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二十二章 前二十年,后四十年

    陈昊是在村里小卖店的麻将桌上找到的乔新梅,他的车子往门口一停,里面就已经热闹起来。

    小村庄出现大名人,现在陈昊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出人头地的大名人,在网上都能看到我们昊子拍的电影,能够听到我们昊子创作演唱的歌曲,在电视中现在每周都能看到昊子参加的综艺节目,这样的人还不算名人,那什么样的才算?

    看着儿子给叔叔大爷婶子大娘散烟,乔新梅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自豪幸福的笑容,犹记得儿子北漂那几年,每每跟别人聊起自家的孩子,别人都是一种导人向善的态度,都是在给她出主意:“不行就让你家小子学开车将来开出租车吧?”

    “要不然就学厨师,现在哪哪都缺厨师。”

    “我觉得吧,还是得让小子回来,不能让他这么在外飘着,没有个大人在身旁护着,在吃点亏就不好了。”

    当时面对着别人总是正话反说的态度,乔新梅每一次都紧锁眉头,都要担心好几天,都会给儿子打个电话得知平安后才能够安心。

    时光荏苒,什么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几年前老陈家败了,出来一个败家小子,远平这辈子就算是为了这小子奋斗了。短短时间,陈家成为了十里八村的明星户,谁不认识老陈家,你要说不认识,肯定会有人怀疑你到底是怎么在这里长大呢。

    现在看陈昊,都是哪哪都顺眼,都恨不得搂进怀里亲一口,一部网络电影的拍摄,不仅让二龙湖周边这些村民们得到了赚钱的机会,每天都有路过这里开车的朋友,他们得知这里是二龙湖,那就买两条鱼吃吃,怎么说也是上了电视的地方。

    城市的领导者也第一时间看到了旅游项目的丰厚利润,曾经陈昊弄了一个甩手掌柜占据一定股份的湖边山庄,如今火到天天爆满,如同一夜春笋吧,沿着二龙湖周遭,起了好几家饭店、山庄、农家乐、垂钓园,就算不指望外地游客,本地和周边的游客,想要吃饭的时候,聊起咱们本地的骄傲,那也得提一提二龙湖,在这梅城地区,二龙湖里面的艺人都成为了大名人,老四的扮演者许贺再到二人转剧场演出,那得是压轴出场的,一出场全场掌声雷动全场尖叫的,送花送酒打赏的,要比曾经的他直接提升了数个档次,在梅城那是当之无愧的二人转转星,还不一定是天天演出,要想让老四去演出你得排队。

    作为莲泉村的村民,二龙湖被开发出来之后,只要你户口本是莲泉村的村民,到二龙湖周边做一些小生意是有政策的,这也是陈昊为家乡谋取的福利,譬如你要到二龙湖景区摆摊,固定区域是有固定收费的,莲泉村的村民,享受优惠。

    三五块钱的优惠,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就是口口相传的口碑,走到外乡,现在提自己是莲泉村的,那是骄傲,跟人说话都扬起头,高半度说话的语气。

    “昊子,什么时候拍第二部啊,到时候还到咱村来,给你三婶一个露脸的机会。”跟母亲一起打麻将的老赵家三婶。

    “就是啊,昊子,再拍,可还得到咱村来,看我家房子没,新盖的,这要取个景啥的,你四大爷家可是首选啊。”本家的四大爷,远房亲戚。

    “我家的柴火垛可都给你堆好了,就等你来了。”老王家的大嫂,开玩笑道,显然对剧中陈昊和晴天钻柴垛的剧情记忆犹新。

    你一言我一嘴,大家七嘴八舌的围着陈昊聊着,这有一部电影在自己家乡拍出名了,你要问之前大家拍电影是什么,没几个人知道,可现在一个个都门清的很,俨然就是半个电影迷,一种骄傲让他们对这个行业深入了解,能够近距离亲密接触让他们对这个行业产生兴趣,加之一点点期待,说不准什么时候我也能上电视。

    看看老二。

    以前他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忘了,现在都热情的称呼他老二,在城郊的市场,谁不认识他,说句不好听的,都不需要陈昊给他到各个超市肉铺水果店去买单,每天来找他合影的人很多,抽烟这都是小事,谁见到二哥不给支烟抽,谁录个视频,不得给二哥买点水果牛肉啥的。

    就连市场和附近村子这些村民,过去不待见老二的,如今见到了,也都不吝啬露出笑脸,现在有陈昊给买单,多数时候大家给拿东西吃也都不敢缺斤少两,有时候也不会非得记账,就当是送给他了,过去是大家眼中的混不吝,如今这混不吝变成了名人,依旧是过去那副做派,没事跟这个逗一逗跟那个开开玩笑,比起过去的形象,更加可爱了。

    看看王大鹏。

    与陈远平竞争村主任失败,又让陈昊给狠狠的收拾了一次,家都被拆了成全了陈昊在网络上的霸气,这之后就始终是萎靡不振,谁曾想昊子这般大度还找他拍电影,拍就拍了,还一炮而红,整部戏内,除了王祖蓝和这些网红之外,顶数王大鹏红的程度最深,短短时间已经有很多人给他发出上演,曾经学会的半吊子二人转如今成为了他的商演手段,也不需要他正经到舞台上唱二人转,能说会道就可以,一场商演二三十分钟,他上台跟大家分享拍摄《二龙湖昊哥》的一些内容就要十几分钟,随便唱两首歌,有人送花打赏感谢一下,说几句二人转里面的搞笑段子,一场演出就结束了。

    他并不是在一个地方演出,之前音乐市场不景气的时候,一些歌手只需要一名成名作就可以,全国各地商演一圈,不用管媒体,当地的观众并没有看到过你的演出,所以你演成什么样子大家都觉得是很好的,一套演出内容,半年年之内王大鹏是不用愁演出的内容,只需要整日跟着队伍走就行了。

    陈昊的经纪公司,请了专门的经纪人,也让王大鹏自己去请助理,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公司给你安排,工资费用之类也会由公司来进行支付。

    有了前车之鉴,村民们从大方向还是从个人意愿来看,对陈昊热情也就显得理所当然,都呼喊着昊子到家里吃饭,那份热情如果是放在陈昊刚从燕京回来,他会非常感激,还记得当时做区间的小客车从村里到城里,那些虽说没有与自己说话但却明显认出自己人的眼神,时至今日他也忘不了,虽说那里面惧怕占据了多数,几分瞧不上远离抗拒不屑一顾,陈昊想忘都忘不不了,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做人啊,你要是境界没到,那就是渴望成功,不成功你就是人下人,唯有成功你才是人上人。

    现在,这份热情就真的只是一份热情了。

    多情的人常常都很薄情,大气的人往往在一些小细节方面很小气。陈昊从不否认这一点,不为别的,都是一群注定与自己人生没有太多交集的人,只是这三年,他想到的是自己的父母亲人,想到他们为自己所背负的东西,就很难对一些人真正释怀,现在成功了,也就至多是不去想起学会忘记,却也很难再去接受。

    “儿子,到非洲吃了很多苦吧,跟妈说说,之后你们又去哪里了,看看你都瘦了,也黑了。”

    回到家,乔新梅摸着陈昊的脸,面现心疼之色,弄得陈昊只得莞尔:“妈,我这是健康的古铜色好不好,多少人想要有,都要专门去一种设备房间内去利用人为的光线去晒,你儿子一分钱不花,那还不好。”

    乔新梅轻轻锤打了一下陈昊:“去,少扯淡,去屋里坐着,妈给你做好吃的。”

    陈昊笑着应声:“欸。妈,我帮你。”

    乔新梅点点头,这是属于母子俩的时刻,陈刚和陈二都没有越俎代庖,趁着这时间,两人也回家去看看,去看看自己的母亲生活的好不好,新组建的小家庭,日子过得也是红红火火,张冬梅组建新家庭,兄弟俩送了整个房子的装修和家电,也让母亲在新家庭中,腰杆硬一些,每次只要看到母亲幸福的笑容,兄弟俩也会觉得很欣慰,自己在外面打拼也不会有后顾之忧。

    前二十年母养子,为子担忧,为子劳累。

    后四十年子养我,让母高兴,让母幸福。

    很多时候,幸福就是这个样子,彼此之间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哪怕就只是母子俩一起做顿饭,不是什么大餐,炖个排骨,炒个小菜,蘸酱菜往桌上一端,那吃的也是喷喷香。

    “什么?你要搬出去,为什么,这家里刚花了那么多钱装修好,你要搬出去,不行,我不同意。”

    当饭后,陈昊提到自己要搬到工作室那边住的时候,得到了母亲的坚决反对,之前陈刚陈二偷摸将陈昊衣服拿走的时候,没敢告诉乔新梅,他们也觉得这种事还是要昊哥回来自己说,结果大家都预想到了,乔新梅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