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七章 让人窒息的才艺

    一段机械舞,让整个直播间处于窒息的状态。

    对,就是窒息这样一个词汇。

    ‘海天一色’提出了这个词汇,他认为自己在观看这段表演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种状态,看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看得都忘记了呼吸,直到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体不适才意识到自己完全被舞蹈所吸引。

    在表演机械舞之前,陈昊做了非常充分的热身准备,刚刚他就已经感觉到了身体对于自己舞蹈发挥的束缚,更坚定了他要努力锻炼的决心,过去是为了身体健康和整体形象锻炼,现在有了强身健体丹的摄入,身体潜力大幅度增加,体能的恢复也远远要比从前好得太多,这种情况下还不让自己更加疯狂起来,真都对不起舞王这个主播能力。

    几个拉抻的热身运动过后,陈昊来了一段大家只能在网络视频中看到的外国那种顶级舞者才能表现的机械舞,让大家看到了杰克逊的影子,但又不是杰克逊的风格,是那种将自己每一个关节和肢体动作都化身为机械感的舞蹈,几个身体的晃动,你都觉得他的头、身体、手臂、腰肢和双腿,不是一个结构的东西,不像是人类,完完全全就是机械才能做出来的动作。

    四分多钟的舞蹈,没有任何编排,本身这类舞蹈看得就是底蕴,看你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舞者,在这基础之上,看你表现到底能够达到什么程度,真正的高手会用完全违背人体关节常规动作的方式,将一个个动作编辑成一系列连贯的动作,进而组成让所有观众觉得震撼的舞蹈。

    当这个舞蹈在表演的时候,场中的礼物并不疯狂,很多人都在欣赏舞蹈,并没有去刷礼物,当舞蹈结束之后,几位财团自不必说,开始以抢夺中间礼物公屏的模式刷礼物,其中又以‘海天一色’刷礼物还是那么的任性,似乎是懒得用小礼物,直接用最贵的钻戒,66个一组,一组就一千三百多块钱,直接飘了88组的钻戒,十万块的礼物又以非常任性的方式抢占了直播间的画面。

    第二个有画面的反倒不是叶子或是老沈,而是之前那位雅儿,陈昊给她套上了直播间的黄马之后,按照他直播间的规矩,整场直播,她都会跟诸位刷钱的土豪一起,挂在排序的前面,看完这一段舞蹈之后,她并不是以那种连着刷多少组的形式刷礼物,喜欢什么刷什么,有的刷一组,有的刷两组三组,从上面一毛钱一个的礼物,到下面最贵的19.9元的礼物,很任性的点着刷,刷的个数也不尽相同,给人感觉她好似在看刷出来礼物显示在礼物公屏的感觉。

    到陈昊换回到自己房间直播的时候,你会发现,雅儿的贡献榜已经到了第二名,整个乐乐还是延续了周榜的形式,让所有主播直播间的榜单看起来更好看一些,不然多数主播的日榜,几百块钱最高,甚至很多连几百块钱都没有,看起来太过寒酸。

    “感谢各位刷礼物的大哥大姐,也感谢今天刷礼物最为任性的雅儿大美女。”

    下面他还没准备说什么,就看到有很多人复制,是雅儿打字说的话:“你怎么知道我是大美女?”

    每一个主播,都会与形形色色的人接触到,你首先需要拥有的一项基本素质就是耐心,不管遇到的人或是问题多么的幼稚可笑或是带有挑衅意味,先要做的就是做好服务,主播,是最典型的服务行业。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模式,你是来找茬的?还是生活在象牙塔内的腐女?亦或是对于人情世故缺少认知?

    到主播这里,思维模式就该变成,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如果有错触犯到对方的忌讳,那先道歉,就算不看人,也没谁愿意跟钱过不去,人家这一晚上在你这里消费了五万多,还不值得你恭维两句吗?

    “这是礼貌的称呼,难道您不是美女吗?”

    对方没再打字,而是继续任性的胡乱点着礼物去刷,陈昊心里都有点想笑,看来这位是典型的白富美了,难伺候的很,不是所有的白富美都像是叶子那样的善解人意,五万多块钱啊,就是在现实中,你是一个表演的艺人,赏给你,还不值得你说两句好听的吗?

    又唱了两首歌,喊了《刀山火海》和《一人饮酒醉》,穿插着聊天唠嗑,又直播了一个多小时,临近十二点才关直播,

    这段时间因为年度拿到最佳男新人,又参加年度颁奖盛典,今天又来了年度宣传片,陈昊的粉丝关注数,已经突破两千五百万,比起年度比赛结束的两千万多一点,增长了四百多万。

    珍爱团的数量,截止到此刻下播,也达到了五十万。

    这两项数据,也都过了顶级大主播的标准线,礼物收入更不必说,按照别人的说法,他现在是正当红,直播间的财团年度没有刷上山,正是最活跃的时候,年度过后的礼物收入统计,他保证能进入前五十名。

    下了直播,陈昊打开门,隔着塑料保暖棚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远近都被白雪覆盖,在这夜幕下的山村,你只能看到很远端一点点光亮,那是来自环城公路上汽车的大灯光亮,朦朦胧胧,汽车鸣笛或是公路上的声音,并不会传到村里来。

    “二子,别太拼了,你也差不多了,到时候跟官方申请一下直播间,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主播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做什么都不能用力过猛,真能够开直播了,每天直播时间也要控制,包括我这边的场控工作,也要压缩时间,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玩的时候玩,别让自己活得太累,我想你最能体会这句话了,是吗?”转到陈刚兄弟俩的房间,陈二开着台灯,还在那里跟自己的粉丝聊天,帮着维护这边55555的直播间,培训新的管理场控,帮着给转佣金,陈昊担心他累到自己,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语气重了一点。

    陈二抬起头,咧开大嘴露出最为灿烂的笑容:“我知道,哥,放心吧,饿了,你们俩吃不吃饭。”

    陈昊一翻白眼,另一边已经上炕盖着被子靠在炕头的陈刚一样表情。

    对于陈二的大胃,陈昊只能说。二子啊,等你能开直播了,你直播吃东西,做个美食主播,别人都不是你的对手。

    …………………………

    一夜的好觉,看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光亮,陈昊探手按了一下放在远端的手机,六点二十。

    还是家里的热炕舒服,好多天没有睡得这么好了,屋内已经有一点点凉,空调是智能的,在温度下降到一定数值就会自动开启,保持这间屋子里的温度。

    穿好衣服,那边陈刚和陈二已经洗漱完毕,哥俩一个给这边生火烧炕,一个到外面大门一侧的小屋里给健身室烧火,家里不缺可燃物,现在消耗大了,先从马德福家、张冬梅家烧不了的往回拉,其实按照陈昊的意思直接买现成的,没敢说,怕让持家勤俭的母亲骂,他银行卡里的一千多万,在母亲那里是一次的惊奇,告诉她之后,很快就被她抛在脑后,不是忘了,是不会将这些钱意味的生活改变放在心上,她还是喜欢自己原本的生活,能够一点点改变,她才会一点点接受,譬如打麻将不在乎到小卖店玩麻将机的费用,也仅限于此,小-赌-注也还是一块钱的局,让她玩两块的,她还接受不了。

    陈昊穿好衣服,出来帮忙,当是热身了,火烧好,三人又一起将院子给快速清扫,然后在白雪皑皑之中,坚持着每天早上的晨练,今天就不是跑步了,而是穿着大靴子,在雪地中留下一串串很深的脚印,呼吸着清早雪后最好的空气,做着一种常人不能理解的运动,最后三人还童心未泯的在小山上打起了雪仗,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回来。

    洗了热水澡,换好衣服,母亲那边已经做好饭,简单的吃了一口,陈昊和陈刚就出发,经过之前几天的接触,陈昊了解到马忠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导演,他也非常热爱这份职业,对工作很认真,说了今早要去看看剧本中设定的拍摄地,那就一定会早起。

    两人到达宾馆的时候,马忠已经在宾馆的餐厅吃着早餐,对外面这皑皑白雪,他也充满了期待,在魔都,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大雪将整座城市都覆盖的感觉。

    街道上,天没亮就有清雪的环卫工人在工作,等到三人开车出来的时候,主干道都已经清理出来,马忠拿着相机,在车里对着那些工作的环卫工人拍了照片,对这座城市的街道也拍了照片。

    这样一种行为,在很多人眼中是正常的事情,每年冬季都这样,下大雪的时候有人天没亮就组织清理,正常上班时间主干道都可以正常使用,落在马忠的眼里,这是一种生存的伟大。

    那雪,其实覆盖了人们生存下去的一部分。那些环卫工人,那些铲雪车,将这被覆盖的一部分,在收入与付出分摊到所有享受这街道去生活的人身上,几近无偿的为他们清理掉来自积雪的生存压力,不伟大吗?至少,当我们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不是嫌弃他们的职业,不是无视他们的存在,最基本的,给一次善意的注视,如果四目相对,一个灿烂的微笑,难吗?

    以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和思维方式,马忠发出感慨之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我喜欢上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