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一章 网红砸房

    天边红日渐渐爬过了地平线,第一缕炙红色的光芒铺洒在大地上,莲泉村内也亮了起来,伴随着太阳升起,陈昊开着钩机,也到了王大鹏家院前。

    平日里自诩社会上方方面面玩得好的王大鹏,家里自然不会露怯,很多人家都只是篱笆院墙,他家是红砖砌的墙,刷着黑漆的大铁门透着一股子霸道。

    王大鹏的老爹老妈不住在这里,住在搬到街里的另一个儿子家里,这就成了他们一家四口的地方,出事了,媳妇儿和两个孩子都没有在家,有人在昨天下午看到王大鹏开车拉着老婆孩子离开村子。

    钩机直接将大铁门和一部分的围墙给砸塌,开进到院子里,直奔那崭新的三间大瓦房,没有半点犹豫,在数十人的围观下,就看那钩机一下一下将王大鹏家的房子给拆掉。

    村里有年轻人,好奇心也重,出来看到这一幕,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机拍下来,网红在家乡开着钩机拆了村民的家,这绝对算得上是新闻,就算不能再网络上得到关注,至少在这梅城,这新闻不算小了。

    陈昊是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你房子里只要没人,什么电视冰箱电器等所谓贵重物品,都不入眼,房子砸塌了,他停下了钩机,钻出来站在门旁,看着周遭越聚越多的村民,也看到了一些举着手机拍摄的,浑不在意,大声对着四周喝道:“我知道你们之中有跟王大鹏好的,能联系到他的,带个话给他,这件事不算完,不想我去街里打扰老人家生活就马上回来,我就在这等着他。”

    将钩机给人开了回去,陈昊转身又回到了王大鹏家的院子里,在仓房拽过一把木椅,就在院子当中坐下,手边,放了一根砸倒铁门分离开的一根铁栏杆。

    此时此刻,已经有人将拍摄到的画面,传到了网络上。

    乐乐整合了资源之后,虽说让新人直接能够成为视频主播的难度增加了无数倍,却也保留了一些之前一些平台很不错的功能,譬如你可以发小视频,如果能够得到关注上了热门,是能够得到非常多对你的关注,如果你有心成为一名主播一名网红,却没有什么太好的才艺,能够有好的想法和对外界事物敏锐的观察能力,也能够在网络上成名。

    “网红昊子钩机摧毁同村村民房子。”

    “钩机砸房,看新晋网红。”

    “霸气,看昊子冲冠一怒为家人。”

    一大清早,本该没什么人关注,奈何最近这昊子实在是太火了,前两天在燕京夜场的现场表演,配合网络上很有噱头的美女土豪美女主播相伴话题香-艳,就像是瀑布断流,冲袭而下,在年度即将到来的网络上,掀起了一股非常大的浪潮,让陈昊的名气以最快的速度扩散,关注几十万几十万的往上涨,突然之间又冒出来昊子回到家乡砸房,昨天晚上不好跟四个美女在一起吗?怎么一大早就跑回了家乡?

    看热闹之中的年轻人,自然少不了去拍一下豪车的,奉天的牌照,车子长途奔袭灰土暴尘的模样,联系砸房的举动,有很多人猜到了这是连夜开车赶回的家乡。

    之前一些视频只是拍到了钩机砸房,后来陈昊站出来放狠话的时候,才被一些人清晰的拍到,视频一经传到网络上,很快上了热门,随后整个事件的发展,发视频的人得到了大量的关注,更是全程跟拍,将整个全程的事态发展都给发送到网络上,有那么几个人,以不同角度发出的小视频,几乎可以证实,网络红人乐乐目前大红大紫的主播昊子,在家乡,出事了,也惹事了。

    陈昊没有等到王大鹏,却等来了派出所的人,他也没说什么,人家问什么就说什么,也坦然承认这房子是自己给砸塌的,面对着对方要求自己跟着到派出所,也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在这莲泉村,你王大鹏连回来的勇气都没有还报警,就注定了你今后在这里必须夹着尾巴做人,民风彪悍也意味着会有很多外人难以理解的‘规矩’,这是家里事,那就家里解决,你王大鹏可以带着外面的人回来替你撑腰替你打架,那是你的能耐,陈家要是被打服了,那是陈家没本事,但不管是谁,在没有出现像是陈二直接砍伤人那种情况,是不允许主动报警的,昨晚报警正常,今天就不正常,我们村里的事村里解决,现在你王大鹏不露面,直接报警,坏了村里的规矩,这件事不管发展到什么地步,全村老少,都会坚定不移站在陈远平一边,错,全都是你王大鹏的错。

    这一点,从派出所两名-警-员想要跟村民了解情况,就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那王大鹏不是个东西,找人大半夜砸了陈家的窗户,还把村主任头给砸伤了。”

    “他还有脸报警,陈昊这么做就对了,王大鹏就是个小人,有事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办明白,大半夜砸人家玻璃,现在当缩头乌龟了。”

    “我们没看到,那房子自己塌的吧。”

    “不是陈昊砸的,反正我是没看到。”

    问话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不到半小时,这边陈昊刚给带回来,大批的村民就到了城边的派出所,要求将陈二放出来,他是追小偷时遭遇小偷反抗才伤了小偷,不是故意伤人,受伤的那个不是我们莲泉村的人,大半夜跑到我们村里干什么?我们没有人认识他,要么他是小偷,要么他就是砸了陈家玻璃对陈远平进行伤害的凶手,无论是哪一个,陈二的行为都不能算是故意伤人,你家来了小偷和强盗,你束手就擒不管吗?还报警,等你们到,能不能摸到一点小偷和强盗的影儿。

    之前,村里人是中立旁观,你们两家要掰掰手腕子,那就各凭本事,现在王大鹏报警人不出现的举动,彻底将全村的老少,都推到了陈家一面,再一次对伤者的情况进行了解后,陈远平头上还包着纱布,在派出所就表示,医药费我来出,但对方无论是行窃还是行凶的责任,我要追究到底。

    上午九点,陈二出来了。

    上午九点十分,王大鹏也来到了派出所,他的媳妇孩子也来了,大哭小叫,房子被砸塌了,她们要个说法。而派出所将他们找来,也是要对两家的事进行调解,民事纠纷,处理的原则就是私下和解,你好我好大家好,毕竟未来还要邻里之间相处,又惊动了几十户的村民,事情总不能拖下去,必须解决,所以尽管王大鹏不想露面,还是被迫来到了派出所。

    大门外,迎接他的就是全村老百姓的唾弃。

    “装什么大尾巴狼,平日里吆五喝六总把自己当个人物,还以为多了不起呢,不是朋友多吗?怎么还报警了,陈昊砸了你家房子,你就连个屁都不敢放,没那个能耐,就当个老实人,不知道装B的下场会很惨吗?”

    “大半夜砸人家玻璃,这就够下三滥的了,人家陈昊一个人在家等着你,都不敢回来,平日里吹的如何如何,原来是个纸老虎啊。”

    “丢莲泉村的人,就这德行的,出去以后可别说是我们莲泉村的人,我们可没有这么一个窝里横的窝囊废。”

    人言可畏,尤其是在民风彪悍的乡下,你要是被大家成为非议否定唾弃的对象,那真的是抬不起头来生活,这跟城市里不一样,可能隔壁邻居你都不认识,关上门过的是自己的日子,村里不同,都是几辈人住在这里,多数之间都沾亲带故,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

    脸摔在地上,想要再捡起来可就太难了。

    王大鹏也不至于这么窝囊,也是召集了一大帮兄弟,一大早开着六七辆车子往家里去,奈何,这些兄弟,如今都在医院呢,在回家的路上,一道伟岸的身影挡在了路上。

    此时此刻,王大鹏被全村的人奚落,眼神还是飘向了外面,在街角那里,站着的那个男人,比起陈昊的威慑力,他则是用实力告诉了王大鹏,你召集再多人都没用,再弄下去代价你负担不起。

    怒火燃烧之下,王大鹏报了警,报-警之后他就后悔了,村里什么样他太清楚了,现在被叫到了派出所,当他看到街角那个男人的身影时就知道,要么继续死磕,要么息事宁人。

    似乎,他已经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