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 苦就没有白吃的

    说是洗漱间,其实就不过是陈昊所住房子原本该是厨房的位置,专门用了一个门隔离开,里面有自来水管,大灶坑大锅里烧水,地面是瓷砖,墙角有一个向外流水的洞,是用下水地漏堵在了那里,往外出水的时候将盖子打开,不往外出水的时候将盖子盖上避免小爬虫顺着地漏爬进来。

    进门一角,以乔新梅持家的那种勤快和干净,尽管是农村,木柴、树枝和苞米杆,也都是砍断码好分别放置,尽管三年多都未曾碰过农村活计,但给本就点燃的灶坑内添火,给大锅内添水这种事,还是难不倒陈昊。

    先将大锅内原本的热水舀了出来,倒入地面的老式大铝盆中,这边在大锅中并没有放入太多的水,锅盖也不盖,本就因为烧火温度很高的洗漱间,完全可以让陈昊脱光了衣服,后墙上的玻璃窗也可以用地面一块胶合板挡上,开着灯,坐在小板凳上,用毛巾和水舀分别充当淋浴头,浇着自己的身体。

    刷牙洗脸,身上沐浴露,虽说没有淋浴头那么方便,但在自己家里,温暖的环境,热水只要你肯花费一点气力管够,感觉可要比在燕京舒服多了,洗冷水澡练出来的体魄,让陈昊穿着四角裤,打开门,快步走到内屋门旁,开门进入,从暖到冷再到暖,让他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钻入被窝之后,陈昊并没有打开电脑,关了大灯打开台灯,本很有兴致的想要玩会手机,看一看朋友圈,看看别人直播,突然就在乐乐自己平台的新闻公众号内,看到了一条新闻,让他玩乐的心思一下子没有了。

    之前有什么八卦新闻,有什么大爆料之类的东西,自从乐乐一统江湖之后,这种东西都自己做,更权威一些,也更方便一些。

    “土豪给喜欢女主播刷了十万元,见面以后,女主播是这个样子的。”

    照片中,女主播在直播间的模样,那叫一个娇俏可人前凸后翘,而在现实中的照片,那叫一个毁形象,不能说丑,只能说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般人,不化浓妆看着顺眼一点,化了浓妆反倒让人觉得有些相貌无法接受。

    新闻在很短时间内,就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和点击率,评论也是五花八门,但大多都是对这女主播的抨击,就算没有直接说,也会从言语之中,透露出一种网络主播多是镜头前产物,消费需谨慎,做粉丝需冷静。

    看了看自己身上多出来的一点点赘肉,看着曾经运劲儿之后摸起来硬硬腹部如今的肉肉感觉,陈昊庆幸自己这三年多没光是坐在电脑前当一名失败的主播,还当了三年多的群众演员和替身演员,不然身上就不止这点肥肉脂肪了。

    一直觉得当群演是一段失败的经历,要不是想要成为明星觉得那最风光去考了四年的艺术类院校,也坚持不下来当群演当替身在剧组干活儿,现在来看,失败归失败,至少没让自己的身体彻底垮掉。

    长相是父母给的,没得选择,陈昊其实也很满意,皮肤好从小吃辣的都不起痘,就这一点,陈昊就觉得自己天生的优势不小。

    身高是先天后天综合的,陈远平大骨头架个子不矮,先天基因陈昊不错,后天从小到大调皮捣蛋上山下河,上学之后又喜欢打篮球,183公分的身高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

    至于身材……

    陈昊在看到这条新闻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前做准备了,有了完美主播系统,开直播是早早晚晚的事情,在镜头前,难道自己真的要去靠红外线视频头?一直就传,乐乐可能要再次革新技术,那些靠着红外线视频头才能混得风生水起的主播门末日就要来了,乐乐要出专属摄像头系统,杜绝‘视频美女’,陈昊深以为然,想到这他甚至认为刚才看到那条新闻,都有可能是乐乐更新的排头兵,发一条新闻来试探一下大家对于主播们以更为真实状态出现在乐乐之中的态度。

    呼!

    “不管真假了,身体是自己的,给自己定一个计划吧,看看能不能坚持下来,咬着牙较劲在燕京吃了三年多的苦都过来了,健身计划就坚持不了吗?”

    “就算什么都不为,为了遇到更好的自己,这个理由足够不?”

    深吸一口气,陈昊握了握拳头,他尝过了辛酸,现在有机会去品尝世间最美的味道,为此需要付出一些辛苦,他不觉得那有什么压力,放下手机不去熬夜看,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尽快的进入睡眠状态。

    三年多的群众演员身份,给陈昊带来的好处还不止是身材没有彻底废掉这一个好处,还让他能够克服起床综合症这个几乎人人都有的毛病,不愿意起床,不愿意早起,每天从被窝钻出来都是痛苦,稍有一点时间就努力让自己多在里面窝一会儿,这些,曾经很难属于陈昊,就算他想要睡懒觉赖床,需要一两个小时的车程还要准点到达,会强迫他在很多日子里,需要早上六点甚至更早的起来,多难受都得忍着,抗拒内心今天不去了休息一天的诱惑,坚持起来,不起来不行啊,当主播养活不了自己,又想要当明星报考艺术类院校,不想干别的就只有去蹲点当一名群众演员,一天不去,就有可能失去今天的收入没饭吃。

    吃苦三年多,是跟自己较劲,也是惩罚自己的一种方式,谁叫你少不更事,谁叫你给家里惹下那么大的麻烦,谁叫你三年多的时间都没给家里汇去一些你努力赚到的钱,谁叫你当初做了没敢担着让家里用钱给你铺路、让你的人生不至于拥有污点。三年多有多苦,每当坚持不住的时候,陈昊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然后告诉自己,你没资格坚持不住。

    现在回来了,那些已经沉浸在身体之中的东西,没那么容易就被安逸的生活‘腐蚀’掉,揉着眼睛,狠吸一口气,甚至将被子掀开一角,让清晨农村平房里的清冷之气,冲入被窝之中,刺激着身体猛的精神起来。

    陈昊晃了晃头,驱散困意,猛的坐起来,快速从炕柜里拿出一套运动服,换上,将被褥叠好摆放在炕柜之上,以带有图案的帘布,覆盖在其上。

    时间,六点二十。

    这个时间,陈昊是强迫自己起来,但对于陈远平和乔新梅而言,此时此刻都已经生火做饭了,要是农忙时节,还要起的更早,在农村,你晚不晚睡没人管你,可你家要是七八点钟窗帘还是拉上的,烟囱没有冒烟,院子里没有打扫,整个家中没有人活动的氛围,那是会被人笑话的。

    院子里,陈远平正在给家禽喂食,陈昊这边母亲正准备过来给他的房子生火,这深秋的天很冷,不至于像是冬季那样生火,却也需要一天点燃两遍,给屋里足够的温度。

    “儿子,冷了啊,妈马上给你生火。”乔新梅以为是儿子不习惯农村生活了,一大早给冻醒了,脑子里就闪过明天起床就给儿子先生火的念头。

    “没有妈,我这边不着急,到时候吃过饭我自己弄点就行,起来跑跑步。”陈昊做了一分多钟的热身动作,从小乡下娃的身体素质还没丢干净,深吸一口气,小跑出院子,沿着村路向着远处的矮山跑过去。

    一路上,跑出村子前,很多人都看到了陈昊,这两天也都知道老陈家的小子回来了,议论就没断过,毕竟当年那件事很轰动的,尽管嘴里都说着老陈家小子一下子把老陈家底子掏空了,让大闺女只能嫁给一个跛子用彩礼钱去赔偿,这小子以后指不定怎么祸害家里呢?嘴上是这么说,但对于普通人群而言,陈昊当年做过的事情,是能够让他们始终对他存有几分敬惧的,路上真跟陈昊来个对头碰,甭管是老爷们还是小爷们,都会露出笑脸,带着那么几分热络打声招呼:“昊子回来了啊。”

    既然选择回来,这些流言蜚语和背后的议论,陈昊早就有心理准备,会有一些担心给父母带来不好的影响,但想想这现实的社会,自己回来往那一站,父亲真要去竞选村长,除了该花的钱之外,那些村里的歪毛淘气甚至外村来吆五喝六的村痞,都得给我靠边站。

    笑贫不笑-娼-的时代,谁管你是干什么的,谁管你干过什么。

    拿着杀猪刀一个人砍伤七八个人,追着十几个人跑出几里地的男人,是给家里带来灾难还是给家里带来没人敢欺负的平安,谁又敢笃定的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