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六章 昊门

    噗通!

    陈昊的摩托车驾驶技术还算不错,农村小孩,小时候十二三岁就骑家里的摩托车,为了找回感觉,他这两天还专门骑了几回,这场戏全都靠他控制,要知道三个人在一辆摩托车上,冲进柴火堆的时候,虽说底下铺设了软材质防止撞伤,但摩托车毕竟有速度,倒的时候摩托车本身也有重量,一个寸劲,就有可能将脚踝脚趾之类的压坏。

    马忠拍摄的时候就说了,争取一遍过,镜头会卡到你摩托车冲过去,你们三人摔倒的时候,后续真要是哪被压到了或是摔疼了,不用掩饰,那时候已经拍完了。

    面对着一群非专业的演员,马忠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单是告诉他们如何不出画,这就已经够马忠的耐心消磨了,如果简单的拍摄过程中再出现一些问题,那可真就是在考验他的耐心了。

    有才情的多数都耐心比较差,再比较傲气,那就更是对一些很初级的错误难以容忍,而整个《二龙湖昊哥》剧组,都是非专业演员,犯的恰恰都是最初级的错误。

    今天才是第一天,马忠能够忍耐一些事情,但陈昊已经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一种交织了不耐烦与蔑视的愤怒,这或许就是他时至今日拥有这般才情依旧没有熬出头的根源所在,他的傲气,注定了他要么一炮而红成为特立独行的大师,要么就很容易因为无法接地气而被这个圈子所不接受。

    陈昊三年多的北漂可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做群众演员如果你认真一些,是会有很大收获的,你可以近距离的观看职业演员的拍摄,可以近距离的感受专业剧组的运转,甚至你要是会来事一些,偶尔站在导演的后面以他的视角去看监视器内的画面也可以。

    他算得上是专业不行,但看专业的角度很不错,今天拍的这几场戏,都很不错了,以一群非专业的演员,在这么多人现场环境压力如此大的情况下,能有现在的表现非常不错了,可看马忠的意思,他还是有些不满意。

    很快陈昊将自己猜度马忠的想法收了起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人家有精益求精的态度是好事,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这个表率,更努力一些,不让自己成为马忠眼中不屑的源泉。

    进入镜头,正式开拍之前,陈昊就跟老二的扮演者自己镇子里那个混不吝的半大小老头以及王大鹏说道:“摔一下挺疼的,咱们注意一点,争取一把过,我的车子会尽量是车头插进去,倒下,你们两个就顺势往我身上倒,压,也压我身上,别担心,肯定不会受伤,我会用膝盖撑一下倒的摩托车,不会压到你们的脚。”

    让两个人不再是怀着担忧惧怕去拍戏,老二不会表演,所以戴着墨镜,既有一种让人觉得好笑的感觉,又可以在拍摄过程中,规避他眼神飘忽出戏。

    准备好了。

    开拍。

    陈昊骑着摩托,载着老二和老三,刚开始进入镜头还有一点速度,伴随着三个人都以一种死不要脸的臭色狼状态随着浅儿站立的位置调整头部的位置,车速降了下来,也偏离了轨道,直接冲出了村路,一头扎进了路旁的柴火堆内。

    这画面,尽管不是特写,尽管没有后期剪辑的快慢动作切换,也没有音乐的配合点缀,但即便是这样,这样一个镜头传递到投影幕上,让现场一千多人看到,还是让很多人捧腹大笑,让大家脸上都挂出笑容,太搞笑了,你也太能闹了,咱们不带这样的,你那个老二就已经出人意料了,还三个人弄一辆摩托车,再看那彪呼呼的老三,你脑海中会不自觉的浮现出曾经范伟饰演的范德彪,那种彪,这老三很足还添了一点点楞。

    “卡!”

    马忠这个时间点掐的非常准,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之后,第一时间就喊卡,让那三个人可以快速调整。

    陈昊的膝盖磕了一下,疼痛他也没在乎,听到马忠喊卡,马上腿发力,将车子撑起来,示意后面的老二老三快点下车,此时也有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跑过来,第一时间将几个人都搀扶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没事吧?”

    “都没事吧?”

    陈昊没管自己,先看了老二,这位半大小老头勉强算是孤寡老人,五十多岁,无儿无女,小时候脑子烧坏了,但你不能说他脑子不好用,就是不能干活,性格很开朗,生存了这么多年,就在城边上的大市场混吃混喝,练就了一个混不吝的状态,谁家有点卖不掉的熟食、肉类、蔬菜、水果,看到他过来,都会给一点,百家饭,一家一点点就足够他吃的了,他每天就是给大家欢乐,跟大家逗磕子,你跟他聊什么都行,他反正说什么也不在意,完全混不吝,很多时候都会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没事。”老二呵呵笑着,陈昊看了看确实没事,接过陈刚递过来的两盒好烟,塞到他的怀中:“抽着,我让卖肉的老疙瘩、卖菜的张大嫂和卖水果的小城子,对了,还有大悦超市,每天允许你拿一个人份的东西,平日里你吃什么用什么,就去拿,我让刚子每个月去结一次账。”

    “呵呵,谢谢,好样的,来,抽一支。”

    老二这个代号,在几个月后,就成为了大家呼喊他的方式,至于他本名叫什么,已经没人知道,总之他就是到哪里拿东西赊账都行,从这部网络电影还没火开始,陈昊就给他去结账。

    老二拆开了烟盒,先自己点了一支,用那手指甲里面塞满了黑泥的手,抽出一支烟,递给陈昊。

    陈昊摆摆手,示意陈刚将他领到一边去休息,然后看向马忠,对方比了一个OK的手势,宣告今天拍摄的主体,结束,接下来就是补充拍摄一些镜头,都是文戏,哪怕拍的不好也可以以后重新拍摄。

    已经是中午,陈昊跟马忠商量了一下,先散了,不然这些人还得在,剩下的戏份明天补拍,大家第一天,轻松点,下午他已经安排好了饭店,大家先喝一顿,放松放松,晚上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进入到大干一番的状态。

    马忠以一种让陈昊觉得有些怪异的表情,拒绝了他的提议,表示自己还要拍一些画面,他休息一下,再拍一会儿下午晚点吃饭,吃完饭就不开工了。

    陈昊让人先将老二给送回去,这边安排完了,他这一抬头,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瞬间让人泪奔的感动是什么样的。

    远处,湖边,响起了整齐划一的歌声:“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

    更远处,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嗡嗡传来,两架小型的直升机向着这边飞了过来,在梅城这样的地方,几乎就不存在看到直升飞机从空中飞过这件事,今天一下子从湖面上飞过来两架,在距离陈昊所在区域很近的地方,飞机停了下来,他才看清为何两架飞机飞得那么整齐划一,原来在两架飞机之间,有一个卷起来的长卷轴。

    伴随着捆绑卷轴的活结绳索被抽开,卷轴展开,巨大的画幅在空中展开,居中,大幅的陈昊个人半身像,上面写着五个字,昊门永相伴,下面写着六个字,老大生日快乐!

    真的是瞬间,一下就击中了陈昊内心最柔软的地方,那真的是泪水的闸门一下子就被浓浓的感动所冲开。

    伴随着卷轴的展开,从四周钻出了二三十人,每一个人手里都举着喷花筒,喷射开,然后远处的歌声,突然变成了震天齐声:“老大,生日快乐!”

    晴天、可儿、浅儿、叶子、美丽不打折、娇娇……

    这些人,举着喷花筒,最近距离来为陈昊祝贺,你以为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吗?动用直升机来为你庆祝生日,我们可不是准备了一天两天。

    陈昊没有去擦拭眼泪,快步的向着湖边走过去,转过弯,能够看到湖边得有二百多人,外衣外面套着宽松的白色T恤,在他们的面前,摆放着一个巨型的多层蛋糕,远处湖面上,几辆快艇破浪而来,拖拽着条幅,如同放风筝一样,让长长的大条幅,飘荡在空中。

    那条幅上,全都是一张张放到条幅所能承受极限的照片,都是陈昊在直播中被截图下来的帅照,还有他在线下一些场合的帅照,彩印在了两米宽十几米长的条幅上。

    陈昊任由泪水滚涌而出,冲着所有人,深深鞠躬,一躬九十度,久久未曾抬起,当他低下头的那一刻,才真正的所有情感都崩裂,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他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在网络上收获最大的不是名和利,而是这些最可爱的人,这份最真诚的心。

    看到十几秒钟他还没有抬起身子抬起头,晴天等人围了上来,都能听到陈昊没有压抑的一点点哭泣声音。

    “老大不哭。”

    “老大不哭!”

    “昊门与你同在,永相伴不相离!”

    “昊门与你同在,永相伴不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