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我坐下来

    李大哥?

    玩钢琴的,以庄文文这年纪称之为大哥的,在华夏最有名的,几乎是人人知晓。

    李云迪。

    他出现在了这里,还比什么?井天林对陈昊再有信心,也没觉得他能够跟这位抗衡,真都别说抗衡了,像是刚才庄文文说的,昊子要是敢坐下来去弹一曲,那都了不得了。一旁的天哥也是一样的想法,这庄家姐妹今天就是明显要给井天林一个下马威,没太大的恶意,无非就是不想将来让庄雪晴在井天林面前矮半截。

    井天林叹了口气,转身就想走,这虽说是内部一个小跟头,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栽了,庄文文这丫头片子不愧是大家口中‘敢玩’的代表,不过是自家人在一起闹一闹,他能把李云迪请过来站场助威,那自己还玩什么,除非把郎朗请过来,那还得说是个平局,你是不可能让这两位比较一下的,那等于是对他们两个人的侮辱。

    庄文文得势不饶人:“呦,不是号称爱谁谁的井天林了啊,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吧,怎么了,这还没比呢,就认输了啊,还是那句话,你的人敢下场吗?如果敢,就不算你输,或是你井大少自己亲自下场?”

    庄雪晴瞪了一眼妹妹,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就可以了,早晚都是一家人,老人们定下的亲事,他们是无法更改的,这也是生长在他们这样家庭必须去承担的责任。

    能让井天林转身就走,就可以了,他都已经不言语了,还要赶尽杀绝吗?那不是对自家人的招式,不能用,到这就可以了,再弄就过份了。

    井天林转身,陈昊站在原位,两人四目相对,陈昊其实心里想好了,如果这位脾气暴躁的井大少以一种看无用之人的眼神看着自己,那自己就绝对不会强出头,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要求自己出头的,也没有人会觉得自己可以出头。

    “走了,昊子,喝酒去,今天晦气,陪哥喝点。”

    尽管井天林的语气不是太好,但也让陈昊觉得很舒服了,能做到这地步,证明这位井大少,还是个值得深交的人,不管能不能成为朋友,至不济,你不会是他眼中的蝼蚁,随时无视,随时踩一脚,用得到的时候想起来拽一把。

    陈昊露出笑脸,刚才不去争锋,不代表现在不站出来,自己在这些人眼中只是无名小卒,可要记得,当小卒子过河之后,是能够当半个车来用的。

    “井哥,庄小姐说了,只要敢坐下,就不算你输,我既然跟着井哥你来了,就总要做点什么,有大师在场,我也想要让大师给我指点指点,我这样的小人物,也不存在丢脸不丢脸,一辈子可能都碰不到大师级的钢琴演奏家能够指导指导自己,今天这个机会,井哥,你无论如何要给我争取一下。”

    话说得滴水不漏,一切都源于自信,你要说比别的,陈昊就低着头一言不发好了,但在此刻,就算自己因为手无法达到从小培养的那种手感,但也不会差太多,比试一番会让人觉得狂妄自大,可要仅仅是求指导,放低姿态,坐下来的自信他是有的。

    一瞬间从无人的角落变成了全场的焦点,面对着所有人那近乎于鄙夷的目光,陈昊坦然面对,还好这些人不是那些脑残之辈这时候还非要出来嘲讽一番,眼神就足够了,能够迎着他们眼神走到钢琴前面,能够在李云迪的注视下,坐下来,就这一点,井天林首先喊了一声好:“好样的,是个爷们。”

    天哥的眼中也满是赞许,这小家伙真的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自己惊喜,并且这个间隔,是越来越短。看他,比起看公会的发展,更让天哥觉得有趣。

    本来李云迪是一个谦谦公子哥的模样,被卷入这样的事情,他心里也是很不舒服,但没办法,人家尊重叫一声李大哥,真要是得罪了这帮小祖宗,他们做糖不甜做醋一定酸,指不定给你闹出什么幺蛾子。

    站在这里,他也觉得足够了,看到有一个年轻人,还敢站出来,表面上还挂着笑脸,内心却略有不满,你还真敢班门弄斧,别觉得会弹几首曲子,考过几级,就觉得自己会弹钢琴了,那才只是入门而已。

    不过当陈昊坐下来之后,李云迪眼神一凛,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一种气质,一种真正与钢琴融为一体的气质。

    对系统的强大,陈昊现在丝毫不怀疑,从一个根本不会弹钢琴到一个世界级别的钢琴大师水准,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除了你身体方面需要去适应,剩下的东西全部让你直接融会贯通,包括你自己的脑海中都始终觉得自己谈了几十万遍,每天练习了超过八小时。

    在这一刻,陈昊选择了一首难度非常高的曲子,李斯特的《鬼火》,绝对可以排入世界最难曲子的前十名。

    在这,他不求一鸣惊人,只是想要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这也算是回馈天哥对自己的照顾,看得出来,在面对井天林的时候,天哥多多少少处于一种弱势的位置,这也取决于国情,商,再高,也终归只能排在第二位,要给第一位让路。

    今天的行为,也算是回报井天林的人情吧,你给我请来了李晨,我今天就给你一个不输的结局。

    第一段曲子弹出来,李云迪就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甚至产生了一种遭遇强敌的感觉,整个人的神经紧绷,他不相信,不相信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能够超越普通人领域的演绎这首《鬼火》。

    陈昊整个人的状态,面部表情,身体的律动,最后到双手在琴键上跳舞的状态,李云迪就算再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这个完全不知道是谁的年轻人,真的达到了《鬼火》这首曲子真正标准之上的水准,换句话说,即便是他,也是处于这层面,或许,自己只是比他更为流畅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还是这个年轻人的手,不是一个最佳弹钢琴手的状态,如果他的手再好一点,李云迪不敢往下想了……

    华夏,或许就会再有一个名字出现在世界钢琴领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