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九十三章 开心流放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一生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

    这首歌曲演唱难度完全可以使很随意的KTV水准,重要的是情感,而这一部分,由陈昊来完成。

    几个小时时间,让一群多数都是KTV水准的演员来录一首歌,乍一听挺难为人的,实际却不是这么回事,不需要他们唱的多好,除了陈昊这个原创原唱之外,井柏然有单唱,其他人都没有单独演唱的机会,至少都是两两演唱一句,朗朗上口的旋律,让大家只需要好好的张开口,不要放纵自己的去唱,不跑调,就可以。

    陈昊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等于是他在为这些人唱和声,大家一起合唱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始终处于大家的中间,稳住上下,整体感觉又可以增加合唱声音的好听程度。

    马鹏跟陈昊合作了很多次,习惯了他最多三遍演唱就录制完毕的惊人事实,比起九十年代没有太多资源浪费时诸多实力派歌手,还要强悍,今天录了四个小时,对他而言都很多了。

    中午的午饭,都是在车上吃的盒饭,陈昊挺有感触的,做艺人也挺不容易的,风餐露宿不是什么稀奇事,有时候忙起来每天都是空中飞人,要靠旅途的一点时间睡觉,吃东西什么的就更没有什么讲究的。

    到了机场,大家按照顺序进去,拍摄到达机场现场的画面,还有大家打招呼的镜头,等于说要大家忘记之前录歌时彼此认识熟悉的事情,以没有过合作的初次见面打招呼。

    看到井柏然先进去,陈昊没有抢,果不其然,等到他进去的时候,井柏然实际上复制了他在录音棚的行为,到也没什么,内心对于被流放,早已经是无所谓。李晨曾经很中肯的告诉他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演艺界这个圈子更复杂,大家台上做戏有时候台下也做戏,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戴着面具生活,太多事情你要提防小心谨慎,但也要学会放宽心,不要计较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这个‘小事’的定义,则是一个艺人是否能够适应这个环境的重要标准。

    宁静作为第二季的嘉宾出现在现场,很有气场,打扮的也很另类。

    “我听说这一次有两位候选导游,井柏然,陈昊,到我的身边来。”

    “大家觉得谁能够更胜任导游这个职务,那么就把你手中的护照交给他,并且要说出你选择他的理由,得到护照少的那一位,SORRY,你就是被流放的那一个。”

    “现在,让我们从按照年级大小的顺序依次来投票,首先是杨祐宁先生。”

    杨祐宁面对着镜头,面对着宁静三人,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我也很纠结,他们两个都挺优秀的,井宝毕竟是老人,可能会给我们多提供一些经验,免得我们大家走弯路。昊子这边,我觉得他是个非常独立自信的年轻人,我了解过他的英文水平很高,我想如果出国的话,他一个人会更容易一些。”说完,杨祐宁将护照放在了井柏然的手上。

    到江疏影往前走了一步,她是那种更在乎自己年纪竟然是所有人第二大的事实,捂着额头,走出来,看着对面的陈昊和井柏然,笑道:“我觉得,还是让我认为那个能力不太足的人跟我们大家一起,让个人生存能力更强的人去流放。”

    宁静接口道:“你的意思是,要选那个相对无能的人当导游……”

    江疏影一拍手:“对。”

    宁静多说了一句:“那你怎么觉得昊子是相对能力更强的那一个呢,你们选拔导游的视频资料我可看到了,他们都没有压倒对方的能力展示。”

    江疏影:“他的自信,我跟他接触下来,感受到了他的自信。”

    江疏影把护照放在了井柏然的手上。

    张若昀走出来,借着江疏影的话说道:“其实最开始我挺想要选择昊子的,毕竟他年级小一些,井宝又有经验该能够应对一个人的旅行,但在昨天我们见面的时候,昊子说了一句话,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就像是刚才说的,那是一种自信。”

    “流放别人,那不如流放我好了。”

    张若昀也将护照放在了井柏然的手上。

    整个候选导游的竞争过程,其实并没有比较明显的倾向性,两位候选导游也没有拼命说我想要拉票,娜扎和关晓彤将护照给了陈昊,赖雨濛将护照给了井柏然,四比二,陈昊成为了那个被独自流放的人。

    井柏然对着镜头笑道:“我是靠着无能,才赢得的导游吗?”

    所有人拍手鼓掌大笑,开始怼井柏然,也在用这种方式来缓解现场的气氛,毕竟陈昊就要被流放了,任谁在投票环节输了,都会有一点酸楚,他的年纪也是大家担心的地方,本来其实都想要选择他让井柏然去流放的,可井柏然表现出的那一点点不想被流放的情绪大家都捕捉到了,相对而言,陈昊的淡然自信,更让大家觉得他很大气,是那种我们如何选择他都可以应对的类型。

    “后期制作的时候我的头顶会打上无能两个字。”井柏然也自嘲了一句,他多少也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还好对方是个看起来很成熟的男人,虽说才只有二十三岁,但给你的安心感觉却感觉比井柏然还要更让人放心。

    大家分别给陈昊鼓励,节目组也不愿意让开局就出现煽情的环节,迅速的将任务卡递出来,包括履行的资金,一万五千块RMB的资金,平分给八个人,江疏影的绝对小学没毕业水准的计算能力,也是让大家很是崩溃。

    “昊子,你去哪里,快看看。”

    大家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陈昊被流放的地方:“亚的斯亚贝巴。”

    “哇,哪里,昊子,你真是被流放了啊。”

    大家都很担心陈昊,分别开始查找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原来是埃塞俄比亚的首都,非洲大陆,一项给人的感觉就是贫瘠、灾难、危险,现在陈昊的流放地是非洲大陆,他一个人……

    尽管都知道有节目组陪同,危险是没有,但将会遭遇到的麻烦和困难可想而知,这一路流放,大家都很同情陈昊,还不知道他要遭多少罪,纷纷过来给他鼓励加油,说一些激励他的话语。

    “没关系的,我该没有什么问题,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好好玩,等待着我归队的那一天。”

    在大家看来,陈昊这番话明显是在故作镇定,却不知,当大家分开来,陈昊拿着1900块钱离开大队伍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多少带着一点亢奋的。

    神秘的非洲大陆,那里的贫瘠荒芜灾难危险,对他而言是新奇未知和前所未有的亢奋,他觉得自己的能力有了用武之地,自己所做的准备也有了用武之地。同时,作为被流放者单独离开,他知道自己将会拥有所有的画面,而这些画面能够有多少后期剪辑留下来,他也不知道,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88,过一段时间见。”陈昊走的很洒脱,大家不知道他是真洒脱还是装出来的,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值得竖起大拇指为他赢得尊重,被流放本身就是一件特别值得被尊重的事情,跟随着陈昊的专属VJ有一人,辅助拍摄有一人,还有已经提前到目的地打前站的三名工作人员,这一点,当他到国际航班商务舱休息区的时候,工作人员都告诉了他,也是让他安心,不管到什么时候,他的身边是有五个人的,这种冒险是不至于有危险的。

    “华哥,蔷姐,我没那么脆弱的,咱们正常玩就行,节目是什么规则,你们就按照什么规则来,我这边没事的,免费的吃的,我得拿一些,只有1900块,日子不好过的,能省点就省点。”

    陈昊是凑到服务人员身边,嘟囔了几句,然后从食物的货架上,拿走了四盒方便面和十几根的火腿肠还有几袋面包,等到不拍了他到一旁吃东西,华哥和蔷姐凑到了机场工作人员的身边了解情况,了解完之后两人直翻白眼,这小子哪里有一点被流放的凄惨模样,看他的状态,不管是不了解情况还是傻大胆,你都觉得流放这个词汇对他而言,根本就不会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

    陈昊拿吃的画面被拍摄了下来,他就直言不讳告诉两人:“我没有什么不能拍,除了我上厕所之外,都可以拍,你们也不需要经过我同意,我没有什么是害怕拍摄的,真实,是不是你们觉得会更有意思的设定?”

    这小子,就是个人精啊,看来跟他流放非洲的旅程,似乎并不会太过无聊程式化,看他能给这个节目带来多少惊喜吧,既然是花儿与少年冒险季,这单独设计出来的环节如果不出彩,那等于节目失败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