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 ‘神豪’叶子绦

    “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依然如此的荒凉,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无助的双眼,我的心又一次被唤醒。”

    “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

    一首许巍的《故乡》,惊呆了房间内的所有人。

    中午饭之后,陈昊是打算再爬一个麦再出门去买衣服,陈雨听说弟弟这是要上官方频道开视频表演了,非嚷着要来看看老弟当主播的水平,如果是过去的陈昊,要让他表演的时候旁边有人观看,多少还会有那么点不知名的别扭。

    自信让他敢于在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他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沉浸在歌曲的状态之中,歌神的能力,烟嗓的附属能力,过目不忘的附属能力,让他演绎出一首让家人完全呆掉的歌曲,尤其是陈雨,作为新时代的潮流女孩,乐乐是她几乎每天空闲时间都会用手机登录的软件,她有几个喜欢的主播,尽管都是喊麦的,但老弟这水准可是没的说,他们听到的可不是声卡加成后的效果,而是实打实的现场清唱,连音乐伴奏都听不到,即便是这样,歌曲都能震撼到他们,可见唱的有多么好。

    在陈昊演唱的时候,子频道内,开始给他进行宣传,对于子频道的管理员而言,从这个频道内出去的主播,以后发展的越好,乐乐公司对他们的奖金等级提升是有加成的,真要弄出两个十万人主播,那你可就不是在这样的小频道内当管理员了。

    管理员给在公屏刷信息,叶子等人也帮着刷了几条,平日里当然是不允许刷屏,但这种时候,作为主播的粉丝,给刷几条只要别过份的影响到频道内的秩序,管理也不会说什么。

    ………………………………

    “怎么样?昊子的歌唱的不错吧?”

    在叶子绦的家中,她的两个好姐妹,乐乐ID分别叫做娇娇和美丽不打折的女孩,拿着手机调整到静音,听着叶子绦音响里传出来的陈昊的歌声,手机上自己的ID则刷着礼物,一首歌听完,听到昊子说下午要出去一趟,晚上回来再爬麦,叶子绦关闭了音响,冲着两个闺蜜挑了挑眉毛,那意思是说,看,我找到的主播,挺好吧。

    能够成为闺蜜的女孩们,如果不是在学校,那基本上都是家世差不多的,平日里无论是消费理念、水平和价值观什么都差不多的,至于长相,现在有钱打扮又愿意为了自己外在付出努力的,有不好看的女孩吗?

    “后天晚上,99频道见真容喽。”现实名字也叫娇娇的女孩抻了一个懒腰,人缩在沙发中,慵懒的就像是一只小猫。

    她的话另外两个也明白,这社会,归根结底还是个看脸的社会,歌唱的是没得说,值得她们刷礼物支持,可要说更进一步的支持,乃至成为铁粉,可要看这个主播的综合条件,这烟嗓的演唱,那股子沧桑,都透着别样的成熟,让人不自觉的会觉得这个主播年纪不小了,更何况他的乐乐资料和微-信里,都没有照片和详细的个人资料显示,这种状态给人的感觉是不自信,唯有不自信的人才如此。

    “我找人录制了,将他的歌曲都录下来,到时候刻录成一张专辑,放在车里听听也不错,你们俩啊,典型的看脸游客。”叶子绦白了两人一眼,不以为然的一句调侃。

    现实名字叫做叶清的美丽不打折,跟叶子绦算是远房亲戚,典型的那种高冷女,从穿着打扮到身上配饰乃至到指甲的颜色,都是那种范儿,哼了一声之后,那边更像是被-包-养-女的娇娇一扬下巴:“什么看脸游客,咱是看脸土豪好不哒。这昊子都不用是我的菜,只要长的过关,姐高兴了一个星期给他个万元榜就不是事。”

    “呦呦呦,那这昊子要是你的菜,岂不是每个星期要十万榜喽。”叶子绦眯着眼睛,眼中带着一抹狡黠的笑意。

    “别架我啊,咱可不是你叶大小姐,没你玩乐乐这派头。”

    陈昊并不知道,叶子绦的这个号,是重新玩的号,主播不能换号,游客是可以换号的,前提是你先将之前的号进行‘销毁’,不留任何数据存在,才可以重新建立一个号。

    乐乐这样的举措,也让之前网络上什么‘协议’号,什么‘X宝’号,什么双开多开小号顶人气这种事情,都杜绝了,玩的就是一个真实人气。不过对于那些喜欢用小号的土豪而言,就只能是身边的朋友用身份注册了,还好游客不需要像是主播那样,每一次登录还需要手机指纹验证。

    别人不知道,作为闺蜜,娇娇和美丽不打折都是因为曾经叶子绦在乐乐的疯狂才开始接触,最后渐渐喜欢上在这里。

    而刚刚娇娇的话,就是在说曾经叶子绦的号,曾经在乐乐上的辉煌,真正在这平台上可称得上是‘神豪’的派头,那时的叶子绦,真的是出入各大直播间,绝对的有画面……

    只是,已成过往,从各大五万人以上的直播间游荡到听歌频道听歌,这里面的故事,是叶子绦最不愿意提及的过往。

    ……………………………………

    下午的逛街,本来乔新梅的意思是让两个姐姐当参谋,买来所有东西都是她拿钱,结果天刚擦黑回来时才知道,陈昊不止给自己买了衣服,还给两个姐姐也都买了衣服,父母姐夫也都有,都不是什么昂贵的,几百块钱就一身,将刘东归还的钱剩下的,今天都花了,只剩下二百多块钱的烟钱。

    用陈昊的话说,我这个月有万元榜,现在所有礼物总价值的20%,也有接近三千块,这才只是几天,到了月底,只会更多,自己的花销不需要家里担心,走了这几年,给家里人买点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儿子的话往往对母亲杀伤力最大,在陈昊双手推着母亲乔新梅肩膀,喊着自己饿了,妈快做饭,不让她去纠结两个姐姐没掏钱的事情,乔新梅也就只能是顺水推舟,到厨房开始炒菜。

    经过几天的磨合,这一家人,开始有了一家人的模样,吃饭的时候,也不再有人拘谨,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闲聊几句也都是张家长李家短,多数还是陈远平要竞选村长的事情。

    “爸,小昊拿回来这钱,再加上我那的,到时候再亲戚朋友借一点,够了,你就放心去竞选吧,家里这边有我们呢……”马德福本来后面还有话,被妻子在桌下撞了一下,意识到差点说出不该说的,陈远平看了儿子一眼,见到陈昊表情很自然,作为家长,他有自己的打算,有些事不能当成忌讳。

    眼珠一转:“小昊,你小子不行给我出去惹事,你老爸我竞选村长,这周边那几个歪毛淘气,都是晚辈,也早就联系好了,你在家干你的工作就好。”

    所有人都抬起头,视线瞟向陈昊,见到他面不改色,这才暗自放心。

    陈昊笑了笑:“爸,放心,我都不用走出院子,站在院门口,让所有人知道我回来了,就没人敢去捣你的乱。你们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轻重,过去是头脑一热不管不顾,现在是利益至上的时代,那时候我拿着刀追砍十几个人给家里惹了麻烦,现在不会了,不过有句话说的话,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凭那件事,就没人敢来找我爸的麻烦。”

    乔新梅又是一脸担忧,陈昊解释了半天自己不会再冲动,这才让母亲稍微安心,不过一家人心里都很高兴,当年的心结,今天算是解开了大半。其中感触最深的陈雨,只比陈昊大一岁,看似她心里一直对弟弟让家里穷困了一段时间很是不高兴,可实际上就在弟弟离开之后,自己得到的不是周遭异样的目光,反倒是一种敬畏,以前上学班级里有男生愿意整蛊人的,自那之后就没再敢碰自己一下,就连校外的一些小混混,也都离自己远远的,村里乡里和自己上学城郊的中学,街面上可是传着一句话,陈家那小子,可是敢杀人的主。

    PS:新书需要大家的呵护才能走的更远,收藏、投一下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