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抽丫的

    陈昊用手机开直播,一开直播,满屏都是刷屏问关于叶子的事情,打听那个子豪,扫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

    陈昊任由他们发挥了有五分钟,直播间人数很快突破五万,这里面有不少主播年度后休息的缘故,也有年度期间他出众表现积累的人气,还有一小部分,纯粹是没事进来看热闹起哄架秧子的,他们就想知道新闻,完全是自己好奇心作祟。

    人也差不多稳定了,节奏也飞起来了,陈昊清了清嗓子:“我只说一遍啊,该录像的录像,该录音的录音。”

    “今天的乐乐新闻我也看到了,我是真佩服有一些人挖门盗洞的本事,乍看这新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吸引人的新闻,叶子是新开的国王号,以前没什么名气,跑到我直播间,守护我,前前后后给我刷了有一千万,又拿什么音频、照片来进行比对,又列举出一大堆所谓的证据,非得要证明叶子就是当初的桃桃。你们是不是也很感兴趣,我也是,等到我看完,我也想自己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叶子是不是桃桃呢?”

    “我跟你们大多数人想的差不多,很有可能是,真的很有可能就是当初那个桃桃。”

    陈昊其实说到这的时候,在车里看他直播的叶子绦三女,都有一种要被气笑的心情,明知道昊子肯定是和自己等人站在同一个战壕,可听到他这样先抑后扬就是心里不舒服。

    叶子绦笑了笑,给自己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娇娇和美丽不打折都理解,当年她是真的很伤心,不是感情爱情,是一种被朋友欺骗的伤心,现在想起来那段往事,还能看到她如此落寂的模样。

    叶子绦缓缓吐出一个优雅的烟圈:“别急,听听他怎么说吧。”

    越是曾经无比的失望,而今就越是渴望触底后得到更大的希望,从小到大就被富养的叶子绦,内心其实是很强大的,至少可以说是无比坚韧的,遇到问题不会如一般人那样郁闷崩溃到失去理智,现在的昊子,就让她看到了更大的希望,她不在乎再失败一次,再看走眼一次,哪怕再来几次如果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精神慰藉,那也是值得的。

    是的,在网络上,她需求的不是一段感情,而是一种很独特巧妙与自己生活远离的精神慰藉,在现实生活中她无所谓金钱,但有些时候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当中,某些不知道何时会到来的竞争,稍不小心就会将她的人生彻底摧毁,她不是一个生活在象牙塔内的女孩,很多时候感觉到心累的时候,需要找寻一个环境,让自己完全与现实生活剥离开来,网络的诞生,给她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渠道。

    失望,落寂,在于投入的过多,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感,是那种我需要在你身上找到精神寄托,需要的时候会是慰藉,当初那件事,她失望越大,今日,就越是渴望成功。因为失望经历过再次上演也只是重复而已,一旦成功那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褒奖,不仅得到了一个精神寄托,还验证了自己的眼光。

    直播间内,陈昊继续说着,很轻松的状态,一点也没有让那些想要看他苦大仇深或是愤怒的人,大失所望,他这种状态就是给那类人准备的,你越是想要看到我丢人现眼,那我就越是要表现的好一些,要是被你们这些人牵着鼻子走,那才是真正的丢人现眼。

    “其实我有询问过叶子,你们猜怎么着?”

    “她说是啊,以前玩的一个号,不想玩了,所有信息全部删除,所有绑定全部解除,那个号彻底毁灭,至于你们关心的故事,有什么可想的,我有那么一刹那想要问来着,后来忍住了,怕挨骂,人自己家的事情旁人跟着掺和什么,你们跟我不一样啊,我不是再说你们,我是说我还要靠着人家给我刷钱呢,你们不需要啊,跟她没任何关系,想要关注就关注,想要说就说,谁也没有权利说你们不能关注这件事,我会为你们达成心愿的,一会儿我们一起去三亚,我会想尽办法从她口中套出实情,到时候一定会来告诉你们,你们就等着我胜利凯旋的好消息吧。”

    说完这句话,戛然而止,再不提这件事,直接转方向:“我直播间的兄弟们,我是真心觉得神经有点衰弱,怪不得都说主播鏖战年度是炼狱,过去我不信,现在我信了,海天哥说带我放松放松,我就约了叶子我们一起,可不是白去啊,《夜空中最亮的星》mv,海天哥说如果有可能会在那边拍,如果真能拍到时候给你们直播。”

    “还有啊,我今天玩那个水上飞龙,太过瘾了,等这两天我练好了,到时候录视频或是直播给你们看,我还求海天哥帮忙,要考一个私人的飞行执照,开那种小直升飞机的……”

    以他的‘语言能力’功底,聊着聊着就将直播间内喜欢他的粉丝和游客给聊得起兴了,他们之中对叶子的事感兴趣的本就不太多,加上陈昊刚才软刀子话语上去一捅,比起骂人不带脏字还让人如鲠在喉,我会为你们达成心愿,我会套出她的话,会回来跟你们汇报……

    这一系列的话,都在表达一个意思,你们是不是闲的蛋疼,才会这么关心别人的事。

    因为他委婉,所以一些内心并没有多少抵触情绪的人听到这些话,产生的反应会有一些不同,他们会顺着陈昊的话去思考问题,会问自己,你有那么关心这件事吗?还需要等待昊子回来给自己一个答案吗?似乎没有那个必要吧,叶子是不是桃桃,她不都是昊子直播间的vp吗?都是他的财团神豪吗?挖出一年多以前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吗?这种冷饭就算炒了,还有什么味道吗?

    或许,这就像是今天的直播一样,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段落,听过也就过去了,真想要了解答案,等到明后天,昊子开直播的时候自然会说,没必要满世界去询问,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叶子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还需要我们这么去进行关注。

    那些带节奏的,依旧只能是带节奏,被陈昊一顿损,偏偏找不到破口大骂的由头,零星十个八个骂人的,还没等他们复制第二遍骂人的话语,人已经被踢出直播间,这种人是不会封id的,而是直接封ip,别以为你让身旁人用他的号就可以进来了,只要是你这网络ip地址的乐乐号,就别想进入这个直播间。

    其实叶子三人也有些担忧这条新闻会给昊子那边带去麻烦,内心还有点忐忑和不安,担心昊子是新人主播,刚成功,刚刚有了非常好的发展,经验不足心理素质再不够,碰到这种事不会处理,被一**的节奏给带坏了直播的心态,一旦心态失衡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网络的可怕就在于此,能让你一夜爆红,也能让你一夜之间臭大街人人喊打。

    看他这处理方式,不仅直播间的节奏被压了下去,他拿着手机靠着聊天都能够正常直播,还用属于他的方式,帮着在网络上解决那条新闻带来的负面影响,还尽最大努力去堵住了悠悠众口。

    尤其是那不带脏字不带指向的损人,让三人都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直播了一个半小时,陈昊关了直播,算算时间叶子她们也要来了,将发烫的手机放在了一旁,又点了一碗面,一杯热奶茶,一边吃着,一边给老蔡发了一条信息:“蔡哥,我知道你人脉广,帮我扫听一下,这新闻是谁曝出来的,要证据的那种,我出二十万的花红。”

    老蔡很快就回复:“我会安排人去散播消息。”

    任何一个消息的传播,都是有源头的,像是这样的消息这么快的散播开,肯定不是某个匿名号发一发帖子就可以的,诚如大家一直所说,叶子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即便是当年的桃桃,有人提起来的话她是当年的土豪,没人提,很多新玩的都不知道她,也不可能几个帖子就在这么短时间掀起这么大波浪。

    八卦新闻。

    一些公众号。

    一些八卦主播的直播间。

    想要完成这些,就必然是有源头,有钱,在网络上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

    老蔡最后问了一句:“真找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抽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