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六章 变脸

    长达五个小时的直播,陈昊真的是累坏了,但他觉得值得,收获远比付出要多。

    关注突破三千万。

    珍爱团粉丝破百万。

    直播间平均人气在这五个小时内,四十二万。

    一台由一个人弄成的春晚,五个小时的直播,礼物收入一百二十万,其中雅儿一个人刷了十五万,是今天的贡献榜榜首,也以二十七万荣登本周贡献榜的榜首。

    他也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记录,在乐乐平台上,他用自己的实力,让所有质疑乐乐主播才艺的人,彻底闭嘴,还没有直播完,就已经接到了乐乐官方管理人员的私聊,告知他尽量给自己多营造一些好形象,这一次的个人春晚将会全程录制,并且会有专业人员剪辑,官方将会拿它,做一个外出谈判的范本。

    乐乐要发展,要告诉所有人我们有做大这个行业的资本,谈什么,你总要拿出实打实的东西,很长时间以来,乐乐就在给主播们的才艺进行剪接,制作成一个视频资料片,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向所有人展示高手来自民间的事实。

    什么我要上春晚,什么好声音,什么超女,什么笑傲江湖,说白了不都是在挖掘民间的高手吗?更何况这些节目还不是纯粹找寻民间的,我们这里,可是纯粹的草根艺人,之前有人诟病说网络直播平台乌烟瘴气,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让成为主播的门槛高了起来,不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直播,每一个主播都必须在规则范围内去玩,那些无底线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资格开视频将负面的东西呈现给观众。

    陈昊是按照既定方针直播,他做的是给游客的,不是给官方的,我将最好的一面拿出来,游客们喜欢,这才是最重要的。

    下了直播之后,冲了个澡,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凌晨,陈昊将后台的佣金提现出来,这几天累计了有一百多万的佣金,看着银行卡内的数字增长,对于一个几个月前还在为五斗米折腰的穷鬼而言,那是一种绝对能够看着银行发出余额短信就笑着入睡的感觉。

    在之前小烦恼日常任务的时候,他就想到要用一场个人春晚来完成任务,只是没想到在‘糖果’的表演,凑巧赢了东哥,在他自己看来是多少有些胜之不武,要是今天这种状态,那就真的是自得圆满了,五个小时,其中有四个小时都是整个乐乐的人气王,虽说多少有大家帮衬的意思,但这帮衬可不是陈昊拉来的,是真正这节目的质量、才艺的展示吸引来的。

    …………………………

    整个农历年,陈家过得是热热闹闹,继乔家之后,陈家的这些亲戚也在新年期间见证了陈远平这一支的崛起,陈昊成为了网络红人,成为了歌手明星,赚了大钱,家里弄得非常豪华,生活质量完全上了一个台阶。

    陈昊的爷爷奶奶被接到了陈家过年,到了大年初二,兄弟姐妹就都聚集在陈家,跟着也借了光,享受了一次大吃大喝胡吃海塞的生活,连续三天,聚在一起吃喝玩,陈家住的地方也足够,陈远平也根本不在乎吃喝,过个年,儿子光是年货就备了整整一仓库,三十晚上,直接就在自家门前的路旁,给全村的人来了一次‘莲泉村’烟火表演,所有的烟花鞭炮全部拿出来,全村的孩童包括大人也都跑出来观看,足足燃放了三十多分钟,大人们都点着烟,你点一个烟花,我点一个礼花,孩童们完全就玩疯了,在整个莲泉村还不曾有过这么疯狂的举动,没有人有过这么大手笔,过年了,自己弄一个烟花盛典,附近十里八村都看得真切,这哪里是放烟花啊,完全就是在放钱,砰砰砰升天的烟花,那全都是钱。

    陈家,现在是真站起来了。

    农村的新年,不出正月都算过年,家家户户也都是农闲时节,每天都凑在一起喝酒打牌娱乐,就算是一些外出打工的,也都在十五之后才出门,避免坐个车还要挤得跟馅饼一样。

    别人过年,陈昊陈二早早就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状态,今年也不需要走亲访友了,要么是来他们家,要么是陈远平夫妇坐车出去大大方方拜访一圈,他们也只是在马德福和陈雪的孩子办满月的时候,出现了一下,出现在现场的他们,受到的待遇完全就不一样了,不是明星网络红人那样的受关注,而是现在昊子能耐了,张家李家亲戚里道的谁家有点什么事,都想要往身边凑一凑,看看昊子能解决不,尤其是一些想要张嘴借钱的,那更是先凑过来套近乎。

    陈昊没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在满月宴只是坐了坐随便吃了两口就离开,今天是他们正式跟方顺方老板签合约的日子,这之后,陈昊需要到燕京去接受公会给他安排的综艺培训,听高红波那意思,天哥两次给这培训提升规格,最初只是想要给他培训一下如何参加综艺节目,年度之后他的这些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酱油团带的也很好,个人直播的效果也越来越好,才艺方面更是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这才直播几个月,新的才艺是不断涌现出来,每一个都让大家觉得是那么的牛掰闪电,天哥才决定,给他提升培训的规格,尽量多给他一些培训,让他接受的更多,未来才会有更多的发展。

    陈二的主播之旅也开启了,陈昊最初的打算实现了,陈二可以做到万人主播的级别,在家里充当后勤,同时好好直播,陈昊和陈刚跟方顺签订合同之后,一切按部就班,方顺那边只待天气稍微暖一些,就开始进行外部的修整,目前是找工人,进行内部的清理,先将办公楼和厂房全部清理干净,将供暖系统全面恢复。

    短暂几天的轻松修整,陈昊又投入到了忙碌的日程之中,走之前,到‘糖果’又来了一场演出,依旧是全场爆满,一座难求。

    到燕京,天哥依旧是派专机的司机,那位刘胜大哥来接,跟陈昊也是熟人了,一路聊天到工作室,一进门,陈昊就站定了脚步,看着角落拐角椅子上坐着的一道身影,嘴角微微上扬,看了一眼之后,就迈大步向着二楼走去。

    对方也看到了陈昊,躲也不是,迎着目光上去也不是,非常尴尬的坐在那里,最后只能是微微低头,将视线没有聚焦的涣散盯在地面上。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物是人非,本来至少还能站在同一个层面的两个人,如今早已是不同境遇。

    陈昊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主要也是委实懒得跟一个落水狗去计较,郭凯在公会的打杂日子快要结束了,这一个月,他经历了天与地的差别到底有多么大,在被封直播间之前,他是公会的旗帜,自诩一哥虽说有些名不副实,大家也算是认可了,封了直播间,他就什么都不是了,魔都要强睡人家小女孩,颁奖典礼又跟东哥死磕,最后还捆绑着公会一起下水,还有外界不知道的跑到梅城得瑟让陈昊给这顿胖揍又拿出了几十万平事。

    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为了重新获得直播的资格,他觉得自己是在忍辱负重,可当他得知公会如今酱油团换昊子来领队的时候就知道完了,自己在这个公会彻底没有地位了,恨意滔天,却不敢有丝毫的表露,就他那点道行,天哥随便敲打敲打,他就彻底没有脾气了,再也不敢有任何扎刺的行为。

    他有一种认知,天哥要捏死他,真的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的简单,毫无悬念,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挣扎的余地。

    望着陈昊上楼的背影,郭凯咬碎钢牙,暗自在心里念道:“等着吧,等我回归那一天,必定会让你们重新认识到我郭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昊子,咱们俩的事,没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着吧。”

    “南哥,高哥。”

    阿南的办公室内,陈昊与阿南和高红波热情的打招呼,工作室这边也是新年新气象,去年表现不错,今年天哥也包了大红包给所有员工,大家新的一年面对着新的奖惩制度,干劲十足,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阿南扔给他一支烟,示意他坐,然后脸上满是随意的笑容:“你小子牛啊,个人春晚,知道自己拉了多少仇恨吗?现在多少主播可都背后瞄着你呢,不过说真的,厉害,咱公会那可是大露脸,官方几次宣传,你也看到了,都给咱公会的名字挂上了,什么也不说了,老大可是给我包了大红包,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好今晚大哥那边有一个重要应酬可能脱不开身。我来做东,昊子你可不准推脱,咱去胡大,簋街小龙虾,我在大哥那里可弄来一瓶好酒,咱们今晚先消灭了它,说好了啊,我是一条龙安排,所有行程你和老高都听我的,别给我省钱,省钱我可不乐意。”

    陈昊表面虽说笑着答应今天都听南哥你的,把我们卖了也认了。

    心里却不禁感慨,人啊,就是现实版的川剧变脸,这阿南,跟自己前两次来燕京,完全就变了一个人。

    “对了,还有个惊喜给你,老高,还是你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