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一山还有一山低

    陈昊也没有想到,不过三个多小时,竟然接到了吴京的亲自回复,他马上打电话给公会,让公会派专业人员和陈刚一起,与《战狼2》剧组进行正式官方接触。

    作为一名艺人,陈昊的自由度,绝对算得上是最高的了,别的艺人都是经纪公司给找一些剧本,有的人还有挑选的权力,有的连挑选的权力都没有,只要能赚钱就行,管什么本子呢。

    公司这边没有给安排剧本,反倒是陈昊自己,在排满的日程里,还给自己找了一个配角的角色,公会那边得到消息,第一时间马上集合数个人的力量去查询关于《战狼2》剧组的消息,他们首先要确保目前当家一哥选择的影片,是否具有正面宣传效果,进入这个剧组对陈昊未来的演艺道路有没有帮助,拍这部片子到最后能不能给他增加足够的知名度?

    陈昊在艺人歌手这个身份是新人,但这个新人的身份在欢聚时代公会,却是全部,他在这里享受的是超级大咖的待遇,他所作出的决定,从上到下现在都要谨慎对待,除了天哥之外,目前就算是执行会长阿南,做任何事下任何决定,都要先考虑一下陈昊的感受。

    台柱子。

    整个欢聚时代最大咖的主播和艺人。

    乐乐五神之一。

    五千万的粉丝关注度能给欢聚时代带来什么,所有人都很清楚,伴随着乐乐开启了直播间双向连麦,不再需要主播关闭直播到对方直播间连麦,自己开着直播,直接就可以和同样开直播的人连麦,双方都不耽误收礼物,都不耽误自己在直播间的直播状态,这模式一开,酱油团是彻底成为过去式,同时,大主播的商业价值也就被再一次拔高了一些,大主播连麦你小主播,给予你的可就不是让自己直播间的游客粉丝给你点点关注了,而是全方位的以我大主播的覆盖角度帮着你宣传一下,以后大主播连麦任何一个主播都需要考量一二,不是谁都可以连麦的。

    在很多人看来,院线电影,制作过亿的片子,找一个网红演男三号,那绝对是抬举你了。

    可这在欢聚时代公会的策划团队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不是觉得自己的主播有多么牛掰,是要考量陈昊在粉丝中的形象和价值。都说二十美元是粉丝对于偶像衍生产品最恰当的消费水准,像是专辑、海报、电影片、音乐付费这些,价值都不足二十美元,基本上要是一个艺人的粉丝,对这类消费都不会吝啬一定会力挺支持。到演唱会就是铁杆粉丝级别的支持。

    《二龙湖昊哥》成功了,陈昊在艺人形象方面,始终都是成功的,自己创作歌曲演唱,参加综艺节目,到跟电影最搭边的网络电影,他都延续了在网上的传奇,始终都未曾让粉丝有过一次失望,现在挑选作品,公会需要做的就是延续他的传奇,让他的作品始终被粉丝观众喜欢,作品自身的质量也是他们必须进行考量的,这里面不存在谁大谁小谁提携谁的问题,你再大的制作给出的角色是毁掉我们艺人,我们也不会让艺人去参演。

    “片酬方面,我不介意,如果低于你们的心理预期,那就从我的片酬里划出你们心理预期的抽成给公司。”

    换个人说这话可能会让人觉得很装b,从陈昊嘴里说出来,全公会上下没有一个人觉得是装b,现在谁不知道,人家三天赚了几千万,还顺带着让自己一战封神,很多人都已经将‘海天一色’、叶子、雅儿臆想成为现实中的谁谁谁,三个财团都这么凶猛的主播足够可怕了,偏偏昊子的粉丝团战斗力更强,这之前就算是四神的晴天、东哥,都不敢说自己一次比赛能够收到散票价值四千万,放在去年的年度,光是这散票,就足以送一名主播荣登年度重要奖项的最佳位置。

    名利双收,用来形容当下的陈昊是最恰当不过,跟公司交了底之后,陈昊在自己的房间一侧的小型会客室,叫来了熊娃子和陈二,陈刚也在,他的经历对于普通人而言,就是最好治愈我觉得世界对我不公平的最佳良药。

    熊娃子这两天在梅城是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感触颇深的战役,每每看到聚光灯下的师父,她就会相当当年的自己,熊族出征那也是寸草不生的局面,虽说没有超级大财团,但十几个公爵,每个月每个人都能贡献几千块的礼物,这就很牛很牛了,一场年度,刷退网几个,刷不情愿离开熊族的几个,最后……

    “昨天看过二子直播了?”

    陈昊一句没有提自己,更没有提昨天的辉煌,他提到的是二子,是那个准备了四斤红烧肉还有猪蹄的二子。

    熊娃子点点头,说实话,昨天后半夜的直播挺震撼的,在那样辉煌的笼罩之下,二子还正常开直播,人数只有一万多,跟他平日里三四万的直播人气有差距,且这一万多人,议论的还是昊子封神之战,跟二子互动提出的问题也都是关于这场大战的,一般主播遇到这种事会很反感,会觉得自己的直播节奏被影响了,有的干脆就不会直播了,你们问吧,我就回答你们想要知道的。

    二子没有,情绪没有任何变化,细心耐心的陪着大家聊,但又不忘展示自己的直播内容,从十二点多一直到凌晨三点,他都以非常饱满的热情在进行直播,哪怕直播间的人气渐渐少了,他还是那种态度。

    熊娃子感触挺深的,也知道师父让自己看二子直播的目的,那种对直播的热情渴望态度,自己曾经也是那般的饱满,现在也想,可每当自己想要拿出最饱满的态度去直播时,内心就总觉得拗不过来那个弯,会不舒服,凭什么我要这个样子,我曾经什么都有,怎么失去的,那些亏欠我的人,为什么不来补偿我,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受到惩罚,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年度那样惨烈的战斗,别人刷的没有我多,财团付出的没有我多,凭什么他们拿到奖项了,而我,却要人财两空什么都没有得到,一句口头承诺如同放屁一般在第二年连出来再说一句都没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很多次,她也都在自我调解,可每当调解途中就会继续执念,绕着绕着又回到这里,总是想要纠结一个答案,总是想要将自己的为什么给解释出来。

    陈昊:“我这个兄弟,刚子,他之前是给人当保镖的,在国外那种随时要跟人家拼命的保镖,拿到的钱,也只是几十万一条命,我问过他,你觉得这样值得吗?用自己的生命去赚其实并不能彻底改观你全家生活的钱,如果你真死了,你会觉得老天对你不公平吗?”

    “还有二子,我也曾问过他一个问题,你这么拼命的直播,完全是没有底线的去取悦游客,可能收入跟你付出的不成正比,如果再有我这样一个参照物,你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陈昊说,陈二顺着他的话给出他自己的答案,不是劝慰熊娃子,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哥带我走进了网络,我没想过我有一天能够靠直播吃饭,我哥在外面,二三十万就给人卖命,他的命钱,就只是想要给我盖三间大瓦房,给我娶个媳妇,买两头牛,租几亩地,让我和我娘能够活着,好好的活着。我不觉得不公平,哪怕一个月我就只能赚到一千块钱,我都觉得很好了,真的很好了,靠自己双手靠自己本事吃饭,我觉得生活就有了希望,我知道你所受到的挫折,想问你一句,你觉得,上苍从你身上剥夺走的那些东西,有它从我身上剥夺走的东西,贵重吗?”

    劝解人的话语,寥寥几句说到点子上就可以,都是成年人,需要的是她自己去慢慢解开,你所能做的也就是给她摆出一个打开结的场地,走上台,最终还是要她自己来。

    熊娃子是有触动,可要仅凭这几句话,几个亲身经历的事情就让她解开好几年的心结,她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神经质,也不至于跑到梅城来拜师。

    整个过程,最震撼的还是二子的最后一句话,看着他的长相身材,上苍从他出生开始就剥夺了他正常人生活的状态,需要他付出比正常人努力十倍的努力,才能够走上正常生存状态。

    二子是井下往上爬,希望看到外面的天空,希望可以被阳光沐浴呼吸道新鲜空气,他觉得那些很重要。熊娃子是从顶峰摔落下来,重新往上爬,阳光和新鲜空气从来她就不曾觉得珍贵过,二子拼了命想要看到的风景,是她即便最落魄时都能够随时触摸得到的风景。

    “我不知道,我想的很明白可真正到做的时候就还是会不甘心,我很喜欢这里的氛围,或许多住一段时间,我直播的状态就能好很多。”熊娃子眼中还是带着迷茫。

    “不着急,你这几天先别直播,白天的时候出去玩一玩,等过几天跟我和二子一起直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