,拍不好,吴京拍的再好整个画面也不好看。

    面对这种建议,吴京始终没表态,只说等人来了再说,现在陈昊来了,是骡子是马,我验证过了,你也要让大家看看。

    根据陈昊的身材,剧组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服装,同样的衣服四套,破损程度不同,便于不同阶段拍摄,对于陈昊的造型,安排的是第二天,陈昊自己示意现在就可以开始,外面大家还在一遍遍的演练,他在化妆车内,已经开始自己进入剧组后带给大家的第一次震撼‘演出’做准备。

    半个小时,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陈昊就从车内出来,走到了剧组人员之中,在大家的关注之中,他根据自己对剧本的理解,表现出三种状态,实际上这是他好几个夜晚摸索出来的感觉。

    没有专业的学过,不是天赋异禀的演员,还好在他的身边有一个陈刚,通过陈刚的叙述,呈现出另一个世界里的残酷,陈刚所经历的,与这部戏的内容,至少在情感脱变上是能够切合的。

    从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觉得自己练的可以了,足以应对各种环境了,走出国门,看到了真正的残酷,那种对心灵的冲击颠覆了他以前所有的认知和骄傲,曾经以为自己很棒的东西原来是那么可笑,那种心理落差,即便是现在讲起来,陈刚都觉得是一种人生宝贵但又可笑的经验。

    毕竟天赋异禀,毕竟内心彪悍,短暂的压抑之后就是爆发,爆发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成就了今天的陈刚,经历过腥风血雨的陈刚。

    过去,陈昊没问过,兄弟俩心有灵犀,陈刚也就没说,倒不是隐藏有什么不能说的,而是没有什么说的必要,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刚子在我身边,我们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体验生活享受生活,这就足够了,非得将过去扒出来去体验一下酸楚,没必要,你也不能回到过去,代替他去经受这一切。

    而今是用得到,陈昊拿到剧本之后,陈刚也看了看,他给予肯定的评价,如果画面拍好了以电影表演形式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肯定会很精彩,现实,要比这剧本里的内容残酷多了。

    卓亦凡这个角色,以这部戏承载的故事来看,足够丰满了,三个阶段的蜕变,一步一个阶梯成为一个强悍的战士,所需要的心理历程,正好在陈刚身上发生过,陈昊也是得到了最大的助力,让他在表演上面最弱势的地方,拥有了直接跨越这角色的制高点,不需要再去揣摩,陈刚呈现给他的心路历程,已经要比编剧想到的还要好。

    刚走出来面对大家的卓亦凡,意气风发,那是一个富-二-代-伪-军-迷-的强势跋扈,认为自己拯救了这一厂的人,没有人敢来侵犯自己的领地,在这里,要远比在国内的生活刺激多了,这是战争,我正在一定程度的参与进来,甚至主导了一小片区域的局势,那感觉,太美好了,面对着突然驾临的冷锋,他所表现出的是自信,是嚣张,是跋扈,是强势,是一种我是主人的姿态。

    这种状态,给了大家惊喜,却也很快释然,这时候的卓亦凡还是个普通人,跟现实里的大众并没有太大区别,很多生活优越的家伙都是这样的姿态,脑子里有着老子就是天地的强势,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又向前走了几步,陈昊走到了人群中间,站到了吴京、吴刚等人的面前,闭上眼睛,几秒钟之后,睁开眼睛,那是一种觉得自己认定的东西被打破的惊愕,一个觉得自己很行的,结果却是一个让属下都说自己别吹牛的人,真正面对血腥,面对死亡,过去觉得自己强的地方原理来是那么的可笑,一切,都只是自己在臆想而已,一切,都不过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而已。

    世界观被颠覆了,原来战争是这么的残酷,原来自己是这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在惊愕之后,是不甘,是一个骨子里强悍的男人,终于看到了自己脆弱一面之后的不甘,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也不会是这样的人,我会变得强大,我必须强大,我不能是一个懦夫,不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不在触底后死亡,就在触底后爆发,卓亦凡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如此,从小生活优越对军人感兴趣,之前说他是伪-军-迷,是说他徒有其表,但这些年卓亦凡所去学习的东西可都是正儿八经的东西,射击、战斗之类的,差的就是他不曾见过真正的战场不曾面对过真正残酷的血腥,一旦面对了经历了,骨子里有那么一股劲,能够爆发出来,他曾经所学的一切战斗技巧射击能力,都将会在绝境中以最快的速度变成他的身体本能,直接在绝境之中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这个过程的演变,戏里是不会给陈昊太多时间,可能就只有几个情景的对话,几个特写的眼神,他要将整个变化以观众觉得合理的方式呈现给大家,考验的就是表演,陈昊表演功底不足,系统给予他的也只是喜剧表演能力,好在他有如同亲身经历的传授,才可以很好的将这一段爆发演的非常好,周遭的人都收起了轻视,看着他从人群中间走出去,随后,就看到他捡起一把道具-枪,整个人动了起来,穿着特种作战的服装,端着枪,做着战术动作,尽管没有配乐没有灯光只有他一个人,但那状态却是非常好。

    之前是公子哥,是颜值担当,是偶像票房,那从陈昊动起来,大家这些印象就强制消失,不服不行,人家那一套动作,那整个身体素质展现出来的状态,比很多专业都要专业。

    “你妈没告诉你别欺负熊孩子吗?”

    剧本中的一句台词,乍一看是搞笑担当,当初设计这个的时候也多少有些隐喻,吴京觉得拍好了会有喜剧效果,也给这部片子多一些别的味道,让大家稍微放松一点,不要一直紧绷着。

    但此刻,由陈昊说出来,吴京就觉得有那么一点点怪怪的,整晚的工作结束回到宾馆房间,他才想明白究竟为何,实在是陈昊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已经要比吴刚老实还要更铁血更军人了,这个角色设定不是这样,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吴京在梅城看到陈昊,就觉得认识晚了,早点认识,都可以给他一个大反派的角色,两个人要是对手戏,肯定会非常过瘾。

    第二天一大早,陈昊起来晨练,跑步的时候碰到了吴京,为了保持身体状态,吴京必须要在方方面面强制要求自己,不能有半点松懈,不然他也不算是年轻了,再那么拼下去,真心没几年戏可拍了。

    “卓亦凡这个角色,你觉得在剧中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跑了半个小时,休息的时候,两人坐在花坛旁,吴京开口向陈昊询问,他希望关于角色的最终答案,是大家都认可,而非一方的强制或是任性。

    “导演,是不是我身上正儿八经的东西太重了?”陈昊昨天睡的很晚,回来之后就一直看剧本研究角色,之前的表现固然为他赢得了大家的掌声,但这些掌声带来的却不是轻松,而是更加重的责任。

    “我,吴刚老师,你。三个人,要不要重叠?”

    “我懂了。”

    “昊子,认识你,认识晚了,不然我觉得反一的角色,你更合适。”

    陈昊笑了,向前扬了扬下巴,示意再跑一会儿,吴京哪里肯示弱,来就来,谁怕谁。

    这一次,两人是冲刺跑……

    一边跑,脸上带着笑容,脸红脖子粗代替了狰狞的痛苦,这样有一种不知名的知己感觉,能不笑吗?

    宾馆内,有一些起来晨练的人,看到这两个人,心中不禁暗道,以前是一个疯子,现在不会是两个疯子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