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让你停下脚步的直播间

    年度比赛激战正酣,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不敢有分毫的放松警惕,能够拿出来的底牌也纷纷拿出来,到最后一天才去决胜负,那是背后有着强大公会或是线下经纪公司的主播才会去做的事情。

    这几年,公会的参入,将年度比赛搅和的浑浊不堪,一个主播的真实实力已经无法在这样的比赛中完全展示出来,拼的不单纯是才艺,不单纯是人气,不单纯是努力程度,金钱占了半数,砸得起钱的公会,能够砸出让人关注的主播,能够吸纳更多成型的主播签约到其帐下。

    可以说,年度比赛对于很多主播和很多游客而言,都已经没有什么乐趣而言,只剩下单纯看谁刷钱刷的疯狂谁能够在年度中脱颖而出成为新贵,一点点希冀就是出现一个真正靠着自己直播间财力对抗整个公会的强悍主播,看他用自己的战斗去捍卫年度真正的意义。

    一块钱一张的年度个人票,价值不菲,在所有礼物的价值中位于中段,但其实平日里谁要是给一个主播,哪怕是可儿老蔡这个级别的,刷上一千多块钱,他们也会很认真的感谢,当做金主来对待。可到了年度比赛,不是不在意这类刷礼物的游客了,是看到别人几万几万的涨票,到了关键时刻,十万二十万甚至百万级别的涨票,你会发现自己真心是有心无力,那种挫败感每一个主播都不想有,能够调整好心态坦然面对的也没有几个,一千一万个理由到最后不去争了,心里也还要留有一个相对私心的理由:“我争不过别人,也要尽可能多拉一些票,每一票,都是钱啊,年度不赚点,平日里要礼物更难。”

    陈昊下午到家,并没有说躺下去休息,那样只会越躺越累,与陈刚陈二两兄弟,在健身室内锻炼了一个小时,器械增加力量和肌肉,也将身体内因为困乏产生的慵懒给驱散掉,冲个澡,吃了一口饭,就正式开始直播。

    这一开播,马上就感觉到了整个平台所带来的那种压迫感,每一个直播间的拉票都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都别说他一天只播四个多小时,昨天还基本没有正儿八经的直播,这在别的主播身上都觉得匪夷所思,一个正在参赛的主播,还有什么比年度比赛更重要的事吗?你昊子竟然还敢耽误两天时间,别跟我们说,你今天还只是打算就直播三四个小时?

    今天的直播,陈昊开启了连麦表演才艺的模式,保持着自己的风格,穿插着拉票,没有来一个公会新主播,就让对方扯着脖子去喊给自己拉票,也因为如此,他节省了很多的体力,对于很有可能到来的长时间直播,内心也不怵。

    八万人的直播间,年度期间,那对于公会一些年度已经无望的主播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去处,在那如果能够连麦,有好的表现,是非常好的增长人气机会,让他们很舒服的是来到昊子这里,不用呼喊着拉票给自己也弄得很累还不招人待见,而是有一个表演才艺的机会,跟才艺主播在一起比拼,输了不丢人,丢人的是你根本没有好的才艺拿出来。

    别的直播间紧张气氛始终笼罩,各路主播之中一部分又开始愁眉苦脸一副苦大仇深似乎拉不到票自己就要死的模样坐在电脑前,他煽情、诉苦、埋怨,给自己票数不动找各种理由,什么公会死了,什么我们没有财团之类的,却从未想过如果好好直播,会否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陈昊不知道别人,反正他自己是最讨厌年度比赛拉票拉得直播间没有直播间的样子,过去他是作为一名看客,年度期间也就最后时刻上来看一看最终激战,剩下时间基本不看,现在他自己参与其中,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希望直播间成为那种完全不顾游客感受、就只是喊着兄弟们给我上的拉票直播间,至少,在他能够用才艺带给别人快乐还能够得到个人票的时候,他不会那么去做。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的唱着,淡淡的记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得。”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

    一首李宗盛的《山丘》,对生活的阅历,对唱功的把控,对气息的控制,对情感的释放,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稍不小心,这首歌就会被唱得稀碎,想要唱得让游客们听进去也非常难,就算是原唱,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将这首歌唱到观众的心理。

    两个小时的连麦表演才艺,无论是歌曲还是喊麦,陈昊每一秒都拼尽全力,都将最好的自己呈现给所有的游客,在他的压力下,每一个连麦的主播都不敢有半点松懈,所以这两个小时下来,整个直播的质量非常高。

    到连麦结束,陈昊就将这样一首非常考验功底的《山丘》,如同讲述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慢悠悠的演唱,味道也要一点点的品出来,过去陈昊不太敢唱这样的歌曲,在直播间内会有一些游客,是那种我需要瞬间就被吸引的类型,一旦你的表演不能马上吸引我,一个华丽的转身就离开直播间。

    现在粉丝基础有了,在大家都觉得浮夸的年度有些云里雾里飘着太过虚无缥缈时,陈昊反其道而行之,踏踏实实,稳稳当当的展现才艺,反倒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让一些在乐乐上只是欣赏而不去参加纷争的那种‘散仙’游客,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家,进来之后,不需要去调低音箱或是耳机的声音,也不需要进来一段时间就闹心然后离开。

    安安静静的唱歌,热情如火的喊麦,每一个才艺之间的间隔,保证不会超过三分钟,不会让游客们产生这主播磨磨唧唧的在说什么我还是出去转一转的念头,看了他一场直播,就会点关注,留下来,脑海中会闪过明天他直播我还来看的念头。

    第四天的直播,陈昊这边是不温不火,四个小时的直播,拉了二十多万票,让总票数达到了八百三十万。

    这样的票数,没能保住第二的位置,启航方面,公会出重拳,直接刷了五百万票,一跃让他成为年度最佳男新人组的第一名,总票数,一千二百万票。

    第二名是mc小景,他直播间的那位富婆,今天并没有上线,小景是聚拢了所有直播间的力量,包括喊来了公会的高管要求一些支持,勉强把票数顶到了九百三十万,就宣告后劲乏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得到公会力挺的现实艺人启航,遥遥领先。

    整个男新人组,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没什么太大悬念了,前三名基本上就是这三位了,第四名目前为止票数还只有不到二百万,就算是有大公会想要出手,也不会选择在这个组别去拼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前三名之间肯定还有一个决战的时刻,一个男新人组,至少还要砸一千五百万票才能有效果,就算是公会内部主播‘互刷’,这代价也太大,不如砸到更大的奖项上去,更有画面。

    所谓互刷,以欢聚时代为例,如果天哥给浅儿刷了一千万,浅儿需要返还四百万,这四百万直接不需要你返回,你浅儿开着自己的号,将这四百万刷给一个我指定你去刷的主播,如此一来,别看一些公会宣扬自己一个年度总共刷了多少票,实际上刷出去的钱并没有那么多。欢聚时代这还是好的,那些支持你年度比赛更苛刻的公会,要求主播返还的更多,为了名誉为了宣传为了火,也有主播愿意承认这样苛刻的条件。

    陈昊这边在十点多结束了直播,刚出去夜跑了一圈回来,就听到了一个爆炸消息,陈二直接点开电脑,他在小景直播间录到的一段视频……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