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五十四章 拯救‘熊娃子’

    按照资历而言,这位熊娃子在网络直播这条道路上可是混了四五年,也曾经无比的风光过,直播间内守护者多达百人,出门到官方频道参加活动,都有至少十名以她直播间数字开头马甲格式的大公爵陪同,直播间的礼物也一直居高不下,曾经与可儿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主播,只是而今,再无几个人认识她是谁了。

    日常直播,万八千人,曾经至少五位数的贡献榜,如今一千块钱就可以登上她的贡献榜首页。

    乐乐在改版日结佣金的时候就想过并且试行过贡献榜也是按照每一天的贡献去显示,没用一天就得到了九成主播的反馈说这不行,只有极少数的主播,能够维持自己贡献榜好看一些,多数主播一下子贡献榜上各位大哥的贡献值变成了几百几十,一天能给刷这些钱不少了,可当游客们习惯了以‘万’这个单位来衡量主播时,这样的改变让他们也不习惯。

    很难快就重新改成了周榜,看着也好看了许多,也还是这样最为合理。

    周榜,一千块钱能上熊娃子的贡献榜首页,可以说,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主播,彻底拉了。

    曾经陈昊北漂的时候,有时候夜晚就会靠在胶囊直播间内,这里有空调,就躺在那胶囊直播间的地上,听着熊娃子的直播,她是午夜档,开心活泼传递快乐,看她的直播,你会觉得非常开心,听到她歪唱那些歌曲你也会觉得非常有趣,那时候看她直播只有一种感觉,就是不希望她关直播,期待着她第二天能够准时开直播。

    一场年度,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最佳,被人给逆袭,她甚至将自己兜里的钱都掏出来刷票,一个年度下来不仅没有赚一分钱,还搭进去几十万,结果就是依旧失利,在两三年前,不是冠军不是最佳,那第二是没有人认识你是谁的,更何况那个时候的熊娃子正值巅峰,不拿第一就是输。

    这一败,加上很多复杂的原因,作为看客的陈昊也只是窥得一点点端倪,也不甚了解,整整一年她都在走下坡路,直播间内的财团减少,直播内容开始出现了哀怨,不再是过去那种无比开心的直播间,下一个年度的比赛,还没有到达最后的竞争她就已经宣告惨败,去年失利后公会给予的承诺也没能兑现,上一个年度将财团和直播间内的游客拉票都给拉伤了,下一年完全就拉不动,那种失落感挫败感将这位曾经开心果的主播彻底摧毁。

    依旧坚持着直播的道路,一个月的收入比起普通的白领还是要多,可以说做主播只要你曾经成功过,再落魄的不行,也有固定的收视群体,也能有两三万的收入。坚持归坚持,这不再是梦想,只是一份工作,过去的熊娃子不见了,只剩下一个哀怨的女孩,直播了几年,也才二十几岁而已,每天在直播间内的抱怨和对一些事情偏激的看法,甚至时不时冷嘲热讽尖酸刻薄的话语,都让陈昊觉得可惜,只能说那一年的年度,伤的她太深了,彻底的伤筋动骨。

    视频连麦,出现在陈昊视频一侧的,是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可爱女孩,在红外线视频取缔之后,她的浑圆和微胖跟她之前的差距不大,至多是直播的时候长发要搭在脸颊两侧,显得脸小。直播质量陈昊没有资格去评价,他所知道的是自己再也无法喜欢看她的直播,她那双眼睛里释放出来的已经不再是快乐,而是一种让人看起来会起鸡皮疙瘩的阴森,让你觉得一个年度把这个女孩刺激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

    “嗨,昊哥好。”依旧是灿烂的微笑,只是这打招呼的内容,就透着一股不满。

    论资历,熊娃子断然没有称呼陈昊为昊哥的必要,就算现在落魄了,来到这里被连麦该感激,至多也说一两句感谢的话语就好了,直接称呼昊哥,内心的状态毫不掩饰释放出来。

    “老熊,咱能不闹吗?我以前在燕京那种胶囊直播间爬麦唱歌的时候,你可是我人生的灯塔,每当我看不到希望想要放弃的时候,你的笑声和你直播间的欢乐,才鼓励我到今天。”陈昊以非常诚恳的态度,正儿八经的跟这个已经有些神经质的女孩,说一些他认为自己有必要说的话语。

    很明显的,熊娃子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那笑容,带着浓郁的自嘲味道:“过去了,江山辈有人才出,我这样的过气了。”

    “是吗?”陈昊突然提高了音量。

    在年度之星比赛的当口,这样的直播方式其实不是陈昊想要展现的,但事情赶到了这里,他觉得就算只是为了自己过去的一点念想,能说的能做的,都不吝啬做一做。

    “你甘心吗?”随后,不等熊娃子开口,陈昊上来就是重炮,按说大家不熟,你这样太不礼貌,但陈昊觉得响鼓就需要重锤,时隔能有几个月再看到这熊娃子,那眼神中传递出来的神经质感觉更浓了。

    二十多万人都迷糊了,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

    “老熊,我们两个合作一首唱给大家好不好?所有的兄弟姐妹,也给熊娃子点点关注,这可是曾经我的偶像。”

    连着振聋发聩的两句问话过后,没等熊娃子恼羞成怒,直接收了回来,让对方想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又咽了回去,来到这里就是连麦涨关注来的,再神经质,面对着生活,面对着直播的状态,她也不得不做一些妥协,去那些老主播的直播间她会觉得不好意思,也有自己的骄傲,觉得我曾经也混的那么好,现在要跑到你们直播间蹭人气蹭热度蹭关注,丢脸。

    这还是熊娃子最近才下的一个决定,要出来走一走,不然只在自己的直播间玩,人越玩越少,关注的数量也在减少,最近三个月的直播,很多时候人数都调到了五千以下,这已经创造了熊娃子直播的新低,迫不得已,不选择继续熬死,就必须寻求改变,走进一个新崛起的大主播直播间会少几分尴尬,该低下的头也必须选择低下,就如同此刻,人家画风一转,以看似询问实则不容你拒绝的坚定口吻,要跟自己合唱。

    内心哼笑一声,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你是主角你就有说话的权力,配角就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听从吩咐,不然,在主角的画面里,是可以没有配角的,配角的饰演者也是可以随时更换的。

    这就是现实吧。

    想到这,熊娃子的情绪更加低落,内心对于这个世道的不满更深,她觉得自己看清了这世界的残酷,却不知自己偏执的内心走上了一条偏执的道路。

    “我很喜欢老熊唱的一首网络歌曲,《无敌霸王枪》,老熊,一起合唱这首歌,好吗?”

    熊娃子很想说,我有资格说不吗?面对着摄像头,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这一切,陈昊都看在眼里,他觉得自己接下来能做的,也就是看她是否还有当初以搞怪活泼带给大家开心的那份初心,如果有,既然人家来到了自己的直播间,不说责任不谈道德,就只是一份心情。

    熊娃子过去比较大家耳熟能详她所唱的歌曲,都是一些带有搞怪风格的歌曲,即便有的没有,在她的演绎下,也会变成那种风格,搭配一些道具和表情动作,你看她的直播,就会感受到快乐,忙碌了一天上网看看直播,就会得到放松。

    “哎呀秋香姑娘,请你不要紧张。”

    “我是你前世的冤家今生的情郎。”

    “落花恋着流水,蝶儿永爱花香。”

    “我已对你甜甜的笑容念念不忘。”

    “我为你费尽心机我为你疯狂,请原谅我的怪模样。”

    “我为你卖身为奴我举止荒唐。”

    “你还记不记得那只蟑螂叫做小强。”

    直播间二十多万人,全都是目瞪口呆,因为他们都从来没有看到过昊子这个模样,他会为了直播效果让自己处于一种小丑的状态,他也不怕所谓的丢人,作为主播,这是最基本的,但每一个主播都有自己固定的风格,还从来没有人见过陈昊这个样子,斜戴着一顶帽子,手里拿着一个书本卷成的圆筒状物体,怎么看怎么怪,就这样,他还能够全神贯注的去唱一首没什么内涵的口水歌,那表情,那眼神,那语调,这就不是昊子,活脱脱就是另一个人。

    陈昊这临时拼凑的装备搭配开腔唱歌的状态,一出现,在他旁边视频里的熊娃子,瞬时间就泪如泉涌,一双大眼睛被泪水充盈,不自觉的滚落下来,别人看着怪,那是他们不够了解,这就是她自己,曾经的她,虽说帽子不是,手中的道具不是,唱歌的声音不是,但那眉宇神态,那种我愿意将自己的快乐注入到歌曲之中的态度,就是她,那个曾经每天晚上直播都无比开心的‘熊娃子’。

    “都说我风流倜傥无敌霸王枪,怎知我的心空虚中受伤……”

    见到熊娃子流泪没有接唱,陈昊继续将下面的副歌部分演唱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