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红了

    深秋入冬前的清晨,一层冷霜下来,很冷。

    陈昊洗了一把脸,刷了牙,穿上运动服,真的是咬着牙起床咬着牙跑出去。

    他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个人写的帖子:“坚持是什么?坚持就要当你要放弃的那一刹那,给自己一个耳光,告诉自己,你挺过去,今天你就坚持下来了。”

    从暖和的被窝爬起来有多难,陈昊深有体会,那就像是要将自己的灵魂从现有的温暖中抽离出来一样,七点多,正是躺在热炕上睡懒觉的时候。

    坚持不下去了,想要放弃了,陈昊就告诉自己,去想想在燕京的生活,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过就是自我逃避,难道还想回到那拥挤的出租屋里面吗?

    跑起来,汗出来,困意也就随之散去,回到家中,用大盆烧一大盆水,水舀子浇在身上,冲洗一下也很舒服,跟父母一起吃早饭,稀粥咸菜和母亲自己蒸的大馒头,家里的早餐,味道是其次,吃的是让你从肠胃到头顶的暖和,就觉得心里踏实。

    想要帮父母做一些家务活,被两个老人以非常坚决的态度拦住:“不用你,家里就这么点活儿,农忙的时候过去了,家里养活的鸡鸭鹅猪,你们也伺候不明白,我们也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要不然一天到晚就守着电视机,或是张家长李家短的瞎聊。”

    自从陈昊回来,家里的水果常备好几样,乔新梅看到儿子回了房间,洗了两样水果,给送去一暖壶的热水,平日里愿意出去到邻居家聊天现在也不去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得帮着儿子看门,别邻居什么的跑来闯进他的房间,影响他的直播。

    打开电脑,也看了一眼手机,并没有刻意去跟叶子这些刷礼物的人打招呼,登录自己的乐乐账号,设置了一些私聊的权限,同时也看到了来自公会管理高红波的留言。

    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才到自己爬麦的时间,陈昊就没有着急将号给开进‘金曲欢唱’的频道,而是回复了高红波的留言。

    高红波也秒回复,人在线,十几分钟时间,两人就高红波想要更改合同的事情进行了讨论。

    高红波代表公会自然希望陈昊签长约,公会才会予以全面培养,也是害怕现在这样的临时约留不住陈昊,这样的潜力新人,昨晚又一炮而红,可以说现在两人的谈判,基本上是陈昊再提条件,高红波尽量在周旋,想要更多一些限制。

    “两年,公会15%抽成。”这是陈昊的底线,而高红波呢,显然做不了这样一线大主播合同的主,只能是希冀可以谈得下来,最后失望留给陈昊一句话,让他谁也不要接触,等待公会高层决定。

    高红波心里很不爽,但能理解陈昊的要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尽管他觉得陈昊还没到能够这么跟高管谈条件的级别,却无法否认之前签署的临时约对人家没有任何束缚,他什么时候想走,谁也阻拦不了,这也是目前对方敢于狮子大开口的最大资本。

    九点五十五,陈昊准时进入频道,当他的号一进来,沉寂的‘金曲欢唱’频道瞬间就沸腾起来,满屏幕都是扣字说他的,致使麦序上的主播完全成为了背景幕,当陈昊上了麦序开始拉关注之后,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频道内人数突破了五千。

    这个时候,麦序上的主播就有成人之美和卖力展示两种截然不同选择的了,成人之美的会下麦序,让陈昊的麦序上移尽快表演,没见人家昊子进来之后就拉了关注吗?这可不是自私的行为,真要自私一点,完全可以等到排到麦序2或是麦序3的时候拉关注、

    卖力展示的,则根本不管你陈昊在哪里,到了他的麦序,努力展示自己的歌喉,希望自己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喜欢,面对着公屏刷屏滚下去的情景也视而不见,小小一个‘金曲欢唱’频道,什么时候有过五千人,这样好的机会再不展示自己,难道真还要每天面对小猫两三只的去耗时间等待被认可吗?

    到十点二十,陈昊才得到了上麦的机会,当他上麦时,整个频道内的氛围一下子变得不同了,公屏666居多,还有很多口号类的打字,礼物中间公屏,也不需要叶子三人给撑场面,开始有一些喜欢陈昊的人固定给刷礼物。也有一些人加了陈昊的好友,他们加好友的目的很单纯,有面子,看到没有,我有昊子的好友,我给他刷礼物,我是他的财团。

    “《空空如也》,送给大家,十点多了,大家睡醒了没有,调整好你的耳机音量,跟我一起,空空如也。”

    “在每个洒满阳光的早晨,我都拎着背包走上街道,皮鞋敲着路面嘎嘎作响,发行新颖而且外逃鲜亮。”

    “我和她这么地-爱-抚-缠-绵,紫星星都散落在床边,她说感觉我就在她心里面,我却感觉我迷失在荒野。”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并不存在,在我坚硬的垢下面,空空如也,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能自己,在我坚硬的垢下面,空空如也。”

    频道管理员很自然的给他加了一些麦序时间,一首并不算流行并不算能够渲染气氛的歌曲,在陈昊的完美驾驭下,完全爆发出来,情绪在上麦第一首歌就爆发出来,多少人期待着这个时候如果有视频该有多好,昨天晚上他们就感受到了观看昊子表演的一种狂热气氛,此时此刻,仅仅是声音,就带动着大家在昏昏欲睡的上午,完全振作起来,有一些工作之余偷摸带着耳机听歌的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在管理不严格的公司,还可以身体稍稍有律动的摆动几下,随着陈昊带给他们的音乐氛围,让整个人处于一种音乐的律动之中。

    最后,陈昊来了一个空空如也四个字的爬坡演唱,以烟嗓的形式爬高音,这在一般人身上是绝对不该去尝试的事情,对嗓子的伤害太大,在他这里没有什么压力,强大系统带给他的是完全凌驾于人体构造之上的声音感觉,就如同当年的维塔斯刚出来唱《歌剧2》的时候,配合那玻璃被震碎的MV,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是正常人类能够挑战的声音极限。

    现在陈昊呈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如此,‘也’这个字不适合唱高音,他以婉转的方式将声音向上拉,要求的就不再单纯是高音,还有他对声音的控制,要求在转音的过程中能够完美驾驭声音,让观众耳朵接收到的声音是享受,而非撕心裂肺无比痛苦就是单纯为了飙高音的状态。

    从他上麦五千人到他麦序结束前,一个二千多人的小频道进来了接近七千人,公屏完全成为了666的海洋,将要结束时被带起来的节奏是给昊子加麦序,太多的人都期待着陈昊能够继续演唱,用他的歌声来征服更多的人。

    一个麦序结束,重新排麦,麦序十六,看到如此,七千人的频道在转瞬之间就剩下了五千人,并且这人数似乎还在减少之中,没有走的,也是在公屏上对频道进行诟病,诸如眼睛瞎了不给昊子加麦序;都是什么选手还好意思排在昊子的前面赶紧下去让开路,我们要听昊子;管理你们脑子是不是有病,这样一天昊子才能唱几首歌,你们就不知道变通吗?

    更过份的也不怕暂时封出频道,直接脏字就冒了出来,网络上骂人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如现实之中,更多人在网络上也根本不去约束自己的言行,他们渴望自己的声音能够被人听到。

    如此行为,无疑是给陈昊拉仇恨,但这网络主播的行当就是如此残酷,你要上位,就注定要踩着别人上位,哪怕你本心不是如此,自古华山一条路,登天的路就只有那么窄,你上去了,就注定会阻挡一些人。再有游客们只管自信使然的情绪释放,一些被喷到骂到的主播,就将仇恨放在了陈昊的身上,对此他只能是顺其自然,别解释,越解释越解释不清。

    叶子三个人是下午上的网,在陈昊的麦序,还是会起步以1314的礼物刷出来,要么就是刷歌神、亲嘴娃娃,偶尔也会刷价值最高的口红项链香水钻戒四件套,整个一天‘金曲欢唱’这个子频道的人气,都在稳步上升,昨天晚上刷了一晚上的你认识昊子吗?今天白天也没有停,他一个人,直接将一个濒临被取缔的子频道,顶上了整个唱歌大频道排名前十人气的子频道。

    红火就是这么回事,不红的人可能十年都不红,一旦红了那铺天盖地都是你,这也算是网络最明显的特征,最近没有什么新人红起来,陈昊是独一份,他本身的才艺也争气,几乎听到消息进来频道听到他唱歌的游客,纵然风格不喜欢,也承认这个主播唱歌真的好听。

    晚上的99频道直播时间,叶子等人给陈昊的最理想目标是巩固昨天的成绩,结果一开场,他就收到了一份巨大的惊喜,也遇到了他主播生涯中除了不离不弃支持的叶子绦之外,第二个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