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七章 跟土豪做朋友

    “二子,这有什么的,很正常嘛,你看你,现在脸还红。”

    陈昊三人都已经出发前往机场了,陈二的状态还是没有从昨晚的‘跌宕起伏’中调整过来,只要陈昊和陈刚一提到昨天晚上,陈二的脸马上就会红起来。

    昨晚,陈昊是说到做到,真的就让陈刚给陈二找了一个,一直自卑的陈二,生怕自己又被别人瞧不起,他却不知道,在钱的威力下,很多东西都可以直接被忽略,所以他的第一次,是得到了非常充分的发挥和满足,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两个哥哥的调侃,脸红也不光是不好意思,多多少少,还带着一点回味。

    跟‘海天一色’早有约定,年度结束后一起到三亚玩一玩,这位在年度给自己刷了一千多万的神豪,陈昊很珍惜,了解到对方与自己是同龄人大不了几岁,聊天彼此的感觉也非常舒服,对于这次邀请,他也是充满了期待。

    飞机穿过云层降落,走出舱门,一股专属于热带的湿热气息扑面而来,三人早有准备,来的时候就是单裤t恤外面套了一个外套,下飞机的时候将外套脱掉即可。

    几个小时之前是寒冷的北方,走的时候落雪,北风呼啸,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暖阳高悬,一阵阵热风袭来,瞬间心情就感觉格外的好,都不需要看到什么美景。

    出来机场,就看到了接机的牌子,也看到了那个陈昊一眼就认出来的‘海天一色’。

    略显饱满的脸颊,皮肤白皙,中短发,可称为帅哥,一身得体的衣衫,脸上带着十足的笑意,对陈昊是一种真诚,但他能够看得出来,对方眼神游离的时候,那是一种完完全全的距离感,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种眼神,就该是目空一切。

    对待陈昊,这位可没有那些,很热情的过来拥抱:“昊子,累了吧,走,先去酒店休息一下。”

    “海天哥。”

    “叫我海哥就可以了,我真名叫邝中海。”

    陈昊本是想要礼貌一点,用网络上的称呼,熟料这位海哥一点也不见外,跟网络上给他的感觉很像,是那种你对了他的脾气,跟你能够称兄道弟不谈论所谓身份的类型。

    “海哥,这是两个兄弟,刚子,二子。”

    “你们好。”客气,但保持着距离,看在陈昊的面子保持着一点亲近,实则完全拒人千里之外,毫无交集的想法和意图。他这样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陈二的长相也并没有什么额外的神情。

    陈刚很清楚自己的位置,陈二更不会有什么过多的想法,除了机场上了后面的车子,陈昊则和邝中海上了前面的商务车。

    看到车子,陈昊在心中就已经对邝中海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印象,以对方的状态,外面开跑车来接或是开宾利、劳斯莱斯之类的来接都很正常,也有那个能力,不都是很喜欢排场吗?他没那么做,陈昊也没那么希望,这两个人对于何时张扬也有了一个共同的认知,有些必要的时候,该张扬就张扬,没有必要的时候,也没有必要非得处处都摆出排场,只是一个简单的接机,也没有任何活动,舒服为最好,商务车的乘坐舒适感受,一直都是被推崇的。

    丽思酒店,到了地方,这海哥的实力才向陈昊三人展示了一下,127平米的大床套房,开了四间,他和陈昊一人一间,陈刚和陈二一间,他的两个司机兼保镖一间。

    “海哥,你就不用问我了,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土包子,北漂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从小到大就是个农村娃,我来就是奔着你来的,反正你怎么安排怎么是,我就跟着,不过有件事得先说明,吃啦玩啦,你得提点我,别让我出丑,反正我是什么都不懂,到时候丢人,肯定拉着你一起。”

    邝中海啐了一口:“呸,什么丢人,咱爷们到哪都是爷,我就是说面前这块馒头比燕窝鱼翅好吃营养高,他们也都得跟着点头。我说一坨屎是香的,他们也得奉承我说海哥好见识。”

    陈昊冲着他竖起大拇指,谬论归谬论,细想想,浮夸的社会目前就是这个样子,有钱能使磨推鬼,多么可笑的一句话,多数人当下并不怀疑它的真实。

    海哥说的没错,他说一桌子的咸菜是山珍海味,那陪着他一起吃饭的人就会说这是绝世佳肴,他说一桌子的山珍海味难吃的想吐,那陪着他吃饭的人就会第一时间将嘴里的饭菜吐出来配合他。

    “走,出海。”

    陈昊算是享受到了一些网络新闻里报导的那些内容,游艇出海,上面十几个泳装美女,传说中的某外,各个身材好长得好,面对着你一直展露着微笑,陪着你以你的意志为她们当前的思维所想。

    你想晒晒太阳就陪着你沐浴阳光。

    你想游泳她们会陪着你下到海水中。

    你想喝点酒聊聊天,她们又是最佳的聊友。

    你想跳舞,她们会带给你最妖娆的舞姿。

    至于别的,陈昊还不至于没品到久不闻肉滋味就丧心病狂,相反他还很收敛,这些都是小事情而已,他不想破坏自己在‘海天一色’这位神豪眼中的印象,尽量真诚实在的同时,保持一点该有的矜持。

    陈刚并没有更换泳衣,只是换上了沙滩裤和t恤,即便如此也挡不住那棱角分明的肌肉,不过还好他不是一枝独秀,邝中海的两名保镖也是专业级别的,到是陈二,也不知道是昨夜让他开窍,还是他本身就具备这样的能力,当陈昊和邝中海开始被‘水上飞龙’给吸引走注意力之后,陈二在一群莺莺燕燕之间,如鱼得水,引得她们围着他是娇笑连连。

    陈刚还专门注意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老弟被当做小丑在恶意的取笑,而是他利用自己本来是弱势的地方,产生好笑的效果,来让自己不再是角落里无人问津走过还要露出诧异表情看一眼的怪物。

    很灿烂的笑,就这一点,陈刚就觉得自己这个亲哥哥真不如昊子这个哥哥,不是保护呵护像是老母鸡一样保护小鸡仔,二子就可以幸福生活,应该如同昊子这般,给二子一个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感,哪怕他要经历无数次的遭人白眼和质疑,但只要这其中有一定数量他能够证明自己,让自己融入到现实社会之中,那这无数次的质疑和白眼就值得。

    游艇旁,‘水上飞龙’刚刚掌握了基础技巧的陈昊,就开始进入到疯狂玩耍的节奏,骨子里充斥着天不怕地不怕胆识的他,根本就不在乎所谓的危险,什么叫做冒险精神他都不知道,只知道要玩就一定要玩个痛快,遇到自己喜欢的‘玩具’,一定要玩个透,什么危险之类的,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人还能被‘玩具’给征服了?

    开始几次,横着拍向水面,看着都让人觉得疼,邝中海只能算是会玩,兴趣不大,玩了几下,身上过了过水,就回到游艇上,靠坐在沙滩椅上,旁边有人服侍着,点燃一支雪茄,看着陈昊在那玩得不亦乐乎,也时不时的跟着拍手称赞或是狂笑不止,这小子,挺精明的,但当你觉得他很老于人情世故不愿意接触的时候,又会发现其实在他身上,总会闪现出真诚不加掩饰的愣头青状态,会让你有一种时光倒流,自己也回到这二十出头年纪的感觉,不自觉的,会对他产生格外的好感。

    “在国外待过?”邝中海斜眼看了一眼陈刚。

    “是的,邝先生。”陈刚恪守他给自己的定位,兄弟归兄弟,在外,那就要有尊卑之别,要尊昊子为老板。

    “嗯,昊子有福,一起玩去吧,别客气。”

    “多谢邝先生。”陈刚还不至于矫情到此时还一动不动,那就是典型的不识抬举了。

    玩了一个多小时,身上不少地方都略有红肿,却掩盖不了陈昊亢奋高兴的情绪,那些能够玩得非常炫酷的技巧深深吸引着他,都已经打算明天请更为专业的教练,好好教自己一些高级的技巧。

    “你小子,我看直升飞机我也不敢带你去飞了,不然你小子肯定想要开飞机。”

    “海哥,你有门路,我想考个私用飞机驾照……”

    “昊子,你这是在将自己的路给堵死,你这样的,以后我怎么敢领着你玩。”说是说,看到陈昊那种对新鲜事物的渴望诉求,很有活力也能带给旁人我也要年轻一次的情绪渲染,邝中海看着他,觉得他这样的人,人生必定十分精彩,每一个感兴趣的事情都有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这一点,非常难得。

    “玩一样是一样,我海哥是差钱人吗?”一边开玩笑,一边陈昊将音乐铃声响起的手机拿过来,扫了一眼来电人,笑着接起电话:“喂,美女,有何指示?”

    “你现在能上网吗?到乐乐看八卦新闻。”娇娇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娇媚慵懒,多了几分肃然的杀气,陈昊皱了下眉头:“好,我知道了,马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