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 陈二

    网络再火,先天对比现实明星还是有差距,不做到足够大的主播,你与普通人几乎没什么太大差别。

    陈昊下了飞机,尽管在网络上很火,现实中还没有太多人认识他,从机场出来,直接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包车回家。

    回程的飞机,公会订的票是商务舱,在飞机上,他也补了一觉,让这两个小时的旅程变得闭眼睁眼一瞬间,坐在车上,陈昊一点也不困,摆弄着手机,看着乐乐新闻中的热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任谁看到成为别人的焦点,都会格外的亢奋。

    车子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拐入陈昊家所在的村子,将手机放进兜里的陈昊将视线投向外面,向远处眺望,让自己看了半天手机的眼睛放松一下。

    嗯?

    视线所及,在路旁的岔道土路上,一幕让他停下车,示意司机稍等自己几分钟。出租车碰到这样的长途活儿,雇主又不讲价,别说等个几分钟,半小时之内都不会有任何压力,这一趟,就是他平常拼车跑一天的赚头。

    “二傻子,来,你要是能蛙跳一百下,一会儿我们去游戏厅,就带你一个。”

    “来啊,二傻子,你兜里不是揣着你哥让你拿回来的钱吗?到游戏厅,能买好多币呢,你不是说请我们玩吗?跳个一百下,我们就带你去。”

    三个村里闲逛的年轻人,正对着身高还不足160公分的年轻人,边调侃边笑,叼着烟,一副你要跟我们玩,得让我们满意的模样。

    那身高不足160公分的年轻人,矮不是什么与同龄人有距离的主要原因,实在是他的长相让人无法恭维,完全可以用车祸现场来形容他的长相,头很大,眼睛小,朝天鼻,一张大嘴,一张嘴牙花子全露在外面,牙齿还算整齐只是比起嘴和牙花子所占据的区域,这两排牙齿就完全显露不出来,黝黑的皮肤还有一些斑点和疙瘩,这幅尊容,搭配着鼻涕流淌出来,眼神涣散无光还挂着一些眼眵,着实是不招人待见,一眼看到正常人心里就会产生抗拒的感觉,下意识的想要距离他远一些。

    陈昊过去,一脚踹在了一个年轻人的后屁股上,力气没用多大,让对方一个咧呛而已,对方刚想回头开骂:“我靠,哪个王八犊子……呦,昊哥,来,抽支烟。”

    一看到陈昊,马上是满脸堆笑,比陈昊笑了三四岁,在农村这样的地方,当年可以说,他们都是跟在陈昊屁股后面玩的,还得说陈昊是不是愿意带着他们。

    “滚蛋,以后再让我看到谁欺负二子,我会找他在后山好好聊聊。”

    “知道知道,昊哥你放心。”

    同一个村里的孩子,从小一起长大,三五岁算是一茬,乡下孩子都皮实,五六岁就满村跑,说张家孩子今天打了李家孩子一下,刚开始双方家长还会管一下,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意了,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还真能老死不相往来啊。孩子们长到十三四岁,也就不会跟家里告状了,从‘前辈们’传下来的传统,在陈昊家所在的村子,那时候谁要摔个跤论个胜负,后山有块空地,大家都在那里解决,破个皮流点血,谁回家都不行告状,不然大家一起收拾你,在高中毕业以前,在从初中到高中那几年里,陈昊是后山的孩子头,眼前这几个家伙当时也就配在一旁摇旗呐喊。

    “二子,走,跟哥走,不是说你跟你哥一起去南边打工了吗?你怎么回来了,你哥呢?”

    陈昊揉搓了一下那长相丑陋、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人愿意跟他玩、出去还吓人的陈二那乱糟糟的锅盖头,这长相,还曾有人开玩笑说过要是去好莱坞演个科幻片里的外星人,都不需要化妆。

    “哥。”看到陈昊,这二子露出最为灿烂的笑容:“我哥说他现在干的活儿,照顾不了我,让我回来,他赚的足够多,够给家里。”

    “走,跟哥先回家。”

    “欸。”

    陈二不傻,相反一个在相貌上自卑的人,反倒心思其实更加细腻,陈昊能理解他为什么甘愿被那帮人捉弄,一个走在大街上会被人下意识绕开、眼中总是带着惊讶和鄙夷的人,迫切需要的并不是尊重,而是存在感,是融入,他宁可站在人群中成为笑柄,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孤单走在小路上无人问津。

    车子到了陈昊的家,陈远平和乔新梅都在家,看到儿子回来,都赶紧过来帮着拿东西,看到陈二,都露出笑脸:“二子,这回看到你昊子哥,高兴了吧。”

    陈二满脸笑容,那张嘴一笑,你会注意到的都是牙花子,不过自己家人看到,并不会厌恶,看着他的笑,你会内心多几分的怜悯。

    “二子前天晚上回来的,这不,你冬梅姨去南方,待了还不到一个月,回来就把二子领回来了,昨天就来过家里了,拿了好些东西,这孩子你说说……”乔新梅跟儿子念叨着。

    “嗯。”陈昊点点头,有些人,不需要去寒暄客气:“晚上让冬梅姨和二子来家里吃饭,妈,箱子我自己拿,剩下东西都是给家里买的礼物,我不知道冬梅姨回来,把化妆品拿一套给她留着,我和二子出去一趟。”

    陈远平和乔新梅都知道陈昊要去干什么,点点头,没说什么。

    陈昊领着陈二走了有半小时,陈雨回到了家,连续几个夜班,能休息一天一宿,领着那自己总是在人家蹭吃蹭住的好闺蜜,也到自己家里还住一天,好闺蜜之间,有些时候也是要互相反馈的,过去自己家里条件差一些,陈雨略有些自卑,跟闺蜜在一起多多少少要有那么一点点巴结着人家。

    “妈,菲菲来了。”

    “快来,菲菲,进屋,屋里暖和。”

    “阿姨,叔叔。”

    “妈,我老弟回来了?”

    “嗯,小雨,正好你回来了,去你老弟屋,帮他把箱子收拾一下,还有他带回来的礼物,也有菲菲的份,你们去挑一挑。”

    陈雨拉着孟菲菲,递给她一个眼神低声说道:“走吧,不是要看我老弟的直播间吗?要不要也到我老弟睡觉的炕上去感受一下啊。”

    白白净净虽说算不得多漂亮但胜在足够年轻赶潮流会打扮的孟菲菲,又是护士的工作,在朋友圈子里的回头率是很高的,此时被陈雨调侃,竟然耳根飞起一片红晕,也不解释,那模样,完全就是小女孩沦陷的模样。

    陈雨翻了翻白眼,一副你不要了吧的模样。

    孟菲菲进屋来才说道:“你们是亲姐弟,你当然感受不到,昨晚的乐乐新闻你也看了,陈昊真的好帅,比起那些韩国的花样美男,一点都不差。”

    陈雨一扬脖子:“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老弟。”

    孟菲菲撇撇嘴:“呦呦,也不知道是谁,之前还跟我一直抱怨来着,什么老弟太能作,把家里钱都祸害了,不然自己工作都能转正……”

    下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陈雨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死丫头,撕烂你的嘴,叫你胡说。”

    嘻嘻哈哈的在闹了一会儿,两人首先就被一个个包装袋吸引,不算国际大牌子,却也是常在电视广告里看到的化妆品品牌,一套也要两三千块,对陈雨和孟菲菲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这套是你的,跟我客气什么,拿着。”陈雨不是真的那么大方,是一种觉得扬眉吐气的感觉在心里流转,再好的朋友,如果你们在一些方面不对等,时间长了,内心就会自卑,渴望着能够将这份自卑填平,要知道陈雨跑到孟菲菲家去住,那滋味也不是那么好,现在能够多回馈一些给自己的朋友,不仅是友谊,还有内心的满足感。

    “阿姨不是说让你帮着收拾一下他的行李吗?”孟菲菲推辞了几下也就收下,指着那大皮箱说道。

    “就说你想要看看我老弟的私人物品得了,要不要我弄一条我老弟的原味-内-裤给你收藏啊。”

    “呀,死丫头,你太脏了。”

    几分钟之后,两人小心翼翼的拿着衣服,互相对视一眼,拿出手机去网上查,最后当她们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之后,赶紧飞速的跳上炕,拿出衣服挂,将每一件衣服都挂好,又觉得这衣服挂是不是不够好,别把衣服再给刮坏了。

    纪梵希。

    这箱子里的衣服裤子鞋子小衫,价值要十几万,这对两个时尚的年轻女孩,冲击力太大了,她们一度怀疑这是假的,可当她们看到鞋盒底部随手扔在里面的一叠购置小票时,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愣之中,十几万的衣服,在她们的认知中,皮草就算得上好东西了,要是有个名牌包包,那就能高兴很长时间。

    “这块表?百达翡丽,二十四万多?”

    “完了,我疯了,我老弟这是出去录制MV了,还是出去打劫了。”陈雨直接瘫倒在炕上,炕上的衣柜门没关,她和孟菲菲靠坐在炕头的墙壁处,正对着衣柜,在她们的面前,摆放着那块昨天直播陈昊没想带就放在箱子里的百达翡丽手表。

    物质的价值观,两个女孩被这皮箱内的物件给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