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 别闹大

    从下午开始接触,叶子三人包括早一点接触的可儿,都对陈昊有一定的好感,即便他是装的,能让自己装成一个让女孩喜欢愿意亲近的状态,也得说这个男人很厉害。

    网络上,是土豪和主播的身份。

    现实中,陈昊没有再将自己当做一个弱者,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区别网络和现实,而这一点,也是几女最欣赏他的地方,她们每一个都不差钱,包括可儿,几年的主播生涯始终都处于一个比较高的状态,每年的收入也有几百万,不仅自己不缺钱花,还反哺了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也拥有了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

    平日里,别人请客的场合,她们都经历了无数,不知为何今天绝对最舒服,泡了温泉,看着陈昊忙前忙后开了一间VIP休息室,泡了茶,找来了足底保健的服务,点了果盘,还贴心的为四位女士在足底保健的同时安排了这里价格不菲的美容护理服务。

    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能装成这个样子,你也不得不佩服他,至少这些行为,在叶子、娇娇和美丽不打折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初次线下见面的好印象,回到网络上,给他刷礼物也觉得心里舒服一些,总好过网络是男神现实邋遢鬼个人素质很低的主播。

    叶子也准备正式将一个礼物,也就是之前打电话给陈昊说的好事关照你,送给他。

    正当陈昊邀请大家去吃宵夜的时候,陈二把电话打了进来:“哥,出事了。”

    话刚说到这,电话里就传来了母亲乔新梅的声音:“儿子,别听二子胡说,家里没什么事。”

    陈昊站定脚步,整个人在瞬息之间变得不一样了,身旁的可儿、叶子都真切的感知到他身上的变化,一眼望过去,迎接她们的是让她们毕生难忘的眸子,凌厉,凶狠,嗜血。

    “妈,让二子听电话。”

    “儿子……”

    “妈,听我的,让二子接电话。”

    听到了儿子话语中的坚决,乔新梅叹了口气,电话里出现了细微听不清楚的说话声音,那画面能够想象得到,乔新梅捂着手机,对陈二嘱咐,不让他什么都说。

    十几秒钟之后,电话内响起了陈二的声音:“哥。”

    “说吧,怎么回事?”

    “有人跑到后院,砸了咱家的后窗玻璃,叔受了点伤,我追了出去,逮住一个,现在送医院去了,是王大鹏在街里找的人。派出所来人了,我跟他们去一趟,担心家里没人,才给你打的电话。”

    尽管陈二没有细说,陈昊也能猜得出来,以陈二的身材和给人带来的感觉,他追出去,能够留下对方一个人,该是动刀或是斧子了,对方被放倒送进了医院,他则因为伤人招来了派出所。

    “安心待着,我连夜回去。”

    “知道了,哥。”

    挂断电话,陈昊面沉似水,当时自己走的时候就有感觉当天的选举不会那么轻易完结,两天没出事,自己也放松警惕了,怎么就没直接回家,心里怨责自己,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暴怒的心情平复下来,对方如果是单纯砸玻璃,陈二不会跟对方拼命。

    “昊子,不管遇到什么事,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急,你心乱了,什么都办不好。”叶子绦关切的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冲动。

    陈昊挤出一抹笑容:“不能跟你们一起玩了,家里有点急事,我要连夜回去。”说完,跟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对接一下,点点头,回房间去拿自己的背包。

    “行了,结账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既然连夜回去,开我的车吧,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事情解决了,打个电话过来。”叶子绦将知道车钥匙塞到陈昊的手中。

    这一刻,不是感动,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保时捷帕拉梅拉,二百多万的车子,这个时候它的价值只是一个代步的工具,在最急迫的时候,几百公里的路程,梅城没有机场,开车的速度无疑是其中最快的选择。

    点点头,感谢的话不说了:“事情办完,车子我给你送回奉天。”

    “车子不急,还有别的开。”叶子绦(叶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娇娇(娇娇),对方心领神会,拿出一张纸条,也塞到陈昊的手里:“本来想一会儿跟你说这件事,你是梅城的,这是我一个舅舅,目前在梅城工作,如果有需要,你打电话给他,他知道我有一个朋友老家在梅城。”

    陈昊再一次的点点头,笑了笑:“我很幸运,能够认识你们,希望我们在现实里,也会成为真正的好朋友。”

    …………………………

    纸条打开看了一眼,一个名字齐敬远,一个电话号码,陈昊将其重新折好放进自己的兜里,开着那辆红色的保时捷,在这已经过了十一点的夜晚,向着几百公里外的家,狂奔而去。

    父亲的电话打了进来:“要回来就回来吧,免得担心,我这边就蹭破一点皮,二子把人打伤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他捞出来。儿子,还记得爸跟你说过的话吗?任何时候,别慌,一旦你慌了,犯错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陈昊:“我知道,爸,我从大连开车回去,天亮能到。”

    陈远平:“路上注意安全,慢慢开车。”这个时候,陈远平自不会去打听儿子开的谁的车。

    天空带着朦朦胧胧的光感,太阳还没升起来,陈昊的车子进入了村子,离得老远就看到自家灯光通明,能隐约看到院子里有人,豪车发动机所发出的轰鸣声,以及那车大灯所带来的强光,给这并不平静的清晨,增添了一抹别样的风景。

    车子开进了院子,引得整个屋子里和院子里的人都注目观瞧,即便是乡下不认识豪车的人,也感受到了这辆车子的贵气,下车看到从屋里出来的父亲,陈昊胸腔之中的怒火就往上冲,有些时候,可以忍,有些时候,就该去冲动。

    陈远平头上缠着一圈纱布,左脸侧也包扎了一块区域,陈昊都能想象得到,砖头飞进来砸在了头上或是蹭到了头,碎裂的玻璃碎片划过他的脸颊造成一个小伤口……

    “我妈呢?”陈昊的第一句话。

    “你大姐来了一股急火,肚子疼可能要早产,你妈你姐夫和你二姐,都去了医院。”

    “找到王大鹏没有?”陈昊的第二句话。

    “还没,老婆孩子也都没在家。”

    “六叔,把你家钩机的车钥匙借给我。”陈昊的第三句话。

    “昊子,你要干什么?”

    “我自己动手拿了,六叔,这钥匙是我抢的。”陈昊的第四句话。

    六叔,跟陈家也是沾亲带故,距离陈家也不远,院子很大,家里养了一台挖掘机(钩机)一台铲车,陈昊从对方的衣兜里拿走了一串钥匙,有些人预感到发生些什么。

    陈远平站在儿子面前:“别闹大。”

    其实陈远平也是一肚子火,年岁大了,也没有那心气再去社会上一争长短了,这一夜家里发生了很多事,大女儿可能要早产,陈二还进了派出所,医院躺着那个被他砍了两斧子,家里这边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没当这个村主任,老哥几个怒火一上来也想要冲冠一怒闹一闹,可当了这个村主任,遇到事情就要考虑三分,犹豫不决一夜也没个准谱,儿子回来只要他确认知道自己再做什么,那这个主意,就让他来拿,全家跟着他一个步调。

    有些事,无论代价是什么样,都该去做,这就是陈昊内心真实想法,父亲那句别闹大他也听进去了,什么是可控范围,现如今的他心里也有了一个度——能用钱解决的范围,都不算闹大。

    从小到大胆子就大,六叔家的钩机铲车都玩过,大步到六叔家,启动那台钩机,一路向着王大鹏家开去,本来这个夜晚很多家庭就睡不安稳,这一大早,机器突突突的声音响起,先是聚集在陈家的人跟过来,紧接着有一些从自己家披着衣服出来的,也都跟在后面,看看这陈昊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远平刚当上这一村之长,就遭遇这样的事情,乡下民风彪悍,讲究面子,这陈远平颜面扫地,要不是昨天那个傻小子疯了一样追出来拿着斧子就砍人,以后老陈在这村里根本就抬不起头,更别说开展工作了。

    陈昊回来了,看看这事,能闹得多大。

    零星有一些猜想到陈昊想要做什么的,也随即否定,他不能这么疯吗?

    事实证明,在不算闹大的范围,陈昊什么都敢干!

    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