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完美主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暖,家

    有一种情感叫做近乡情怯。

    当火车缓缓驶入梅城的时候,一场秋雨倾盆而至,雨滴打在车窗上嗒嗒作响,透过窗户看到的城市,依旧没有什么陌生感,靠近火车道附近的区域,永远是一座城市最难开发也最不愿意开发的区域,这里的老楼房或是平房区,多数还在。

    一场秋雨一场寒,陈昊拉着行李箱走下火车时,一股寒风袭来,瞬时间就让他重新找到了身处东北的感觉,家乡的感觉。

    简陋的火车站,翻新依旧跟不上发展的月台,铁栅栏门最老式的破旧出站口,离得很远就能听到跑线车司机、小旅馆员工们揽客的声音,即便是再大的风雨,也不能阻拦养家糊口的脚步,平日里看到这些人会觉得很讨厌,可当你透过出站口,看到外面风雨中的他们,陈昊就不再讨厌了,都是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小昊,小昊!”

    紧贴着没有开启的大铁门,一张略显苍老的黝黑面孔,跃入陈昊的视线,大姐夫马德福。

    “大姐夫。”陈昊挥了一下手臂,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在这个世界上,刨除血缘关系之外,这个男人无疑是自己最亲的一个人。

    梅城是小站,但这里是交通枢纽,下车的人不少,又有一些在月台不想出去打着电话,毕竟这里头顶有遮挡暴雨的棚,出去就要第一时间做出选择是上出租车,还是有亲友来接,所以人不少出站的队伍不长,陈昊很快就走出了梅城火车站。

    “快,东西给我。”马德福将一把打开的伞递给陈昊,上手就去将那大皮箱接过去,陈昊躲了一下,但没拒绝姐夫的帮忙,将轻一些的电脑箱子递给了他。

    马德福明显的顿了一下,但什么都没说,拎起箱子就前面带路:“我车就停前面了。”

    一瘸一拐。

    看着姐夫两边肩膀高低不平的走路,陈昊暗自叹了口气,快步跟上去,略微有些瘸的姐夫,当年大姐嫁给他,要说没有帮扶一下家里的意思谁都不相信,正是家里因为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相亲一次就定了下来,十万块钱的彩礼钱,这个长得老相还略跛脚的男人,就娶到了自己那漂亮的大姐。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当日子过起来之后,在四周邻里的眼中,或许找了这样一个男人,是大姐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件事,尽管有些时候姐夫也略有不甘愿,但只要是大姐说的,他都会照办,包括照顾老丈人这边比照顾自己家还要用心这件事。

    一辆很破旧的老式本田自动挡轿车,就是姐夫的车子,型号陈昊都不认识,车子真的像是小品里说的,九手的二手车,甚至九手都不止了,没办法,左脚微瘸,马德福也只能开自动挡的车,就只能选择最便宜的才符合他的使用。

    上车之后,阻隔开风雨,马德福启动车子,打开暖风,笑呵呵的问道:“小昊,冷了吧,来,抽支烟。”

    车上还能够闻到很浓重的一些味道,混合了烟味和一些干活人经年累月出汗在衣服上的汗味,以及很明显的干活工具和材料味道,马德福除了种地之外,平日里刮大白、水暖工、电工都能干,车子里残留的味道,跟他工作有直接关系。

    一路之上,姐夫小舅子两人抽着烟,聊着天,马德福是句句不离家里人怎么想你,爸妈怎么想你,你姐怎么想你,能够听得出来他是在做伏笔,目的是让自己回到家里之后,能够有好的表现,不要跟家里人起冲突。

    “家里日子好了,东边山上的地占了,给了补偿款,爸就盖了新房子,这回家里可漂亮多了……”

    “爸妈让你姐和我要个孩子,明年开春,你就当舅舅了……”

    “你二姐也挺好的,现在当护士,一天一宿,休息一天一宿,就是这男朋友的事,挺让爸妈不省心的……”

    马德福一说,陈昊一听,游子归乡,亲人自然是捡好的说,真正情况什么样,信上八分即可。

    陈昊的家,位于梅城周边的村子,随着城市的发展,过去算是最正常不过普通不过的农村,如今也到了城市的边缘,东边几百米之外的小山包被推了盖了公路,如今从他们家只需要开不到两分钟的车子,就可以到达城市外环道路。

    暴雨在陈昊到家之前停歇,太阳出来了,雨后的彩虹挂在天边,崭新的大铁门半边就有三米宽,大院子,正房大四间,建在比地面高一米的水泥台上,新式平房的建造多是如此,两侧也都分别是两趟房子,无论是房子还是地面都是新修葺的,左侧靠近乡路是仓房和鸡鸭鹅的窝棚,右侧是一排房子,跟尽头高处的房子一样窗明几亮,都能够居住。

    听到车子的声音,正屋内出来两个女人,快步的走下台阶相迎,在她们的后面,还有一个披着衣服的半大老头,叼着烟卷,就站在门口,并没有向前相迎,但陈昊也看得真切,他出来的时候,脚步匆匆,鞋是到了门口才算是穿上。

    “妈,大姐。”

    “欸欸,回来啦,快点进屋,屋里暖和,外面凉。”典型的东北农村妇女形象,刚过五十就已经老态毕显,乔新梅看到儿子回来,满脸的褶子都笑开了,拉着儿子的手就不撒开,直往屋子里拽。

    在乔新梅身旁的年轻女子,也透着一股子质朴的气息,曾经水嫩漂亮的面庞也在地里干活的摧残中渐渐失去了光泽,只是此时脸上洋溢的一种特殊光彩为她又重新增添了几抹姿色,母爱所带来的姿色,微微隆起一点的肚子,要是在城里,那是金贵的很,在乡下,**个月身孕还要到田地里干活儿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所以陈雪雨后地面湿滑迎出来的举动,并没有让谁觉得有什么。

    “大姐,你小心点,以后一定要注意,别毛毛愣愣的。”陈昊挽住大姐的胳膊,用自己的身躯给她做支撑,真要有个脚下打滑,以他的力量足以一只手臂就托得住大姐。

    乔新梅和陈雪跟在火车站见到陈昊的马德福反应是一样的,都微微愣了一下,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见面不愉快和见面就舒心,这感觉能一样吗?

    “爸,我回来了。”

    看到站在门口披着衣服的父亲陈远平,陈昊打了一声招呼,只是对比曾经要么低头躲避要么强自欢笑,这一次的招呼,陈昊是发自内心的展露出笑容。

    “嗯。”陈远平嗯了一声,转身回屋,他是那种最典型东北乡下一家之主的丈夫父亲形象,在家里是要说一不二的,是要有威严的,如果有人看到乔新梅和陈雪陈雨这娘三个,是不会觉得跟陈昊有相像的地方,看到陈远平,那就不必说了,这要不是爷俩就怪了,大骨架大个子,身上都透着一股子很男人的劲儿,陈远平生不逢时,他那个年代他小眼睛单眼皮的长相就让他除了身材高大之外,媒婆都没什么夸的,陈昊运气好,这是一个男人小眼睛流行的时代,所以他棱角分明的面庞加上时下很流行的单眼皮细长眼,并不是高红波以为的丑男不敢现身,如果他知道高红波是这么想,当时在燕京就会见他一面了。