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光鲜之下

    前有总摆出自己是社会人那一套的黑虎,彻底在这个网络消失,在阳城晴天生日出现过的主播都是三缄其口,黑虎的师父八爷最近也很少直播。

    后有东哥和花泽两位大神开始撕,数百名主播被卷入其中,全乐乐的画面都是这两位的大战。

    这前后一出,之前还打得挺有滋有味的欢聚时代公会两名主播郭凯和二狗,顿时就成了笑话,本来他们俩也是笑话,这下更是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自己都没脸再去跟对方打架了,二狗还好,打架有一些人气,也赚到了一些礼物,最倒霉的就是郭凯,还想着可以靠打架撕B聚拢人气,重新冲击自己的位置,现在完全就是在无声无息之中,自己就被彻底给取缔了,在欢聚时代,曾经的MC郭凯酱油团领队,如今成了非常普通没有什么人气的小主播,这郭凯能忍受吗?

    表面上有公会压着他不敢再去闹,但在私下里,他那张嘴可没闲着,不止是自己,还要让自己身边圈子里的主播和徒子徒孙,全部都跟着自己的节奏,在背后说一些有的没的,完全就是一副小人嘴脸,背后说陈昊的坏话,引导一些公会粉丝去看到一个形象不好的陈昊。

    这一次跑男大火,郭凯自认为机会来了,一直在那散播着昊子要往现实发展的言论,让公会对其产生忌惮和猜忌,也在向所有乐乐游客传递一个认知,人家不是真喜欢你们,现在有了更好的跳板,肯定是要往现下发展,线上你们就傻乎乎的给他刷礼物吧,到最后你们估计好些天都看不到他直播,没见人家拍电影去了吗?理由多充分,到时候不直播了,也能够给自己找一个理由。

    陈二将这件事跟陈昊说过,他只是微微一笑,有些人注定了一辈子都只能做让人讨厌的那种小丑,看着可笑,却又忍不住可怜他,你太悲哀了,也就只剩下做一些可笑的事情来维系生存了。

    完全没有一点要针对郭凯的意思,网络上的仇敌和熟人之间的转换,有时候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有时候就只是粉丝随便带起来的一点节奏,真要是跟每一个敌人都置气,将什么级别的敌人都放在自己心上,那累死了。很多时候主播说当主播很累,这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原因,勾心斗角的事情太多了,互相算计的事情太多了,心累,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去相信什么的话,每天乐乐传出来的各种消息多如牛毛,稍有不慎就会被其中某句话刺痛,就会因此而纠结这句话引申出来的事情,这段时间陈二也没少被扎心,亏得身边有陈昊作为榜样,不然他觉得自己很强大的内心也早就被击溃。

    丑、矮、难看,恶心人,诸如此类的话语,十个二十个人说陈二挺得住,可要是你直播时候好几千人来刷屏说呢。

    “不遭人妒是庸才,他们那是羡慕你,你觉得他们在键盘上打字好像是主人一样,实际多少都是偷家里钱出来上网,你跟他们说,一天能赚两三千块钱,是你受打击,还是他们受打击?”

    陈昊的劝慰有一定效果,却没能完全打消陈二内心被扎的刺痛,直到这一天,当郭凯召集一帮人大肆宣传昊子要走现实艺人路线的当口,当很多人都开始相信了他这些话的时候,一首《断情笔》问世,还是跟网络主播大神晴天一起喊的麦。

    陈二信了,他终于找到了面对那些黑粉和羡慕嫉妒恨背后使坏主播的方式,我就学我昊哥,要打,一定要打疼你,不然,就无视你的存在。

    你勾结了十几二十个主播,又是跟人家聊天,又是跑去给人家刷礼物,联络了好些天,背后不知道说了多少话,弄出那么点幺蛾子,结果呢?

    一巴掌扇过来,就问你一句,脸疼不疼?

    知道疼就好,现在是一巴掌,以后指不定是几下,如今我站在这个位置,等着你靠实力来追,不是MC吗?我等着你拿出作品来回应我,来追赶我,我保证不给你设置障碍,会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追赶我,你,行吗?

    这些话不需要说出来,就一个无视你的存在,对郭凯而言就是最大的伤害,这一晚上,让他产生了巨大的挫败感,他是盯着《断情笔》点击量过的这一晚上,时不时进入一些直播间,已经开始有主播尝试去喊这首麦,乐乐自带的伴奏音乐播放器上面,陈昊将晴天喊的伴奏版上传供给大家使用。郭凯不是新丁,他知道这样的热度意味着什么,以后都不求陈昊有这样的高质量,一年有一首好歌一首好麦,就足以支撑他现在的名气人气地位,更何况,关了直播,他自己都不否认,跟所有的游客一样,都在猜想一件事——他和晴天这个晚上是怎么过的?

    每当他因为巨大的好奇心而去想这个问题,都忍不住要给自己一个耳光,郭凯啊郭凯,你是真没出息,就这样让人家给你灭得连个屁都不敢放也放不出来吗?

    过不了几分钟,又情不自禁去想,如果陈昊真的跟晴天两个人发生点什么,那会是什么样子,晴天那么‘爷们’的超级大美女,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她如果发出声音会是什么样,也同样爷们吗?

    啪!

    又打自己一下。十几分钟之后,还是会想,玛德这昊子真是好运气,爬上了晴天的床,网络上的资源不用说了,现实中要是不直播了他也赚到了,那晴天的家庭现实里也是好几亿的资产,除了爷们一点,大美妞抱在怀里,身材也好,又有钱,好事怎么都让这个昊子给碰到了。

    啪!

    ………………………………

    这个夜晚,并没有如大家所想发生什么,外出吃宵夜结束之后,很自然的陈昊和陈刚回了宾馆休息,晴天也返回自己家中,他们都是成年人,该发生什么是要靠心情的,仅仅是网络上游客们带出来的节奏,反倒会限制他们的思维,更不会去往那方面想,明明吃宵夜想要喝点酒两个人都选择了放弃,我们怎么样,难道还要受到别人的操控吗?就不。

    第二天一大早,陈昊起了大早和陈刚两个人赶回梅城,昨天跑了一天,马忠的脸都已经黑了,电影周边都拍摄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他这个主角的大段戏份了,按照他的想法,争取在十天之内拍摄完毕,一部只有一小时左右,没有太多内容主线单一干净的网络电影,用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多了,加上后期也要小一个月了,精良这两个字是能够保障的。

    跑男、《断情笔》,让陈昊成为了乐乐的天之骄子,最大的热门,每天这首麦都在超越一些麦曲的成绩,很多人都期待着它跟自己的同门师兄弟最后较量一下点击量。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除了拍夜戏到后半夜,陈昊每天都坚持直播,也粉碎了诸如郭凯那种昊子要发展线下不要线上这些粉丝的说法,我昊子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乐乐是我的福地,我会一辈子感恩有这么一个平台给予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他享受直播,强身健体丹慢慢被开发出来,让他的身体强度一日日增加,体能耐力精力都在全方位的增长,每天拍戏那么累不仅不耽误直播,和陈刚的锻炼也始终没有落下,别人都累得一动不想动就想睡觉,他这边没什么影响,该干嘛干嘛。

    扮演老三的王大鹏,扮演老四的远房亲戚许贺,都签约了法人是陈刚的经纪公司,陈刚也一直在人才市场找寻合适的人才引进到公司,不求多少人多大规模,总要麻雀小五脏俱全,一个经纪公司能做的事情都要能做。

    陈刚忙那边,这边陈昊没有吝啬经验的去教王大鹏和许贺,是自己公司的签约艺人,提携他们就等于是提携自己,这单道理陈昊还是懂的,刚刚得到了喜剧演技(初级)的他,教两个完全什么都不懂的新丁还是非常轻松没有压力。

    “噗嗤!”

    又一个工作人员没忍住笑了。

    戏份的拍摄进行到了最后,昊哥带着几个兄弟跟李老八约架,他跑了,兄弟们都被砍得非常惨,此刻工作人员正在帮他们缠绷带,一边缠一边笑,实在忍不住,他们是一路跟下来的,这片子拍之前没觉得如何,这拍着拍着,一个接着一个笑点出现,几个混不吝和几个要饭的,还跟人约后山,这一个个现在惨了吧,尤其是躺着的那一个,想到他的剧情再看他浑身缠满绷带的模样,大家就忍不住笑。

    “行了,别笑了,赶紧弄,这场戏好好拍,拍完了,全剧就杀青了,大家努力,今天杀青,明天睡个懒觉!”马忠拍着手,提醒大家注意自己的话,集中精神将最后的戏份拍好。

    这最后一场戏,陈昊是焦点,也几乎都是他一个人的戏,但他只是笑点的一半,那些被砍得非常惨的兄弟,是另一半的笑点,不需要什么台词,几个简单的动作,就能引得大家发笑。

    正准备开拍,陈刚拿着陈昊的手机过来:“跑男节目组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