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 不提过去,不提未来

    走进屋,一股暖意袭来,直接驱散了外面的阴冷。

    走进屋,一眼望去,陈昊也知道姐夫说的话信八分其实有些多了。

    按照外面的气派状态,这屋里该是地板砖墙壁纸高档沙发大电视,完全是城里气派的装修,实则不然,虽说也是干干净净,那得说是母亲勤劳双手的结果。

    右侧正屋,一进门,一个略显有些空旷的大厅,一套沙发还是过去的那一套,外面罩上了老式的毛毯,一看就是母亲的手艺,沿着沙发缝隙缝进去整个包裹起来,让沙发给人的感觉很是干净暖和。一个冰箱,一个折叠桌,几把摞起来的圆椅,尽头处是推拉门,里面热气腾腾,门后是厨房。

    右手边门内,是东屋,一铺大炕铺满了房间,如今都流行这样的大炕,住起来舒服,屋内有一些东西是新的,像是木匠工之类的,有很多东西还是沿用了从前的,整个给人感觉就是力有不逮,没能将整个大房子从内到外完完全全的焕然一新,总体而言,比起陈昊脑海中的那个家,这新盖的房子实在是太漂亮了,太大了。

    “儿子,快上炕,炕上暖和,烧火了。”乔新梅催促着儿子上炕,要不是陈远平提醒,她就想这么握着儿子的手,一直也不撒开,走了快四年,只回来一次,那种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只能是电话里聊几句,没办法,谁叫儿子倔强,这么长时间从来不留地址,想要到首都去看看他都找不到人。

    “还不做饭去,一会儿糊锅了。”

    “欸欸,小雪啊,给你弟拿水果,还有那饮料,死老头子,你藏那好烟呢,我不是早就让你拿出来,怎么还没拿出来。”乔新梅是一边下地,一边指挥着,儿子回来了,她是最高兴的,从昨天就开始准备,从水果到饮料,准备了很多,又是杀鸡又是宰鹅,看到儿子比在家瘦了一些,那就更是心疼。

    将披着的衣服抖在炕上,陈远平坐到里面,从炕柜里拿出一盒玉溪烟,扔到了陈昊的身前,陈雪先是给弟弟递了一条热毛巾擦脸,又给后进门拎着行李的丈夫递了一条热毛巾:“上炕去陪着爸和小弟,不用你干什么。”

    看到姐夫上炕,陈昊顺手就将那盒演递给了姐夫,他自己晃晃手,示意自己现在不怎么抽烟。

    家的感觉,不需要去长时间体会,从一进门,家里的摆设,家里的味道,家里的人,一切还都是那么的熟悉。

    “爸,我二姐呢?”

    “谁知道哪疯去了,别管她。”陈远平听到儿子很自然很主动的称呼自己,本来觉得脾气秉性很倔强的儿子回来可能不好相处,此刻顾虑少了很多,在外面捶打了几年,看着是长大了。

    老爷子说气话,马德福不会说,将小舅子递过来的烟又要往回递,先听到老丈人来了一句:“给你就抽。”

    马德福这才接了过来,打开,点燃一支说道:“小雨有好姐妹家在市里,她偶尔加班不愿意回来就在那边住,这几天单位忙,妈就没让她请假,可能今天还要加班。”

    “哼。”陈远平轻哼了一声,有些东西也就不言自明了,陈昊也没说什么,自己与二姐之间那点距离,还都是自己造成的,算了,她愿意记恨愿意不满就随她吧,谁叫家里确实重男轻女,谁叫自己当年让家里所有存款顷刻消耗殆尽。也正是因为那时候没有钱,二姐的工作最终没有落实,如今也只是个合同工的护士。

    外面传来了大姐的声音,原来是母亲昨天专门到镇里营业厅联系的安装宽带,今天就来进行安装,陈昊心里感动,没有表露出来,跟着大姐和安装人员到了正房左侧的两间屋子,走进来,陈昊大致就知道二姐为什么没回来了,这屋子里,还残留着属于二姐的一些生活痕迹。

    “那什么,小昊,妈说了,你要不习惯住炕,外面这间屋子就不摆沙发,给你买张床……”陈雪观察着弟弟的脸色,跟妈妈一样,长姐如母,陈雪对于弟弟的那种关爱,也并不输母亲多少。

    “这样挺好,其实,我住别的屋就行,二姐在这里……”

    “这间能洗澡,妈担心你不能洗澡不习惯。”

    这两间房,在后面设计了一个独立的卫浴间,此刻看过去是干干净净,很多地方一眼就能看到,是刚刚清理过的,不用问,内屋一应用品保证也都是新的。

    鉴于这个村子已经靠近了城区边缘,几百米之外就是环城公路,网络覆盖也很好,主线路早已到达,安装并不费力,当吃饭的时候,安装工都已经离开。

    回家的第一天,陈昊放弃了去城里买显示器将电脑安装上的想法,也放弃了直播的想法,今天,他就想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为此,还专门主动给二姐陈雨打了一个电话,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看到儿子很诚恳的给姐姐打电话,陈远平和乔新梅,眼中都露出了一抹欣慰,几年的历练,儿子现在真的长大了。

    “姐夫,麻烦你去接二姐一趟,妈,跟我拾掇一下,二姐是女孩子,能在房间内冲澡更为方便一些,下面不是能洗澡吗,我住下面就行,早上太阳照进来我还有些不习惯,住下面的厢房,太阳能晚点照射进来。”

    乔新梅刚想不同意,一旁的陈远平嗯了一声:“行,大小伙子没那么多矫情,就听他的。”

    乔新梅就想埋怨丈夫几句,看到丈夫将小酒精炉弄燃,将酒倒入酒壶之中加热,结婚接近三十年一直就是大男人的丈夫,要是喝热烧酒,可从来不会自己动手的,这模样,就有点像是当初自己生了儿子时,丈夫哼着二人转小调自己给自己热酒时的状态。

    儿子,长大了,懂事了。

    当马德福载着陈雨回来时,房间重新挪好,毕竟是亲姐弟,走这几年也就见过一次,回来看到房间又回来了心里也挺高兴,陈雨脸上的笑容也浓了几分,上前给了老弟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比量比量他的个子:“这越长越高了。”

    团圆饭,吃的尽兴,吃的开心,陈昊陪着父亲和姐夫喝了几杯,母亲也高兴的喝了一杯,这一顿归家的团圆饭,从头至尾都弥散着幸福的味道,关于过去,关于未来,没有人去提。

    陈昊喝多了,以他的酒量断不是半斤酒能喝倒的,但今天,他愿意如此,晃晃悠悠的走进院子右侧厢房的房间,屋子里很暖和,炕也烧了,这个夜晚,对陈昊而言,睡的很热,最后是只剩一件四角裤,睡的很舒服,足够宽敞的炕只有他一个人,无论是翻转的空间还是整个屋子里的空间感觉,都远远要比在燕京出租屋好得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