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吃点

    陈昊是在八点下直播的,刚下直播,天哥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叫他出去吃饭。

    一段时间以来,陈昊尽管跟着井天林、邝中海见到了天哥不那么牛掰闪电的一面,但他对自己公会OW的敬重却从未改变过,大哥一直都对自己不错,给自己找了baby拍摄MV,送给自己衣服和名表,年度也力挺自己。

    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每一次见到天哥,陈昊都很守规矩,熟归熟,开玩笑归开玩笑,却绝对不会僭越,不会开一些过份的玩笑,就一点自己的附属公会,大哥没要一点抽成,就足以让陈昊感恩戴德,他所付出的,在欢聚时代这里得到了完整的回报。

    很知足的陈昊,呈现出来的状态都不一样,每一次天哥看到陈昊这样的状态心里就很舒服,觉得自己想要的兄弟情义并不是虚无缥缈,或许公会里多数主播给不了自己,但这个昊子,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

    便宜坊的焖炉烤鸭。

    服务员将片好的烤鸭端上来,点的菜都端上来,才怯生生的到陈昊身边:“昊子,能跟我合个影吗?”

    陈昊愣了下,旋即笑了,刚刚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换做一般的明星,要是到哪里吃饭或是干什么,服务人员好似根本不认识你,那绝对是内心受到一万点攻击的伤害,他没意识到,直到两个女孩想要合影才意识到,经过跑男的洗礼,自己似乎更火了,怪不得刚才上楼的时候,有好几个人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当时想多了,他们肯定是认出了不敢相信,自己又没有停留,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想要仔细看看的时候,自己已经走了。

    “没问题。”

    卷好第一张饼,陈昊吃到嘴里,到咽下去的时候,晃着头,眼中泛起一层泪花,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到了当初自己初到燕京的时候,无论是全聚德还是便宜坊,一直是个梦,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买了那种塑封的燕京烤鸭给家里邮寄回去,百八十块钱的价格,回去拆开包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天哥,这是我第一次吃正儿八经的烤鸭。”

    二三十万的手表带着,上万块钱的衣服穿着,任何人听到陈昊说这句话的时候,都会觉得他是在说谎,可今天在这张桌子上坐的几个人,都相信他说的是真的,都能感受到他泪光中所蕴含的情感,那是一种对现在生活的感恩,对曾经生活的缅怀。

    “那就多吃点。”天哥心疼的看着面前的陈昊,在这一刻,他将陈昊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想到自己弟弟过去一直艰难的在燕京打拼始终都未曾得到一个机会,天哥内心也对自己竖起大拇指,当初签下昊子,是自己成立欢聚时代公会之后,最英明的一个签约主播决定,甚至已经超过了当初追逐浅儿后的成功满足感。

    陈刚什么都没说,举起面前的酒杯,感觉有些僭越的提了一杯酒,没人会觉得他的做法是错误的,在此时此刻,大家要的就是一种男人之间兄弟情义的融汇。

    大家都知道陈昊在燕京三年多,四次参加艺考失败,都知道他当过群演,一直生活的也比较艰苦,还曾经在乐乐浮沉过一段时间,没有得到机会,只是大家都没有什么印象有这么一个主播,按说他唱歌这么好,不可能起不来啊。

    关于这一点,陈昊没有深聊,也永远不会聊,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而自己那位曾经的朋友刘东,也只是知道自己混主播不成功,从未听过自己直播唱歌,当初选择带那种胶囊直播间,现在也给自己少了一点麻烦。

    三年多,未曾吃过比较能够代表燕京特色的烤鸭,挺悲情的,陈昊也没客气,大口大口的吃,天哥也没多说什么,白酒上,让外面再弄一只烤鸭,上小料,上薄饼……

    今天本来主题就是天哥想要跟这小兄弟聚一聚,只有阿南和高红波参加了,很小范围,没想到上来一波就变成了‘吃个够’。

    “今天,咱们就喝点酒,感觉挺好的。”

    本打算一起玩一玩,烤鸭吃完,这酒有点没喝够,天哥就在陈昊住的酒店又开了两间套房,几个人点了几道比较经典的谭家菜,弄了几瓶二锅头,还是这酒的味道赞,喝着过瘾。为了喝好这顿酒,天哥还让司机去办公室取了一些好茶。

    房间内,围着沙发而坐,茶香和酒香加上烟的味道,混合在房间内,吃口菜,喝口酒,抽口烟,再喝一口汤或是喝口茶,聊一些漫无目的,但却颇为具有发**神的话题,大到国际形势,小到家长里短,一个NBA球星都能聊半天。

    男人之间,喝酒是增进友谊最快的方式,在不喝多闹事的前提下。

    这酒喝的味道出来了,称兄道弟,在公会里,谁敢跟天哥称兄道弟搂脖抱腰,高红波一直对天哥保持着员工和老板的那种尊敬,今晚也是喝好了,好几个话题也都聊到对脾气,最后是哥俩好的靠躺在沙发上睡着。

    最终这四个人是怎么回房睡觉的,谁也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才知道是陈刚和天哥的司机刘胜,将四个人分别背回房间,到第二天上午陈昊醒来赶飞机去机场的时候,天哥、阿南和高红波三人还都没有醒过来,可见这酒昨天是喝到什么程度。

    下飞机,开车返回梅城的途中,陈昊接到了天哥的电话:“你还年轻,我建议你有机会的话,还是选择在大城市发展,更为方便一些。”

    这是酒醒了,酒话没有了,剩下的就是昨晚感情增加后的肺腑之言了,要知道昨晚的酒话可是今晚继续喝,天哥给安排两个东欧大美妞的。

    “嗯,天哥,我知道,离开家好几年了,我在家多陪陪父母,自己辛苦点,先多跑跑。”

    “你足够稳重,我放心。在阳城发生那件事,今天朋友给我回复了,刚挂断的电话,晴天和你那个财团叶子的实力,形成彻底碾压,在那一亩三分地,我想做什么都无能为力,所以你不需要分心去管那个黑虎,被女人惦记上,他会很惨的。晴天还好一些,她是主播,选择这条路很多事情能自己做主,那个叶子,你最好保证不要越界,随便玩玩大家图个乐呵,你好我好彼此生活没交集没问题,更多的,不要奢求,你懂我的意思吧?”

    这话,陈昊听出来了,是天哥真的肺腑之言,不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他当然懂,连明星在一些真正权贵人的眼中都是戏子,更何况还在追赶明星脚步的主播,你见过女明星嫁入豪门,你见过男艺人入赘豪门吗?所以现在是财团和主播的关系,是线下不错的朋友,这已经是极限了,天哥提醒陈昊,千万不要有非分之想,不是说不能,是你现在不能,除非你真的有了海誓山盟,那你拼一拼还行,如果只是喜欢、暧-昧,尝试着在一起,那最好不要去尝试,在你还没越界只是有那心思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人找到你警告你。

    这世界,从来都不是桃花源,从来都那么残酷,人人平等真的就只是一句口号而已,而门当户对,什么时候都是相当一部分人心中不容变更的真理。

    “天哥,我懂的。”

    懂,也从未想过要如何,但真的当有人提醒了自己残酷的现实之后,陈昊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谁又愿意被人划定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里面的癞蛤蟆呢,谁不想是那个骑着白马的王子,只是这个界定,从来都不是你自己,而是你面对的那个天鹅是处于人类社会的什么层面。

    像是叶子,那陈昊就一定会被划定为癞蛤蟆。

    如果是梅城当地某个年轻貌美的女孩,那陈昊就是那骑着白马的王子,又是公众人物又有钱人又帅,脾气还好还很孝顺,遇到他的女孩,那得是旁人口中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陈昊几乎什么事都不背着陈刚,他打电话的时候,车内很安静,很多话陈刚也听到了,他挂断之后的很长时间,车内寂静无声,直到陈昊点了一支烟,陈刚才开口:“昊子,无论咱奋斗到什么地步,都会是一些人眼中的癞蛤蟆。”

    陈昊双手枕在脑后,斜叼着烟:“是啊,残酷骨感的现实,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生人勿近的味道。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人,该做什么事,是大家都多虑了,现在年轻人的世界,谈婚论嫁这四个字,提起来都可笑,他们,还是老了,我想肯定也有人跟叶子说过同样的话,我都能猜得到她的反应,呵呵一笑,是挺可笑。走吧,回家。”

    “嗯,回家。”

    只有家,永远都不会用三六九等去论定你的存在价值。

    只有家,永远有人会翘首以盼远方,只为看到你平安的身影,至于你身上是穿着一品的朝服还是身上背着万两黄金,那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