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一章 怎能不抽他

    直播间里欢乐多,直播间外笑语声声。

    陈昊每天下午,都会将自己在三亚户外直播,不会刻意去炫富,但也不会刻意回避来自于海哥和叶子等人的富豪生活状态,他主旨是将好玩的直播带给直播间所有的游客。

    天上海里,他的胆子极大,刚学会潜水,就敢直接去挑战自己极限;刚跟教练飞了几回滑翔翼,就敢要求自己单独去玩;弄个烧烤,他还直播给大家烤全羊,让旁边人和直播间的人都在怀疑,他弄的东西能吃吗?

    求偶遇。

    直播间内,陈昊肯定是要喊出这样的口号,还真别说,真有一些粉丝将到这边的游玩时间提前,为的就是过来跟昊子偶遇,玩了四天,来了有二十多个粉丝,大家一起玩,看着叶子绦的笑脸,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再去议论那件事很没有意思。

    夜幕之下,繁星点点,海风温热吹在身上非常舒服。

    沙滩的远端,安静,只听到浪海滔滔拍打在沙滩上的声音,偶尔能看到一对对情侣,或是并肩漫步沙滩上,或是头挨着头肩并着肩坐在沙滩上,看海看星赏月听风吟,远离最为喧闹的区域,这里的美,入眼满满。

    陈昊双手枕在脑后,缓步向前,叶子绦一袭白色连衣裙,裙摆随风而动,披散长发也被海风轻轻吹起,半截美腿露在外面,低跟的凉拖拎在手里,热气还没有从沙子中散去,保持着一点点温度,在一片人工保养的海滩上踩踏着走路,这个时间段无疑是最舒服的。

    “明天就回去了,休整几天,我还要去燕京,先到公会聚一聚,然后统一去魔都参加年度颁奖典礼。”主线任务直到现在还没有提示完成,陈昊猜测,可能是要到颁奖那一天,当自己接过最佳男新人的奖杯,才算是真正完成。

    叶子绦没有接话,低着头,缓步走着,陈昊也没有再开口,过了有几分钟,叶子绦才幽幽说道:“其实挺简单的事,不过是一男一女,就会被人解读为男女朋友,我就是看他直播挺有意思的,那时候现实生活的情绪很烦躁,就想要找一个能够舒缓心情的地方,就到了他直播间,刷礼物这种事我没什么概念,当时也是喜欢就刷,后来是他每天要我到他直播间,不要让我给别人刷,我也懒得去想太多,觉得他人不错,每天陪着我聊天,我也没时间去别的直播间玩,谁知传着传着就成了我们两个人是那种关系。”

    “我是懒得去解释,也没法解释,我行我素就好了,后来也跟他见了两回面,一起吃了饭,后来他跟我现实里借过一回钱,三百万,说是在家乡投资门市房,说是拆借,过两个月就还。再然后就是见面,喝酒,他给我下药,就差一点,其实就算发生了什么他依旧什么都得不到,还会更惨,弄不好玩大了把命再丢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挺伤心啊,我真心对他好,别说是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好,还是粉丝对偶像那种好,我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他,所以让我觉得网络其实挺无聊的,号就删了,也正如我家人说的,还是正视自己,回归现实的好,前段时间也是因为无聊,也觉得自己历练的足够了,能够扛得住任何事了,所以就回来了,然后,就遇到你了。”

    很平静,通过这样的情绪,陈昊能够看出叶子绦是真的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在意,或许自己等人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是啊,钱是个好东西,谁都会着迷的,你不会理解一个月不到两千块的工资收入,然后要去蹲着等群演赚点补贴,然后靠着这些钱在燕京生活下来的滋味,这段时间,我就像是在坐云霄飞车,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带着爸妈去买东西时,这辈子都不曾腰杆那么直过,花多少钱我都不心疼,恨不得我有多少就给他们花多少,知道我年度赚了钱,心里什么感觉吗?”

    陈昊躺在沙滩上,仰望星空,双手枕在脑后,叶子绦在他身边坐下,双腿在身前弓起,裙摆正好将双腿挡住,双手搭在膝盖上,脸颊压在掌心,侧头看着陈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自己的事情,做倾诉者的同时也在做一个倾听者,陈昊没有去跟叶子绦表忠心诉承诺说自己如何如何,也没有去故意展示自己是一个可信任人的姿态,就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有的时候根本都不搭,到后来,内容不是主要的,是这种氛围。

    坐累了,叶子绦就将陈昊的手臂给拽来,平放在沙滩上,她也躺下,仰望星空,枕着他的手臂,聊着聊着,有些冷了,她就靠近一些。

    靠得越近,聊天的声音就越小,肢体的接触并没有使他们产生一些别的想法,今天,彼此都在聊天之中掏心掏肺,将一些平日里不会对别人说的话语,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很多都不是说给对方听,而是说给自己听,让自己通过倾诉的方式,将内心一些症结所在给自我疏导开。

    直到深夜,叶子绦已经整个裹入了陈昊的怀中,当深夜的寒冷突破了他们所能承受的临界点时,两人才结束了这一次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敞开心扉聊天。

    “冷?”

    “嗯,有点。”

    “来,我背你,你给我当衣服,我给你当衣服,互相取暖。”

    “好。”

    当娇娇等人看到两人是这个样子回来时,说心里话,都误会了,两人也没解释,因为他们两个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很复杂,多种多样的因素交织在一起,以他们的经历和人生,一旦不是突如其来的猛烈冲击让他们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基本上让他们不计后果的去做事很难。

    躺下来回想的时候,两人心里的想法也是不谋而合。

    就这样,挺好,能够有个知心朋友很舒服,但要持续走下去会否有别的变化,谁也不知道,因为两人都不可能对别人说:“放心吧,那是我闺蜜,我对他没感觉。”

    不仅不是没感觉,感觉还非常好,也正因为这非常之好的感觉让他们反倒不忍心以任何方式去破坏,做情侣多数时候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很多人走向这条路的根源就是对身体接触的难以自控。

    陈昊和叶子绦,因为彼此的自控,使得给予对方的评价,都高了很多很多,在这一晚之后两人无论是通电话还是聊微信,都成为了生活中的必需品,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的,他们就达到了一种很高端的灵魂交流层面。

    如果有人此刻跟他们说,嗨,你们真厉害,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是在往深了交灵魂的感情,而不是粗浅的只是身体层面的深入交流。他们二人一定会不约而同的对你竖起中指,你丫埋汰谁呢。

    …………………………

    “昊子,到了魔都,牌面这一块的,交给我,到时候一定给你弄得明明白白的。”邝中海这几天跟陈昊学了很多东北话,他自己乐此不彼,尽管说的有些好笑,却自得其乐。

    “海哥,尽可能,我们还是要跟着官方的安排走,看情况吧,有任何需要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你决定了不到现场去看?我帮你弄票。”

    “不去了,魔都认识我的人多,懒得跟他们解释。”

    在一起这几天,陈昊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位邝大少是何许人也,是那种你在一些搜索引擎上输入他的名字就能够有单独资料栏的名人,他的家族产业,那在国内也是首屈一指的大集团公司,真要是在魔都排一个几少之类的,邝中海是有资格位列其中的,他不参加乐乐年度盛典的颁奖仪式,也有他的考虑。

    邝中海看了看叶子绦三人,勾着陈昊的肩膀走到一旁低语:“那件事你在燕京忍着点,等到了魔都,我来安排,收拾他是轻轻松松,肯定让你满意就是了。”

    陈昊笑了笑:“我忍得住,怎么都好,忍不住,那就对不起了,好戏海哥你看不到了。”

    邝中海眼珠一翻:“你小子不会是想当着你们公会老大和那么多人的面……”

    陈昊正色:“如何,有些人,如果不抽他,我会寝食难安的。”

    邝中海点点头:“好,我给你联系一下,不管到什么地方,咱得有自己人能够处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