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八十一章 什么叫雪崩砸头

    沉默,静观事态发展是陈昊目前唯一能做的,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有用的,对于社会的残他早已经是轻车熟路,面对挫折,不能说是轻松如观看木偶戏,却也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将情绪外泄。

    面对着两位大人物的提议,那英抿抿嘴,她有自己的底线,摇摇头,语气中透着一个大姐大应有的担当:“周主任,孙导,是我主动跟昊子邀歌的,这首歌如果要唱肯定是我们两个首唱,如果春晚他不能,那这首歌就不在春晚了,我们制作出来,直接拍摄,发单曲。”

    那孙导明显跟那英很熟,知道她什么脾气,不等她彻底下定决心,阻拦道:“老那,这首歌我们都承认很适合春晚,立意也很好,正适合在那样的时间段呈现给全球的华人,你不要任性,这件事最后容不得你们做主,要有牺牲奉献的精神,为了更大的目标。”

    转而对着陈昊,摆出一副语重心长我为了你好的模样,开口说道:“昊子是吧,你是新人,才刚刚步入这个圈子,有些事情你还不是很清楚,春晚有春晚的规则,那是全球华人的年夜饭,我们要考虑到更多人的喜好感受,你这首歌很好,我们会给你在词曲作者面署名,让更合适的人去唱,也等于是给你在做宣传,你知道吗?每年有多少好的原创歌手为了春晚这个大目标做出牺牲,远的不说,李健知道吧,他也有好几首好歌,不也都奉献出来了,懂得牺牲,是有回报的,你该明白我的意思,这件事我们会联系你的经纪公司,如果你愿意,可以推荐你参加我要春晚的节目……”

    这位孙导演的口才很好,软硬兼施,话语之中既是大棒又是甜枣,既是吓唬又是安抚,终极目标就一个,你小子放弃演唱的机会,我们会在别的地方给你补偿,抱朝廷台这个粗大腿,对你这样的新人而言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千万不要不识抬举,要是得罪了朝廷台,以后你小子可是寸步难行,要懂得取舍,要懂得牺牲,要懂得什么是你现在不该得到的,别去羡慕别的新人有春晚的机会,那是人家不是你,知道那都是什么背景吗?

    陈昊始终都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保持着该有的礼貌,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看着你,四目相对,那孙导演再无耻,盯着陈昊那双眼睛时间长了,陈昊眼中那别样的清澈,让他有些受不了,不自觉的语气有了一些变化,开始有了带有质问口吻的反问:“你明白了没有?”

    “你懂了没有?”

    “牺牲精神知道吗?”

    “一个不懂得变通的年轻人,在这个圈子是走不远的,知道吗?”

    那英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就觉得是孙导演在欺负陈昊,出言阻拦:“算了吧,周主任,孙导演,我们还是吃饭吧,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她这话一出,那孙导演皱了下眉头,而那位周主任,眯着眼睛,将自己的眼镜摘下来擦了擦,一开口,就让整个包间内的空气凝固,比起之前言语的杀招,这就算是直接核武器了。

    其实陈昊在拿到这首歌之前,还真就没有想过春晚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好好努力直播,让自己的直播事业好好发展下去,那么多的粉丝支持着自己,也有资金,也有条件,我能不能成为演员不是别人说的算,我自己投资自己拍,自己给自己当演员的路,这没有谁能够阻拦我吧。

    所以即便是拿到了这首歌,他心里有了想法,也没有那么的渴求,不走这条路有损失但还没有损失到让他妥协的地步,别看这孙导演说了半天,他没有直接开口打断的唯一原因就是不愿意真的交恶对方,不是怕,是觉得没有必要,朝廷台是很恐怖,可你一个朝廷台的导演,还不至于让我害怕到必须听从你的号令。

    他是打算软处理的,不点头答应,我也不会公开拒绝你,离开这里,这首歌我怎么用,还是我说的算,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放出来的大招竟然可以这么无耻,或许无耻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了。

    周主任擦着眼镜,看似轻描淡写,但每一个字,都是造成包间内空气凝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首歌,可以署你的名字,也可以不署你的名字。这首歌春晚用了,就这么定了,不需要再讨论了。”

    不仅是陈昊瞪大了眼睛,那英也是瞪大双眼满是惊讶,这种事,她经历过,也知道庞然大物真要做,这个哑巴亏你还真要吃,但你周主任,能代表这个庞然大物吗?

    周主任又转了一个弯,将强势的态度透露出来,再给你一个台阶下,如果你知难而退,他也少了一点麻烦。

    “小陈啊,你要知道,多少词曲作者都渴望着能够有一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春晚的字幕,这首歌质量不错,唱红了,你的名字会有更多人知道的,这就很不错了,你明白吗?”

    陈昊还没等开口,这周主任的最后一句前倾身体带有最后通牒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包间的门被直接推开,丝毫没有敲门礼貌的意思,推开门的人注意力根本没在包间内,而是一边和别人说这话,一边很随意的就把保健们推开了。

    包间内的人都是下意识的很不舒服看过去,谁这么没礼貌,饭店的服务人员也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一眼望过去,那周主任就一个激灵,瞬间就站起了身,像是学生突然间看到老师一样,瞬间一个变脸,满脸堆笑,迅速从桌后绕出来,伸出双手,快步走向走进来的人:“哎呦喂,井少,这是哪阵风,把您给吹到这里来了……”

    走进包间的正是井天林,传说中最近最是炙手可热的小黑胖子,哪怕是那些底蕴很深觉得他暴发户的世家子弟,也只是敢在背后说一说,当面,没人愿意去得罪这位父亲一年一个脚印向走的新贵独子。

    井天林不是自己进来的,还有一个看年纪觉得二十七八,但看风情觉得三十出头的旗袍女子,陪着他一起进来,并且不管是当着谁,都不回避与井天林的超出普通朋友的亲密关系。

    井天林看了一眼周主任,要不是刚才进来之前做了功课,还真就不认识他,只觉得有一点眼熟,不过以他聪明低调的处事方针,就算不认识,也不会故意眼高于顶,也会点个头,表示礼貌。

    “周主任啊,没事,我兄弟来燕京,我得陪一陪,他非要跑你们这喝酒,我这正好就省了一桌。”井天林看似玩笑的话语,就像是一次小规模的雪崩,直接劈头盖脸的砸在了周主任的头。

    兄弟,来燕京,我陪,他跑到你这喝酒。

    这些信息瞬间就在周主任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形象,这形象在一分钟之前还是他觉得随意宰割的小人物。

    那风情能让男人都恨不得一亲芳泽的女子,拍打了一下井天林的肩膀:“少胡说,还少你吃的。”

    井天林呵呵笑着,直接向前几步,直接用手臂搂住陈昊的脖子,这时候陈昊是坐着的,不然以他们俩的身高差距,井天林是做不了这个动作的。

    “昊子,你嫂子,方采儿。”

    “这是昊子,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不是喜欢看他直播吗?”

    井天林这一介绍,那边周主任后背一层白毛汗,他太知道这位井少了,他不会轻易惹事,也不会轻易得罪人,可他要是做什么,必然是秉承着他父亲的风格,雷霆之势斩草除根,这爷俩在燕京都有过展示,都是胜利者,且对手无比凄惨,而这之后,依旧是步步高升。别看井天林是暴发户,周主任宁愿去跟那些底蕴很深的几代子弟打交道,都不愿意得罪这位。

    “小嫂子好。”

    陈昊心里打了个转,他跟邝大少和天哥接触的时候,都没有跟井天林接触的时候谨小慎微,所谓兄弟,那只是对方觉得你这小家伙有点意思,愿意跟你接触,而不是你就可以真的以兄弟相称。

    就这一句称呼,他都是想了一下才说出口。

    不是嫂子,是小嫂子。

    井天林听了之后是哈哈大笑,方采儿则捂嘴轻笑:“呦!还是个七窍玲珑心。”

    是啊,这回答是冒了一定风险的,但陈昊觉得,这符合自己做人的原则,所以就这么称呼了。他见过庄雪晴,也有过接触,庄雪晴和井天林已经确认会成为夫妻,虽说没有真正教过庄雪晴一声嫂子,此刻,称呼方采儿一声小嫂子,算不得站立场,只是一种态度而已,你井哥拿我当小兄弟,我这个小兄弟就必须有小兄弟的身份立场和态度。

    你能想象吗?这边井天林哈哈大笑拉着他入席坐下,那边方采儿让服务员进来了珍藏的两瓶酒,然后就在那英身边坐下跟她聊天,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过后,陈昊竟然收到了一条微信,来自庄文文,当初加过微信也没有什么联系,这时候突然来了一条信息:“我姐明天请你吃饭。”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