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章 我只想干别的

    “快来,给我们的昊子一个拥抱。”

    娇娇看到陈昊,先上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一切尽在不言中,以后如何尚且不知,至少现在对方并没有让叶子失望。

    美丽不打折叶清也过来拥抱,作为叶家旁系的一员,当初叶子绦父亲插手此事,她也吓了一跳,对方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充其量算是个网络红人,招惹到叶家,一根小手指,就能将其碾死,还是叶子绦开了口:“不过一小人而已,小惩大诫,以后滚回老家去做个小买卖,告别网络吧。”

    不然,那位试图-下-药-人财两得的混蛋,岂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六个月的拘禁,让其尝到了苦头,刷给他那些钱叶子绦也根本不曾放在眼里,拿着这些钱,回老家做点小生意,娶妻生子过上小富即安的生活不难,别再上网,不然看到你的存在心头怒火升起,想到那个差点被沦丧的夜晚,叶子绦随时随地都可以将那个子豪现在的生活彻底摧毁。

    现在,事情被重提,大有揭人伤疤的意思,要知道普通人肯定没得办法只能承受,叶子绦是普通人吗?

    来的路上,叶清看了航班信息,根据当时娇娇给昊子打电话的时间计算,他是第一时间就赶往机场飞了回来,下飞机第一时间就给叶子绦打了电话,然后一直在机场这里等着。

    说话,办事,都让人觉得很舒服,这样一个拥抱,当然值得拥有。

    “看看,我这一身都是伤,今天那个水上飞龙,玩的有点过猛了,摔迷糊了。”

    陈昊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他嘴上是那么说的,行为举止神情也都是一样,给人一种真的就没将那件事当回事的状态。

    娇娇撇撇嘴:“你还真有心情,怎么,到了那边,海天一色那位大土豪,没给你安排安排那边的特产?”

    陈昊也没装糊涂,点点头:“有啊,一大堆,我两个兄弟还在那边,看来我是没这福分了,咱是讲义气的人,得陪兄弟不是,要不,你今晚回报回报我,放心,只是搂着睡觉,不干别的。”说着,搂住娇娇的肩膀,嘴角带着一抹邪笑,迎接他的是娇娇在他腰部的十字拧,年轻人之间,一些稍微超出界限的玩笑,其实大家都不会介意。

    “不好意思,我只想干别的,没心思跟你挤在一张床上。”

    面对着娇娇的反击,陈昊直接选择了礼让的投降,表示自己服气了,你够彪悍。

    有过一次的同行出行,彼此之间就少了很多的陌生,对于三女敢跟着自己走,在没上飞机之前,叶子绦就给了答案,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海南,在那边也有房子,每年都会到那里小住一段时间,打电话是让人来接机。

    陈昊并不在意这样的一种‘通知’甚至带有一点警告的方式,他也根本就没想要做什么,全都是一份好意,不过作为属性是女人的个体,有所防备也是自然,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要在男人逐步给女人信任的过程,不要奢望什么平等,这世界永远都不可能男女平等。

    上了飞机,陈昊和叶子绦比邻,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时候商务舱反倒没有经济舱来得实用了,不过当飞机起飞,区域暗下来之后,叶子绦将头靠在了陈昊的肩膀上,两人用一副耳机传出的声音去看了一部去年热映的电影,静静的,也不需要说什么,到是过了一会儿,两人的手搭在了一起,相握,用这样一种方式传递力量,

    没有办法给这种相处方式做一个定位,生活中也没可能将所有事都条条框框的划分清楚,明明不是感情的事情,陈昊做的确实情感的慰藉安抚,似乎有些驴唇不对马嘴,但叶子绦很舒服,这一点最重要,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她知道,男人和女人所谓纯粹友谊是扯淡,此时此刻,她有一闪念,或许,和面前这个自己觉得干净阳光很舒服的男人,发生一点什么,也不会抗拒,顺其自然就好。

    恍惚之间,叶子绦醒过来,姿势还是之前的姿势,只是维系这个姿势的人,整个手臂已经完全僵硬在那里。

    “喝点什么?”

    男人的温柔,某些特定的时候,杀伤力比女人的绕指柔还要大,叶子绦笑了笑,探手帮他去揉捏肩膀手臂:“装硬汉?这回好了吧,还能动吗?”

    陈昊苦笑了一下,没有去解释,确实接近两小时维持一个姿势承受一定重量,手臂都完全没有什么知觉了。

    “呦,不要太甜蜜好不好,我们受不了的。”娇娇在另一侧,发出调侃的声音,叶子绦直接一推陈昊:“那给你。”

    陈昊直接翻白眼,一副我恨郁闷的模样:“我不是货物的好不好,咱们不带这样的,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

    凌晨三点多地方,海哥早已经给开好了房间,他本人也专门换了一身衣服起来,到机场接机,陈刚和陈二昨晚是没客气,享受了一把‘数万元的大餐’,不过在得知陈昊航班的时间之后,两人早早就让房间里的‘大餐’离开,收拾妥当,也没想到海哥凌晨还爬起来,心里对其肃然起敬,不为别的,就待人真诚这方面,这位富家大少身上一些别的毛病,其实都算不得毛病。

    陈昊和叶子三人也挺感动,这回程的时候天都亮了,一行人索性就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作为邝中海和叶子绦,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共同话题更多一些,有陈昊撺局设置了一个环境,他们很快就慢慢的熟悉起来。

    叶子绦等人见到海哥热情开好房间,又是比较熟悉的高档酒店,也就没有去住在这里的别墅,用海哥的话说,住别墅没意思,这里什么都方便,吃喝玩乐一条龙。

    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正是到海边享受夕阳的时候,待到三女到了海边时,就看到远处水上飞龙的表演,看了几眼之后,三女就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弄了望远镜一看,好家伙,这家伙一天天就知道骗人,还说昨天才会玩,摔了好多次,这明显就是精于此道在海边长大的职业级别,还空翻,这是新人会的招数吗?

    等到三人凑近,看到陈刚正陪着一个长相非常丑陋怪异,身材矮小,肿眼泡,大嘴,肿牙花子的男子,拿着手机,正对着做各种动作的陈昊进行直播。

    与三女在燕京见过,陈刚打过招呼,指了指陈二:“我弟弟,一直给昊子当场控的……”

    “他就是二子啊,晚上我得请他吃饭,我好多乐乐不懂的地方,都是他教给我的。”美丽不打折的语态,就跟昨日的陈昊一样,将可能让人觉得烦闷自卑的地方,忽略掉,真心还是故作不重要,态度才是关键,会让向来自卑的二子,能够提升一些自信。

    直播结束,陈昊的表演也结束,当叶子绦三人得知他真的是昨天才学会,今天这样的进步是用一次次执着的坚持才得到的,也难怪他敢于给游客们承诺,说自己会一直进步,会持续给所有的人惊喜。

    给直播间的游客们直播这样一种户外才艺,人气也相当旺,差的就是难以真正长久,你不可能直播这样的东西直播两个小时吧。

    下来之后,陈昊拉着叶子绦三人闹了一会儿,直播间内那些带节奏的,直接就让游客们刷花给顶过来,根本就不作回应,这种事情你越是在意越是回应,那些带节奏的黑粉就会越开心,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让主播必须跟着自己节奏来,会更加乐此不疲。

    在直播时候的陈昊,落在邝中海和叶子绦等人的眼中,会觉得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光芒,似乎这个世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明明现在铺天盖地新闻八卦都是叶子为桃桃的事情,他的直播间该是重灾区,该是那种所有陌生人进来都打听那八卦的地方,可看看今天,这节奏始终就没让外人带起来,有些外面的人进来是想要刷屏,刷了几下发现主播表演的东西很有趣,注意力就被主播吸引过去,至于八卦这件事,早已抛在脑后。

    直播中被叶子绦三女给好好‘折磨’了一番的陈昊,刚换的衣服被弄湿了大半,他们的海边嬉戏,落在直播间游客的眼中,产生了比广告效应还要好的旅游宣传,让很多人都渴望到三亚去玩一玩。

    “行了,我是逃出来了,海天哥要带我上空中玩一会儿,你们就别看海天哥了,他不露脸的,到时候让你们看看他的脚得了。”

    “兄弟们,起来了,我一定要考飞行驾照,太过瘾了,树木房屋一点点在你眼中变小,一点点被踩在脚下,跟着我,我们一起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望向远方,睁开双眼……”

    “蓝天,大海,白云,海岛……我不需要闻到海的味道,因为它已经存在于我的呼吸。”

    外出玩,也可以让直播变得很有趣,不会让粉丝和游客失望,刚刚年度获得最佳男新人的昊子,遭遇到了叶子事件的麻烦,结果很多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发现,进入他的直播间,八万多人,大家不是再追问叶子的事情,而是兴致勃勃的在看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